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沈葆楨、丁日昌與劉銘傳!
sophist4ever 2010-08-04 00:00:00.0
字級:

是說前文提到牡丹社事件發生的遠因與事後的影響,其中之一就是讓清廷政府開始驚覺台灣的重要戰略地位。日軍準備攻台之時,清廷政府還一無所知,是英國大使聽到風聲,又擔心台灣落入日本手中,因此跑去向清廷政府通風報信。等到清廷政府反應過來,準備派兵增防時,日軍早就在台灣南部登陸了。雖然清廷政府一時還搞不清楚情況,但是至少還知道台灣是海島,要派略懂海戰的人選來處理這件事,因此就近選中當時擔任福州船政大臣的沈葆楨,率兵防衛台灣。沈葆楨算是左宗棠的人馬,也跟著左宗棠參與自強運動,可以說是當時清廷政府中的改革派。沈葆楨擔任福州船政大臣,主要也是奉命要發展南洋海軍,好與北洋海軍成為一南一北的新式海軍艦隊,清廷派出對海戰不是一無所知的沈葆楨領軍援台,也算是個合理的選擇。

只是沈葆楨奉命準備要出發到台灣前,清廷政府才獲得更新的消息,知道日軍不止已經登陸,還已經佔領據點與牡丹社原住民交戰中。這使得清廷政府趕緊再委任沈葆楨為「欽差辦理台灣等處海防兼理各國事務大臣」,除了可以指揮節制各路兵馬,更有全權與外國政府交涉。但是等到沈葆楨到達台灣時,已經六月了,日軍早就擊敗牡丹社的原住民,更建立臨時軍政府,構築軍事據點、開設醫院、警察局,還向各地分送日本國旗,打算長久佔領。當時沈葆楨手上的兵力也無力展開反擊,只得繼續要求增援,同時加強台南府城一帶的防務,避免日軍趁勝追擊,繼續向北方推進。雙方僵持到九月多,日本政府改採外交途逕與清廷政府談判,日本政府堅持日軍是進攻「無主荒地」,還拿出清廷政府之前耍賴稱台灣原住民部落不隸版圖的官方文書做證明。最後雙方簽定北京專約,清廷政府賠錢並承認日軍出兵是「保民義舉」,承認琉球是日本屬地了事。

1874年10月簽定了北京專約後,日軍逐漸從台灣撤兵,沈葆楨任務完成後也隨之於隔年的 1月 31日離開台灣。沈葆楨第一次來台灣總共待了八個月,而且全力在應付日軍的威脅。只是沈葆楨前腳一走,不爽漢人的原住民部落又爆發動亂,讓當地政府無力應付,沈葆楨只好在 3月 20日又趕回台灣督剿平亂。等到情勢又比較穩定,清廷政府於5月30日發佈沈葆楨升任兩江總督兼南洋大臣,沈葆楨也於8月22日再度離開台灣,先到北京述職後再前去赴任,因此沈葆楨第二次來台灣總共也只待了五個月。總計沈葆楨在台灣總共只待了一年又一個多月,前面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