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導火線與陳儀的兩手策略

你不能不知道的二二八——系列二

[ 2006/2/23, 黃秀政 ]

一、導火線

二二八事件最初發生的導火線主要是前一日(2月27日)下午在台北市太平町(今延平北路一帶)圓環天馬茶坊的緝菸事件所引起的,然因相關單位處理不當,乃演變成不可收拾的局面。

1947年2月27日上午11時左右,專賣局接獲密報,指出淡水港有走私火柴、香菸等不法活動。該局乃派葉得根、鍾延洲、趙子健、劉超群、盛鐵夫、傅學通六名查緝員,會同警察大隊所派四名員警前往搜查,但僅查獲少許私菸。而後又依密報轉往台北市太平町天馬茶房查緝。

緝菸官打人引爆大衝突

是日晚上7時半,這些查緝人員來到天馬茶房,菸販們見狀紛紛逃散,僅一名40歲之寡婦林江邁因逃避不及被當場查獲。查緝人員欲將其私菸與所得現款悉數查扣沒收,林婦乃下跪哭喊,請求放他們一家三口活路,不要把全部的東西都拿走。路旁民眾也紛紛聚攏圍觀,有的亦開口幫忙求情,但查緝人員不予理會,林婦情急之下,乃纏抱查緝員葉得根不放,該員竟一氣之下,隨手以所配手槍槍柄敲擊林婦頭部,以致林婦頭部鮮血直流。在場圍觀民眾見狀極為氣憤,遂包圍查緝人員,握拳喊打。這些查緝人員眼見情勢不妙,連忙分頭躲避,民眾則尾隨緊追。

其中查緝員傅學通跑至永樂町(西寧北路一帶),被緊追者拉抱住,傅員一時情急乃開槍掙脫,卻誤擊當時在自宅觀看熱鬧的民眾陳文溪(胸部中彈,送醫後次日身亡,年20歲)。此舉更引起現場群眾的不滿,遂將查緝人員的卡車搗毀焚燒,並追至查緝人員所躲藏之永樂町(西寧)派出所,後轉至警察總局(中山堂旁),要求交出肇事兇手,將之槍斃。

媒體助長聲勢星火燎原

當時曾有警局官員出面說明處理情形,惟數百民眾仍激憤不已,無法諒解。在場群眾獲知該查緝人員再被送往憲兵隊第四團團部(台灣新生報社對面)後,乃又轉湧至憲兵隊,群眾紛紛聚攏圍住該隊部並呼喊交出元凶,憲兵團團長張慕陶幾次出來威脅、規勸都被群眾的怒罵聲給轟了回去。當時隨群眾一路跟來的《中外日報》記者周傳枝(後改名為周青)乃向《台灣新生報》報社的日文版主編吳金鍊借了一面鑼敲打起來,藉以助長群眾激憤聲勢;也有其他青年在街上敲鑼大叫:「台灣人趕緊出來報仇」、「不出來的不是番薯」,鑼響及群眾聲徹夜未已。

2月28日,天剛亮,由於昨夜群眾要求緝私傷害人命之元兇未獲處理,於是乃集結遊行,一時之間,大小商店相繼關門,市民紛紛湧出觀看。上午9時許,一批民眾行經太平町一丁目(延平北路)派出所時,卻為該所主管黃某出面制止,由於黃某平時即仗勢凌人,民眾憤而將其圍毆,並搗毀所內物品。隨後,10時左右,群眾來到位於本町(重慶南路)的專賣局台北分局,發現內有緝菸員警。群眾以為其中之一是昨夜之兇手,乃衝入局內,將其與另一警員毆打致死,又毆傷4人;並將該局所存物品全拋到街上縱火焚燒。

下午約1點多,約4、5百名的群眾,以鑼鼓為前導,高喊口號地由台北火車站走向長官公署請願。群眾方抵中山路路口,尚未到公署廣場前,即被公署衛兵舉槍阻擋前進。不久,槍聲大作,造成現場民眾2人身亡、數名受傷,其餘民眾則四處躲避逃散。官方的武力鎮壓引爆群眾的憤怒情緒,一時之間高喊「打阿山」之聲不絕,台北市街頓時陷入血腥暴力的混亂場面。民眾分據各交通要道、公共場所、旅館商店,只要看到「外省人」,不分男女,均以拳腳相向;外省人經營的公司也成為洩恨的目標。

下午2時左右,有些群眾重新聚會在中山公園(今二二八和平公園),隨即佔據公園內的台灣廣播電台,向全台廣播。其內容主要批判台灣自戰後政治黑暗、貪污舞弊、米糧外運、民不聊生等現象,並呼籲民眾起來反抗,驅逐各地的貪官污吏以求生存。由於台北的事件消息傳到全台,使得原本單純的地區性緝菸懲凶的抗議活動逐步擴大,成為蔓延全台各地的衝突事件。

