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馬先生應該知道的「白團」
黃基雄 2011/04/24
字級:

有讀者投稿質疑馬總統對古寧頭大捷幕後英雄,舊日軍中將根本博後人冷淡以對。其實除根本博(二戰時為日軍駐內蒙古軍中將司令)於老蔣連戰連敗「播遷」來台、政權搖搖欲墜之際,知遇於湯恩伯,秘密渡台協防金門,痛擊來犯「匪」軍,這也使人回想起同一時候,台日另一段秘密軍事合作,對國軍建軍厥功甚偉的「白團」(有別於共軍的紅軍)。

一九四九年七月,老蔣撤退來台,為重整建軍,特致親筆函給在東京的岡村寧次(戰前在中國戰區的日軍上將司令),期請支援國軍再建工作。岡村感念老蔣戰後以德報怨,遣返在中國的日軍。乃請其舊部屬富田直亮(原日軍駐華二十三軍少將參謀長,來台後化名白鴻亮),籌團秘密來台,參與的舊日本軍官計八十九名,這就是所謂的白團。

白團在台訓練國軍,從一九四九到一九六九,計二十年,先在大直營區設立圓山軍官訓練團,然後在軍中選擇實驗部隊,配屬白團教官,實際教育訓練;建立軍中完整教育系統,注重指揮官、參謀之兵棋演習,狀況判斷演練;設立動員幹部訓練班,制定動員法規等。

富田團長後來榮陞為上將,即可知白團對國軍的再建,有其不可磨滅的貢獻。富田在台歲月三十年,一九七九年返日歸國病死途中,依其遺言,將其部分遺骨收納於樹林的海明禪寺。

根本博與富田直亮兩位日軍舊將領,協防台灣、阻止中共併吞台灣,其功勞史冊應不會記列,尤以今日馬先生一意傾中,對此冷淡,也屬理所當然吧!

(作者為退休人士,台北市民)
 

總統,這不是政治花瓶!

◎ 管仁健

二○○九年的古寧頭大捷六十週年紀念前夕,日本著名作家門田隆將為了寫作《為義捐命》(本書曾榮獲第十九回山本七平賞),專程到台灣與金門,採訪日軍中將根本博來台協助國軍,參與古寧頭戰役對抗共軍的史蹟。

以往出於政治考量與面子問題,國民政府及軍方的史料單位,始終拒絕提供「前日軍協助國軍在台抵禦共軍」的任何資料,甚至連幾乎完全是公開作業,還徵召義務役預官擔任翻譯的退役日軍顧問團「白團」,也都諱莫如深。

在門田先生的辛苦採訪下,發現蔣介石總統為表達對根本博來台助戰的謝意,曾將珍藏的一對花瓶,分贈一只給根本博,另一只則現存於中正紀念堂。根本博現年八十多歲的女兒富田乃理,在受訪時知道家中的花瓶竟有如此歷史意義後,也決定將花瓶送回台灣典藏。

可惜這個「好事成雙」的消息,見報都好幾個月了,總統府與外交部至今依然還在「研議」。這樣的行政效率與思維模式,實在是讓我們這些小老百姓不可思議。

二○○三年美國在紀念韓戰結束五十周年,並與北韓進行「關係正常化」的談判時,美國政府仍在追查當年的戰俘與死難戰士骨骸。半個世紀了,美國總統也不知道換了多少次,民主黨與共和黨輪替再輪替,但他們的總統始終不忘當年失蹤的士兵。

無論是誰當美國總統,也不只是對北韓如此,對北越、對中國等前交戰國也是一樣,雙方隔絕幾十年之後,第一次會談時,美國總統急切要知道的,不是什麼政治、軍事、經濟的利益,而是半世紀前他們那些失蹤士兵的下落。

美國人願意用千金換取士兵的遺骨還鄉,這些死了半世紀的美國大兵,大多已經沒有什麼親人了。他們既不是美國的高幹子弟,也不是民主黨或共和黨黨員;但他們都是美國的軍人,是美國政府派他們去海外作戰的,他們是為美國而戰的。

不管事後檢討戰爭的對錯,不管戰爭已結束了多少年,也不管哪一黨在執政,只要擔任美國總統這一職務,他就必須告訴所有美國人,甚至全世界的人:「我有責任要尋回這些士兵的下落」。

美國人可以遺忘韓戰是榮譽或恥辱,可以遺忘韓戰中與朝鮮人的仇恨;但美國總統絕不會遺忘那些曾經為國奮戰的勇士,美國人民也不會遺忘他們。

為了那些早已是枯骨的殘骸,早已衰老的戰俘,美國總統甚至可以放下高貴的身段,請求敵國的幫助。總統是三軍統帥,什麼都可以忘,但對為國征戰者的責任不能忘、承諾不能忘、原則不能忘,美國真正的「國力」也就在於此。

根本博曾協助國軍作戰,當時的領導人蔣介石也贈禮答謝,如今他的後人要將這國寶送回台灣典藏,只要有這樣的史實,馬總統就不應考量任何短期的政治利害,也不該去管什麼日本政府、中國政府,甚至軍方將領的雜音,對於曾為這個國家參戰的軍人,不分國籍、不分黨派,請學習美國歷任總統的做法,站在總統的高度,勇於面對,不要拖拉。

(作者從事文史工作,長期關注金門戰史)

馬先生應該知道的「白團」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