英文原序

我很感激George Kerr先生將我的口授筆錄,打出初稿,提供寶貴的意見並核對一些事項。可是,本書定稿和其中的觀點,則全部由我個人負責。

我自幼以來一直保存的日記筆錄,在我脫出台灣之前,全部毀滅掉,所以一些事件的日期難免不夠精確。又因為安全關係,一些人的名字無法在本書中提到。

我要深深感謝在我最艱難的時期,關心我、援助我、支持我的所有人們。

我要向那些勇敢無比的台灣人們,為了同胞的將來不斷在做的奮鬥,表示最大的敬意;他們有的忍受著極大的犧牲,有的已經喪失生命。

我時常思念家人和親朋們,他們因為我的關係,還負著重荷、受著懲罰。

我衷心感謝最早建議我寫回憶錄的Carl Gustaf Bernhard教授夫妻,也應謝謝Julian Bach先生和Mary Clemmey小姐的鼓勵及Holt. Rinehart and Winston公司安排出版我的原稿。

一九七二年一月Ann Arbor,Michigan

>>漢譯版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