二、反抗行動與改革要求

二二八事件在台北爆發後,原本樸實無爭的台灣人民紛紛揭竿而起,各種反抗行動或是衝突事件陸續不斷在全台各地發生。

(一)各地衝突的擴大

自2月28日下午,北部地區大多在當日下午或傍晚時分即傳出零星衝突:以基隆為例,在事件發生後當晚,已有群眾攻擊警察局、派出所、機關宿舍等,以及毆打外省人和軍人的情形。隔日,板橋、士林、新店、淡水、瑞芳等地也開始發生毆打外省人與攻擊公家機關事件;桃園鎮自1日起接收縣政府及驅趕警局官員;新竹市則於3月2日清晨開始攻擊外省人;宜蘭則於3月4日地方民眾收繳宜蘭機場倉庫及市警察局槍械,以及將外省人悉數集中保護和設立救護所,救護傷患。

中南部則約在3月2日至3日才開始有反抗行動:如台中市民於3月2日先是遊行示威,爾後分別包圍警局、專賣局台中分局及縣長住宅;彰化市爆發市民毆打警官,搗毀什物;雲林地區於2日當晚發生地方青年、學生襲擊區署辦公室和警察局所,以及編組武裝部隊;嘉義市民眾則是包圍市長孫志俊公館,並毆打外省人及接收警察局、電台、市府等機關;高雄市發生衝突事件是從3月3日傍晚開始,先有一○五後方醫院的獨立團第7連第1排軍隊遭到攻擊;鹽埕區也聚集4、5百民眾,欲攻擊憲兵隊。市警察局也被群眾包圍,警察局長童葆昭的座車遭人焚毀,槍械彈藥被接收。街上亦可見到毆打、搶奪外省人及商店之事不斷發生。

流血衝突多因反抗官署腐敗 觀察各地的衝突反抗,可以發現大部分的反抗行動多為反對官署的腐敗,進而包圍佔領地方機關單位,有毆傷人員或是接收警察局、派出所、兵營軍火庫武器及物資等情形,另外也有許多因「省籍」的摩擦而引發的街頭流血衝突。

(二)改革要求的提出

在各地混亂衝突之際,有部分地方人士與民意代表相率出面與官方交涉,提出改革之要求。台北市二二八處理委員會的成立於3月1日,在該會中決議,推派代表晉見陳儀,提出由官民共同組織處理委員會等五項請求。經由陳儀同意,乃於3月2日下午2時,假中山堂召開籌備會。但處委會內部組成分子複雜,其中不乏黑道、特務,以及相關利益人士,並且內部成員的派系爭權問題也逐漸浮上檯面,尤其以蔣渭川為主的政治建設協會與王添86、陳逸松等人之間的傾軋排擠,最為明顯。

3月5日,台北市處委會通過該會組織大綱,並首次提出八項政治改革方案,其要點為:一、二二八事件責任應歸政府負責;二、公署秘書長、民政、財政、工礦、農林、教育、警務等處處長,及法制委員會過半數,應以台灣人充任;三、公營事業歸由台灣人負責經營;四、立刻實施縣市長民選;五、專賣制度撤廢(菸酒公司依然存在);六、貿易局、宣傳委員會廢除;七、人民之言論、出版、集會自由;八、保證人民生命財產之安全。自此,處委會從過去僅提出與事件相關的治安、撫恤議題,進而決議建立明確組織,並提出政治改革的訴求。

3月6日至7日,處委會持續開會運作。當日傍晚,一行人赴長官公署將所決議的大綱及要求面呈陳儀,卻被陳儀斷然拒絕,且「將文件擲地三尺以外」,令在場代表「相顧失色」。會後,王添86向中外廣播,說明二二八事件的原因和經過,並宣讀32條大綱內文以及被陳儀拒絕的詳情。最後沉痛地表示:「處委會的使命已經完了,從今以後,這次事件已不能單由處委會來處理,只有全體省民的力量才能解決,同時也才能達成全體省民的合理要求,希望全體同胞繼續奮鬥。」

在此期間,蔣渭川曾應陳儀的請託,出面幫忙收拾局面,呼籲省民須顧全大局和台灣的前途。唯此乃陳儀的緩兵之計,在國府軍隊尚未到台灣前的權宜措施。其實在事件初起,在台官員皆認為此次事件是由於「奸人」煽動,並未因此反躬自省或秉公懲辦,平息民怨。對民眾訴求與動亂,長官公署的處理態度就是先虛應敷衍,再分化打擊,一方面同意台籍代表之要求,由官民共同組成「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另一方面,卻又分派軍情人員混入處委會,居中破壞或監控與會者,並且通令各地機關首長鎮靜處置,積極進行各種軍事整備與人員部署之工作,以求內外夾擊。期間雖曾發生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出兵鎮壓屠殺,而遭陳儀指責,但事後仍受上級嘉許。

到了3月7日,國府蔣主席電告陳儀,整編第21師以及附屬部隊於本日正午由上海出發,約10日清晨可抵基隆。陳儀等官員在得知中央援軍將至,乃開始翻臉不認人。3月10日,陳儀下令解散處委會及各地分會,並四處逮捕、暗殺處委會有關人士。至此,處委會居中調和、建言的任務宣告終結,原以為官方誠心誠意與民眾和平解決此事件,那想到陳儀大玩兩手策略。天真的台灣人民一再受到國府官員的欺騙與壓迫,這種無奈且怨忿的創痛深深烙印在心中,永遠無法忘懷。

(摘要者為國立中興大學歷史學系教授、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董事)

〔資料來源:台灣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