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第三波民主化?解放廣場的民主示威
邱垂亮 2011/02/07
字級:

 1991哈佛大學政治學者杭廷敦(Samuel Huntington)發表大作《第三波民主化》(The Third Wave: Democratization in the Late Twentieth Century),指出現代民主政治在20世紀有三波的興盛時代,一是第1次是世界大戰後的1920年代,二是第2次大戰後的1950-60年代,三是1989柏林圍牆崩潰前後的1980-90年代。

 尤其是第三波民主化,更是蓬勃發展。根據自由之家的評斷,1998約有一半的國家(88國)是全自由、53國是半自由、只有50國是不自由的國家。

 1992年福山(Francis Fukuyama)發表了同樣轟動士林的《歷史終結》論(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認為共產主義歷史終結了,西方的自由民主主義勝利了,人類文明發展的終極目標達到了,不再可能有新的意識型態、理想社會的願景出現。

 非常詭異地,正當第三波民主化還在大步邁進的時候,1996年,不愧為政治思想家的杭廷敦又發表了一本同樣震撼學界的《文明衝突》論(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and the Remaking of World order),等於對他的第三波民主化和福山的歷史終結論投下不定時炸彈。

 ● 歷史終結與文明衝突

 杭廷敦尖銳地指出,1989年共產主義與資本主義、人類的意態之爭雖結束了,但古老的種族、宗教、文化、文明之矛盾、爭執並未消除,還隨全球化的發展趨勢更為敵我分明、衝突力道並日益增強,可能形成更為慘烈的世界大戰。

 他特別指出,東方儒教與西方基督教,以及中東、中亞、北非等回教(伊斯蘭)與西方基督教文明之間的矛盾與衝突,更是明顯、嚴峻,大的衝突、甚至大戰雖非必然,卻也很難避免。

 加上儒教與回教文明的傳統專制主義及基督教文明的現代民主主義之間的另一面向的文明矛盾和衝突,杭廷敦的世界文明衝突畫面顯得更是錯綜複雜、劫數難逃。

 2000年代,第三波民主化,在亞洲儒教、中東和北非阿拉伯回教、及非洲經濟落後的專制文明的阻擾、抗拒下,不僅遲疑不進,還後退,而有氣數已盡之說。杭廷敦的第三波民主化及福山的歷史終結論雖沒完全被否定、被遺忘,卻也似乎漸成歷史陳跡。

 人類社會、共同文明必然匯聚走向自由民主人權的歷史對的一方之歷史終結論,越看越虛弱無力,不再是不可抗拒的歷史洪流、趨勢。

 在20多年的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中,除了俄羅斯越來越專制外,亞洲的中國、北韓、緬甸、印支、中亞等國的專制獨裁,似鐵一般地不變。泰國、巴基斯坦、菲律賓等國的民主則有後退。更有甚者,中東、中亞、北非鄰近30多個阿拉伯回教國度,沒有一個實質民主化。貧窮的非洲情況本就難看,民主化舉步維艱,還有民主倒退的情景,慘不忍睹。南美洲經濟快速發展,民主化有明顯進步,但也有委內瑞拉等國的民主後退。

 自由之家的2010年報告開門見山指出,全球自由化(民主化)連著五年受挫,是自由之家發表自由評論報告40年來連續最久的倒退。尤其在Sub-Sahara 非洲,民主化節節敗退。還有,俄羅斯和中國的專制政權對自由民主人權的迫害更是有增無減。

 總之,21世紀啟始的世界民主化前景沒人看好,民主倒退似乎是人類文明發展不可避免的挫敗。

 俄羅斯和中國兩大國的民主前途黑暗,令人深感憂慮。俄羅斯有東方正教,中國更有儒教文明的東方專制主義的魔咒。再有就是阿拉伯回教文明的強硬反自由、反民主的千年文化傳統,根深蒂固。根據自由之家的評定,2010年世界45個專制(不自由)國家,就有27個是回教國度。47個半專制(部分自由)的國家中,也有16個是穆斯林社會。

 2010年12月15日,一名大學畢業的26歲失業青年蒙阿西(Mohammed Bouazizi)在突尼西亞首都路旁擺水果攤,警察以無照擺攤為由,沒收他的蔬菜和水果,他憤而自焚,導致大規模街頭示威遊行,反對專制統治突尼西亞24年的本阿里(Zine el-Abidine Ben Ali)政權,要求民主改革。

