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轉型正義的難題
陳水扁 2011/04/25
字級:

   日本東北地區2011年3月11日發生規模9.0史上第四大強震,引發大海嘯,不但釀成超過2萬7千人以上的死亡及失蹤,與至少10兆新台幣的嚴重災損,福島核一廠各機組輻射外洩汙染,更震驚全日本及國際社會。世界各國無不對核能安全產生質疑甚至失去信心,重新檢視核電廠的安全性。中國宣布對福建、湖北新建核電廠停止發照;德國則對現有核電廠關閉先做安檢;法國亦強調如未能通過核安檢查,將停止運轉。正當全球談核色變時,美國媒體報導全世界有14座危險核電廠,台灣的4座核電廠赫然在列。唯獨台灣的馬英九在福島核災直逼前蘇聯車諾比事件的危害時,竟仍自我感覺良好,在第一時間宣示核四不停建,核一、核二、核三不除役,完全不顧國家安危及國人健康,並無視核災對環境生態的破壞,一副「別人的囝死不了」的樣子。

  所幸民進黨兩位參加2012總統初選登記的候選人蔡英文、蘇貞昌,接連幾天在媒體的專訪裡,談論台灣的能源政策,並對核電議題紛紛提出看法。兩位候選人都堅持「非核家園」,蔡英文主張推動「核四不商轉」,2025年之前核三廠除役,台灣能成為非核家園。蘇貞昌也主張核一、核二、核三廠應如期除役,當條件成就時,核四就停止。儘管兩位的表達未必一致,但對核電議題的基本主張並無二致。不只符合民進黨的反核黨綱規定,同時也是不分朝野藍綠在2001年立法院決議,台灣應走向「非核家園」的共識結論,更是《環境基本法》第23條規定所在。國民黨的閣揆吳敦義罔顧事實,謊稱沒有「非核」問題,只有「核安」問題,已將「非核家園」的朝野藍綠共識結論置之腦後,這種騙很大的白賊政府,真的會「不得好死」。

  蘇貞昌坦言,民進黨執政時期曾停止核四,那是正確的主張,但因民進黨的立委席次不足,溝通不良,引起很大的問題。蔡英文則表示,民進黨執政時,不但沒有缺電問題,電力備載容量甚至比國民黨執政時期高,就是民進黨推動天然氣電廠,三年就能完工使用;當年停建核四因朝小野大,決策時間短,產生社會衝突,民進黨付出慘痛的代價,推動核四不商轉,相信國會就可處理,不需核四公投。但蘇貞昌表示推動核四公投也是溝通方式。

  民進黨是一個重視自然生態、環境保護的政黨。我在2000年總統大選時提出《綠色矽島》的理念,台灣要成為一個以綠色為基礎的科技島。不追求永續發展,只一味地死守經濟成長,台灣不會是科技的主人,而是科技的奴隸。一樣地,民進黨也是最反核的政黨,不僅黨綱有明文規定,更將「非核家園」列為最終的理想目標。核四蓋在新北市貢寮區,最早尤清縣長在任內辦過核四公投,雖然投票率不是很高,卻是地方行政首長重視核安問題及民意反應的第一人。我則因台北市位在北部核電廠30公里撤離圈之內,一旦核災發生,台北市民首當其衝,恐難倖免,因此讓台北市民就核四存廢問題表達意見,這是負責任的民主實踐。然而國民黨控制多數的台北市議會極盡杯葛之能事,以沒有公投法的法源依據,硬給擋了下來,迫不得已,把「公民投票」改了一個字成為「市民投票」。另外中選會又禁止與1996年總統大選投票合併舉行,我只好把市民投票的地點設在正式投票所的外邊。結果有6成以上的投票率,贊成停建核四的市民超過一半以上,反對的聲浪只是少數。當然,市民投票結果沒有法律約束力,卻是極具參考價值的擴大民調。如果有機會在日本福島核災發生後再舉行核四公投,台灣人民反對續建核四的聲音只會更大不會更少。

