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不如檢討自己吧!
酒井亨 2011/03/21
字級:

拜讀范姜提昂先生在自由時報二十日的投書,文中提及的「前日本共同社記者」就是我。但似乎您沒有詳細看到當天與前後T台政論節目,依您的主觀認定我受到不公平待遇,迫使我「幾度承認日本人很爛」。事實並非如此,當天T台節目部人員打電話給我,要我討論「日本文化」,當天剛好早晨在NHK看到東京電力公司很不誠懇的記者會,讓我感到義憤,因此我也準備一些資料要批評日本組織、社會的黑暗面。尤其是那一天,日本組織的文化應該予以批評的時間點。

您提到T台羞辱我,但讓我覺得羞辱我的倒是您的這一句「語言障礙,每每讓他欲言又止」。我坦然承認華語與台語並非我母語,但我至少住台灣十年,平常時講台語,並沒有覺得嚴重的障礙。所以您這一句「語言障礙」讓我很傷心!其實我也會您的母語—客語,您沒有看過我上過客家電視台的節目好幾次,雖然不流利但以客語交談的場面了嗎?

其實那天在T台上讓我gai-gioh的不是他們修理日本文化,對此我完全不在乎,反而坦然接受別人的批評,而是他們片面提到綠委無厘頭言論來展開藍綠鬥爭,讓我覺得更尷尬。腦殘人士不分黨派都有,但T台那天只提「綠委」,反而故意地不願檢討自己藍營裡面有多少腦殘人士。

(作者為前日本共同社記者)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不如檢討自己吧! 酒井亨(前日本共同社記者)

 拜讀范姜提昂先生在自由時報20日的投書,文中提及的「前日本共同社記者」就是我。但似乎您沒有詳細看到當天與前後T台政論節目,依您的主觀認定我受到不公平待遇,迫使我「幾度承認日本人很爛」。事實並非如此,當天T台節目部人員打電話給我,要我討論「日本文化」,當天剛好早晨在NHK看到東京電力公司很不誠懇的記者會,讓我感到義憤,因此我也準備一些資料要批評日本組織、社會的黑暗面。尤其是那一天,日本組織的文化應該予以批評的時間點。

 您提到T台羞辱我,但讓我覺得羞辱我的倒是您的這一句,「語言障礙,每每讓他欲言又止」。我坦然承認華語與台語並非我母語,但我至少住台灣十年,平常時講台語,並沒有覺得嚴重的障礙。所以您這一句「語言障礙」讓我很傷心!其實我也會您的母語-客語,您沒有看過我上過客家電視台的節目好幾次,雖然不流利但以客語交談的場面了嗎?

 其實那天在T台上讓我gai-gioh的不是他們修理日本文化,對此我完全不在乎,反而坦然接受別人的批評,而是他們片面提到綠委無厘頭言論來展開藍綠鬥爭,讓我覺得更尷尬。腦殘人士不分黨派都有,但T台那天只提「綠委」,反而故意地不願檢討自己藍營裡面有多少腦殘人士。

 反觀貴文與自由時報也拿T台的偏歧,化為片面聲討藍營,但身為一個外國人來看,目前綠藍有哪裡不同,實在搞不懂。面對藍營的不當言論時,不如先檢討自己的問題,不然從外國人來看,目前的綠藍都一樣地「嚴以對人,寬以對己」。何況,面對此次日本嚴重的核災,我們應該檢驗自由時報是否一直站在「擁核」立場,為何2日環團舉辦的反核遊行活動「路線」一字不提?似乎違背、忘記了綠營的「綠」的真義與淵源了。

不如檢討自己吧!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