 遊行導致流血衝突。一夜間星火燎原,變成人民力量(people power)推動的人民革命(people·s revolution),摧枯拉朽,推翻專制政權,逼迫本阿里下台、逃亡國外。

 ● 第一面骨牌倒了

 這是阿拉伯國家中第一場因人民力量導致推翻專制政權的人民革命。因茉莉花為突尼斯國花,故被稱為「茉莉花革命」。

 本阿里於1987年政變推翻政府而掌權。之後,他在1994、1999、2004和2009年四次連任突尼斯總统。他強人專制統治,政治腐敗,但發展經濟,約20年間GDP每年平均以接近5%的速度增長。然而,2008年的金融海嘯導致經濟衰落,失業率大增,貧富差距越大,民心思變,人民對其專制統治不滿,民怨如火山爆發,一發不可收拾,終成人民革命。

 如烽火燎原,茉莉花革命不僅在突尼西亞燃燒,還迅速燒到鄰近阿拉伯國家。一夜間被骨牌效應波及的國家有:摩洛哥(Morocco)、阿爾及利亞(Algeria)、蘇丹(Sudan)、約旦(Jordan)、敘利亞(Syria)、歐曼(Oman)和埃及(Egypt)。各國情勢大致類似,反專制政權、要求自由民主人權的呼聲、示威活動,雖大小不同,但主軸一樣。

 警鐘響徹中東各國的皇宮。敘利亞總統阿薩德(Ashar al-Assad),憂慮地說,目前中東人民革命的動亂,就像一種傳染病。連中東最富裕的沙烏地阿拉伯都受到衝擊,而有政權搖動跡象出現。

 其中,毫無疑問的,以八千萬人口、又有數千年光輝歷史,並為中東最大、最有影響力的埃及,最引世人注目。

 就像突尼西亞,埃及的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1981年接替遭暗殺的沙達特(Anwar Sadat)成為總統以來,強人專制統治埃及30年。不但經濟發展有長足進步,且在國際權勢政治、尤其中東複雜的區域政治上,更是有舉足輕重的地位。連美國都對都穆巴拉克客氣有加,視為盟友。

 但是,穆巴拉克30年來用緊急命令(emergency law)威權統治。他曾誇口要當埃及總統到死為止。「權力必然腐敗,絕對權力必然絕對腐敗」,理所當然。穆巴拉克的家天下必然腐敗,民怨日益累積、增強,有如大火山,隨時可能爆炸。

 1月25日,受到茉莉花革命的骨牌效應,反政府的示威群眾開始出現在埃及首都開羅及其他大城,如Alexandria。大火山終於爆發,要自由、要民主、要人權、要改革、要穆巴拉克下台的吶喊,震撼全國、傳遍全球。

 真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第四天就有百萬人走入開羅的解放廣場(Tahrir Square),還有數十萬示威群眾走入其他各大城市。

 2月1日,在美國、歐盟諸國壓力下,穆巴拉克宣布9月舉行總統大選、他不再競選連任、他的兒子賈瑪爾(Gamal)也不會選總統,但他說死也要死在埃及,並拒絕立刻下台。

 ● 美國要穆巴拉克下台

 1月25日,美國務卿希拉蕊稱,埃及政局穩定,會對人民合法要求與利益做出回應。1月26日,希拉蕊促埃及當局勿阻止人民和平示威。27日,歐巴馬稱埃及為重要盟友,但他也提醒穆巴拉克進行政治與經濟改革。28日,白宮做出最強烈反應,稱將檢討對埃約15億美元的援助。歐巴馬與穆巴拉克通電話,促其與反對派對話。29日,美國務院稱,埃及政府不能光換內閣卻不改革。30日,希拉蕊首度提及希望埃及政權有秩序轉移。31日,歐巴馬派特使赴埃,向穆巴拉克傳達須為有秩序轉移政權做準備。2月1日,美撤僑,歐巴馬稱已要求穆巴拉克立刻展開和平政權轉移。

 《紐約時報》(2011.2.3)報導,目前歐巴馬政府正與埃及官員討論讓穆巴拉克立即下台的機制,包括在軍方支持下,將政權移交由副總統蘇雷曼(Omar Suleiman)為首的過渡政府,立即開始進行憲政改革工作;同時,過渡時期政府也應該廣邀反對派團體入閣,包括「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在內,以期能儘早於9月舉行公平自由的選舉。