  2000年民進黨取得執政後,民進黨在林義雄主席帶領下追求非核家園的意志更加強烈,遂在經濟部成立核四存續重新評估委員會,經過幾個月的深入調查、縝密評估,終於確認台灣並不像國民黨政府所欺騙,有所謂嚴重缺電問題,亟須興建核四廠以解燃眉之急。只要有效改善中寮輸配電系統,南電北送,另外核電替代能源及再生能源很多,如何積極開發並鼓勵民間興建電廠,可以走向小型化、分散化,都不會讓台灣說不建核四就會缺電。何況核能安全並非絕對,誰能保証安全無虞,尤其台灣多地震,核電廠全部蓋在斷層帶,萬一發生核災,大台北600萬人口要往哪裡撤退?台灣沒有本錢開全民生命健康的玩笑,最無解的是,台灣地狹人稠,核廢料終極處理要到哪裡去?中國、北韓都不可行,只能就地貯存,終有放滿的一天,最後要放到什麼地方?台東蘭嶼?澎湖吉貝?沒有人可以有確切的答案,核一、核二、核三的核廢料終極處理都沒著落,再來一個核四,那不是負責任的現代政府所應為或得為。經濟部為此做成停建核四的結論並向行政院院會提案,院會在2000年10月27日決議通過。

  大家關心停建核四的違約賠償問題,姑不論罰則條款是國民黨執政時期所訂的不平等契約,目的在綁標圖利,問題是停建核四要罰錢,但續建核四也要再花錢。核一、核二、核三興建費用,都追加預算暴增2、3倍,大家應該記憶猶新。當年核四存廢重新評估委員會也試算過,即使停建核四必須賠償也不會高過繼續興建的成本費用。如果核能安全真的無虞,已購買的機組也可以買回去,或賣給他國,仍可扣除損失。如果再計算核廢料無法終極處理的直接與間接成本,比如對環境生態的汙染與破壞,停建核四的賠償還算是「小條的」。這是當初建議停建核四的考慮,決策沒有問題,也不是未溝通,而是「無溝可通」,因為有些政黨要蓋核電廠是著眼於龐大的商業利益,這種利益掛帥的根本思維,是不可能有理性討論的空間。

  民進黨執政時停建核四,如果不是朝小野大,最後也不會停建後又復建。有關核四停建的憲政爭議,經提出釋憲案,2001年1月22日第520號司法院大法官會議解釋,並沒有違憲而無效的問題,只須補行程序而已。大法官解釋認為行政院停建核四的決定,是停止執行法定預算項目,基於其對儲備能源、環境生態、產業關聯之影響,並考量歷次決策過程以及一旦停止執行善後處理的複雜性,自屬國家政策之變更,仍須儘速補行行政院長或有關部會首長適時向立法院提出報告並備質詢之程序,其政策變更若獲得多數立委之支持,先前停止相關預算之執行即可貫徹實施。倘立法院作成反對或其他決議,則應協商解決或根據憲法現有機制選擇適當途徑解決僵局。嗣因立院國民黨團堅持續建核四,但民進黨堅持「非核家園」,核一、核二、核三應如期除役,經過朝野協商,國民黨團接受「非核家園」的主張,民進黨團同意核四續建,並納入立法院的決議。但民進黨政府很清楚,既然「非核家園」好不容易成為朝野黨團的共識結論,則縱使核四復建,也不必趕工,一切慢慢來;在民進黨執政下,核四興建完成,也不一定要商轉,這是歐美一些國家的作法,蓋好核電廠但不商轉,同樣達成非核家園的理想目標。

