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大埔阿嬤走了
老皮蛋 2010/08/04
字級:


謹以此文向以生命捍衛土地家園的大埔阿嬤致敬並致哀,也要向所有辛苦耕種的農民致謝並致敬。



 

 

  八月三日早上,七十三歲的大埔阿嬤喝農藥自殺了。

  有人問:「如果有精神科醫師介入,是否可以避免悲劇發生?」吳敦義也冷血地說:「她本來就有憂鬱症。」(連結)試圖撇清關係、轉移焦點。的確,自殺一向被視為精神醫學問題,但大埔阿嬤所顯現的絕非如此。即使她真有憂鬱症狀,也是因為她遭受國家機器粗暴的壓迫、面臨家園田地被奪的命運;在這樣的狀況下,精神醫療又能做甚麼呢?或許藥物能減輕她的自殺意念,或許環境控管能讓她沒機會自殺;但即使如此,她仍然會被迫遷離家園、放棄土地、改變生活習慣,她會被迫住在墳場和變電所旁邊、嚇得睡不安穩、或看著家人一個個罹癌死亡(就像住在六輕旁邊)。這樣的介入能稱為協助嗎?該做的是:撤銷強徵農地的處分,並嚴格限制政府權力(註一)、避免類似的壓迫與悲劇再度發生。


  那麼,精神醫學能有甚麼用呢?執政的當權者傲慢冷血、說謊成性、缺乏同理心、對人民痛苦無動於衷,這或許可以藉由心理治療改善,但無病識感的他們不會主動接受治療(註二)。而更重要的是:許多人民身受數十年殖民奴化教育的毒害,早已忘記天賦人權,習慣於逃避自由、崇拜威權,期待聖君賢相卻不珍惜民主(包括公投權、集會結社自由)、甚至向統治者下跪……,這其實是喪失自信、人格扭曲的徵兆(註三);矯正這種現象,正是精神醫學專家和所有知識份子的責任。


 

 

延伸閱讀:

大埔不只是大埔、更不只是一位女警(連結

農民為何而死?(連結

苗栗大埔居民還會再失去什麼?(連結

 

「我家在這裡,這裡不能過,你要我去哪裡....轉貼自TWIMI | 獨立媒體 http://www.twimi.net



註一:筆者並非(像雷根、柴契爾一樣的)新古典自由主義者,但如果政府只會為財團服務,那麼政府權力還是越小越好。大埔事件凸顯出一個重要的問題:一些主張「自由經濟、政府少介入經濟活動」的政客,往往只有在面對「社會公義、協助弱勢、財富公平分配」等訴求時,才會強調「政府少介入經濟活動」;一旦政府介入是對財團有利的時候(投資獎勵、低稅率、徵收土地~),他們都毫不猶豫的介入經濟活動。

註二:現今執政者的傲慢冷血,在八八水災時就可明顯看出,最近的農地徵收、中科問題、國光石化案、六輕事件…,也都是清楚的例證。關於說謊:馬英九的說謊記錄最著名的當然是「八八水災時拒絕外援卻否認」,另外還有「在電腦發明前接觸電腦」(連結),並請見「馬英九為什麼總是說謊」(連結);吳敦義號稱白賊義,說謊記錄可參考「總統閣揆愛說謊、爸媽怎樣教小孩」(連結);關於劉政鴻說謊,與大埔事件最有關係的就是「自稱事發時人在上海」(連結)。這些病徵都是人格疾患(最可能是自戀型人格違常)的表現(連結),其實他們即使接受心理治療,也需要很久才有些許療效。「病識感」指的是「知道自己生病」,無病識感自然不會主動接受治療。


註三:這裏提到某些人民「喪失自信、人格扭曲」,並非有意將其病理化,而是在強調殖民教育的戕害(請參見「超克
GGY」一書)。筆者認為:學校教育與流行文化中,充斥著「崇拜聖君賢相」的現象,這也是阻礙台灣民主深化的重要因素。


 

「有一天」,嚴詠能的歌

〔 資料來源: 超克藍綠 | 引用網址/留言討論

大埔阿嬤走了

謹以此文向以生命捍衛土地家園的大埔阿嬤致敬並致哀,也要向所有辛苦耕種的農民致謝並致敬。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