 支持穆巴拉克的群眾,2月3日演出全武行,激化開羅亂象。兩派人馬互擲汽油彈,加上便衣警察疑似混在人群,朝示威者開槍,造成重大傷亡。

 2月4日,美國電視ABC的名記者Christiane Amanpour 獨家訪問穆巴拉克。穆巴拉克說,他不想再當總統,但不能馬上下台,因為他現在下台,怕埃及會陷入動亂。

 到此,近二週來,埃及示威衝突已造成逾300人喪生,3000多人受傷。

 2月5日,歐巴馬的發言人強調,埃及應現在(now)立即政權轉移、開始民主化。他說,「now means yesterday(2月4日)」。歐盟27國的領導人也同時發聲,強力譴責日前穆巴拉克支持者蓄意製造的暴亂,要求埃及馬上民主轉變。他們也說轉變必須現在開始(must start now)。

 同一天,埃及執政黨國家民主黨執行委員集體辭職,包括穆巴拉克兒子賈瑪爾在內的領導高層全部走人,由自由派人士取代,算是對外界要求改革的回應。

 2月6日,迫於國際壓力,埃及副總統蘇萊曼與反對派展開歷史性對話,共商解決政治僵局之道,過去被禁止參與政治活動的「穆斯林兄弟會」也在受邀之列。參與會談者還包括自由派的憲政黨(Wafd)、左傾的全國進步工會黨(Tagammu)、發動反政府抗議活動的民主派青年團體成員、無黨派政治人物與商人代表。

 與會人士同意籌組一個25人委員會監督修憲,並於3月第一週前研擬出修正條文;雙方也同意設立辦公室接受針對政治犯處置的申訴、放寬媒體箝制、捍衛言論自由、拒絕外國干預內政,若情勢許可,將解除1981年實施至今的緊急法令。

 反對派提議穆巴拉克下台,蘇萊曼接任總統,並未獲蘇萊曼同意。

 雖已成跛腳總統,穆巴拉克還在做困獸之鬥,但如同本阿里一樣,他的下台已成歷史必然。埃及、突尼西亞及其他阿拉伯國家的民主化大門已掀開。門開了要關起來,沒那麼容易。不過,這些回教國度能否成功民主化,恐怕還有一大段曲折艱辛的路要走。

 ● 第二個天安門

 從杭廷敦的民主化及文明衝突兩大論述來看,有些歷史詮釋值得重視。他的第三波民主化也許在21世紀開頭幾年受挫,但歷史長河地看,並未終止,轉了一個彎,還再繼續前進。

 他的文明衝突論指的專制文化,如俄羅斯的東方正教、東亞的儒教,以及中東、北非和中亞的回教文明,雖傳統專制主義根深蒂固,但也非鐵板一塊,還是有其民主變遷的人性、人道基因(DNA),如儒教的「人本主義」,民主化當然可能。

 杭廷敦的文明衝突論有一盲點,那就是他低估了人民力量、人同此心追求自由民主人權普世價值的人性、人道共同性。

 人民力量發動人民革命推翻專制政權,如捷克的天鵝絨革命和柏林圍牆崩潰推翻東歐共產主義、菲律賓的人民革命推翻馬可仕政權、印尼的人民革命推翻蘇哈托政權、南韓的光州事件導致民主化,以及台灣的美麗島事件和中國的六四天安門事件,雖文化不同、作法有差異、成敗也有別,但基本人性、人道主義、追求自由民主人權的本質、意義相同。

 目前在中東風起雲湧的民主運動,能否稱為21世紀的第四波民主化,大概還言之過早。不過,說它已成為很難抗拒的歷史發展趨勢,應不為過。

 埃及的解放廣場民主示威,跟北京天安門的民主示威一樣,讓中南海的領導諸公怵目驚心。中國正全面控制媒體,不讓埃及消息傳入中國,怕讓人民看到,有樣學樣,引爆第二個天安門事件。

 中國太大,儒教專制文化古老、堅靭,中國共產黨的獨裁統治更是綿密、嚴厲,中國經濟目前又看好,要爆發第二個天安門事件還真看不到跡象。不過,正如埃及和突尼西亞,事變前也沒有明顯症狀。何況,現代信息科技全球化,突飛猛進,門是關不住的。胡錦濤諸公要眼不看為淨,哪有那麼容易。不信,我們等著看吧!

 至於台灣,民主化來得不易,應努力維持、深化,不要讓馬英九弱化、出賣。對中國的民主化,更不要有所期待,把台灣前途和中國的民主化綁在一起,不切實際,有飲鴆止渴的致命危險。

〔 資料來源: 南方快報 | 引用網址/留言討論

第三波民主化?解放廣場的民主示威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