  蔡英文主張提高再生能源比例,改善火力發電,優先興建天然氣電廠,不是停建核四,而是推動核四不商轉!2025年前達到「非核家園,」與蘇貞昌所說核一、核二、核三應如期除役,當條件成就時,核四停止,其實都是差不多一樣的主張。核四已續建,不可能停建,興建完成再檢討推動核四不商轉,當然與2000年停建核四是不同的思考。核四公投或許是止爭的方法之一,但馬英九在任的一天是不可能同意核四的公共議題交付公投的,公投審議委員會早已成為「拒絕公投」的公審會,即使不服並提出訴願,行政院訴願委員會也不可能幫忙翻案。蔡英文說的好,「相信國會就可以處理,不需核四公投」,前提是民進黨2012重回執政,並成為國會過半數的最大黨,才有可能實現。

  國民黨執政時沒有「非核家園」的信念,因此拼命蓋核電廠,完全不顧反對聲浪。有人戲稱核一廠是「核能一直搶」、核二廠是「核能二在(貳咧)搶」、核三廠是「核能三齊搶」、核四廠是「核能四界搶」。當大家在主張停建核四或核四不商轉時,有無想到核四的興建是哪位總統在位時所做的政策決定?這位前總統在2000年民進黨政府宣布停建核四時,究竟站在那一邊?2000年這位前總統在台大醫院住院時,我去看他,他很明確的主張核四應續建,並想透過大法官解釋停建核四是違憲而無效的。如今再印証這位前總統在2011年3月27日被問到蔡英文「非核家園」計畫時,他的答覆是「要怎麼『非』?」一點也就不奇怪了!核四議題是公共政策,是能源的選擇,停建核四也是轉型正義的一種,它的難題無疑的是立法院朝小野大,沒辦法「完全執政」及在我之前還有一位前總統。

     最近還有前立委在民主電台提到轉型正義未做好的例子,說當年如果把T台關掉,今天我人就不會被關在鬼地方。我說過「寧願沒有政府,也不能沒有媒體」的談話,來表達我對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的捍衛與重視,我的自由理念與民主信仰是來自美國獨立宣言的起草者湯瑪斯‧傑佛遜的名言。傑佛遜總統說《倘若要我來決定應該是報紙不干涉政府運作,還是政府不干涉報紙運作,我立刻可以決定後者比較好。》我說任內不關掉電視台是針對有些電視台的政論性節目長久以來對我的批判,即使惡意,我也必須尊重媒體自由,不能因為有電視台罵總統,我就把它關掉。但當謝長廷院長跟我報告新聞局要關的電視台不是T台,而是東森時,我也感到訝異,謝院長說是東森違規次數比較多,要處分東森53台停播一個月,我也只能尊重。後來才有T台涉及中資、港資的違法應予撤照的問題,我並沒有阻擋,在蒐証過程中,由於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的成立,新聞局對T台處分的權責轉移到NCC,NCC的委員又按照政黨比例組成,控制在藍營手中,NCC以獨立機構的立場決議不處分,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但轉型正義沒做好,絕對是事實。為了改革理想,民進黨政府推動成立超然獨立的NCC,結果變成「藍CC」,這也是轉型正義的難題。

不是取消18%,而是改革18%。讓軍教人員退休所得替代率合理化,不要像國民黨時代,有些人的退職金竟然比在職時每個月領的還多,甚至還多出100%以上,也有130%、140%的。每年光是政府補貼利息差額就有760億,再不改革,政府財政會破產。為了追求公平正義,民進黨推動18%的改革,退休所得替代率仍然是全世界最高最好的福利制度。18%的改革無法畢其功於一役,藍營杯葛抵制是主因,不只考試院、銓敘部的年度預算被凍結,院長、部長的特別費也被刪掉,改革的代價可不小。記得改革18%推出時剛好是縣市長選舉,一些民進黨籍候選人視改革18%為票房毒藥,不敢為政策辯護。而部分考試委員同時也是18%的受益者,人性的弱點很難超越,涉及到自己的既得利益,更難期待大幅改革,轉型正義當然困難重重。

228事件原凶要追究。針對228事件,我是全國第一個把228這一天訂為「和平日」放假的行政首長,並把台北新公園改名為「228和平公園」,同時在公園內設置「台北228紀念館」,也是第一個在政府藝術殿堂--台北美術館舉辦228紀念美展。因此擔任總統後,除頒發恢復名譽証書,更積極籌建「國家228紀念館」,編列預算委由228基金會經營管理。結果馬英九一上台,台北228紀念館馬上為蔣介石擦脂抹粉,國家228紀念館經費被刪,進度受延宕。228基金會出版228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直指蔣介石就是228事件的元凶。為此,我下令取消慈湖、頭寮兩蔣陵寢的憲兵操兵站崗,並把中正紀念堂改名為「台灣民主紀念館」」,大中至正改名為「自由廣場」,中正國際機場正名為「台灣桃園國際機場」,同時取消軍中的蔣介石銅像。介壽館正名為「總統府」,總統府大禮堂的「介壽堂」也取了下來。等到馬英九一上來,又恢復對蔣介石的膜拜,中正紀念堂回來了,慈湖憲兵恢復了,軍中銅像又出現了。轉型正義談何容易?

中國國民黨是全世界最有錢的政黨,錢是中國國民黨在台期間,因為威權統治、黨國主義、接收日產、霸佔國產、強佔民產而來。根據監察院報告及坊間調查,這些不公不義的黨產最多時高達6,000億新台幣,民進黨政府在2007年的清查報告至少還有400億以上,這是國家的財產、人民的財產,理應還財於國,還財於民。政黨政治最重要原理就是政黨平等,國民黨有的是錢,可以用大把鈔票挹注黨籍候選人。2000年連戰選總統,光是大掌櫃劉泰英那邊拿出來的選舉經費就高達80億,這是選舉不公。為了追討國民黨不當取得黨產,民進黨政府除了由已故法務部長陳定南仿效德國清算德共的經驗,提出《不當取得黨產處理條例》作為追討的法源依據,並祭出「地籍資料註記為黨產,防止善意第三人幫忙脫產」,同時由政府提起訴訟請求返還,最後並在2008年舉辦討黨產的公投。可惜討黨產的特別條例過不了國會這一關,討黨產的公投過不了門檻,黨產註記被馬英九註銷了,打官司討黨產,由於年代久遠,沒有特別法,很難勝訴。除非人民支持,國會過半,趕快通過《不當取得黨產處理條例》,否則要落實轉型正義可不簡單。

李前總統曾告訴我,他任內最難處理,也是最感無力的兩大區塊是媒體與司法。「法院是國民黨開的」,都讓李登輝深感無奈,遑論是非國民黨執政的民進黨政府。2000年7月我宣布成立「拉法葉案」的特別調查小組,由檢察總長盧仁發擔任召集人,即使動搖國本,也要辦到底。結果只查到校級軍官郭力恆的2000多萬美元的賄款;起訴多人,馬英九就任後全部判決無罪確定;打國際官司也拿不到法方行賄名單。是不敢辦,不能辦,還是不想辦?我在台北市長任內就指示市刑大大隊長侯友宜偵辦林宅血案、陳文成命案,由於層級過低,卷証有限,迄無結果。直到擔任總統,更期盼林宅血案、陳文成命案、尹清楓命案、劉邦友命案等懸案可以有突破,俾向國人、歷史、良心有個交代,最後還是失望了。最離譜的是,部分卷証竟然在台北市的一次颱風水患淹掉了,不知何時才能「水落石出」,真相大白?馬英九也說他要重啟調查林宅血案、陳文成命案,進度如何可想而知,「319槍擊事件」查了三年都無結果。林宅血案、陳文成命案等,誰的嫌疑最大?不問可知。不破比破好,當然破不了。想要「轉型正義」,不如「轉世投胎」還來的快!

陳水扁2011.3.27

〔 資料來源: 鯨魚網站

轉型正義的難題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