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蔡英文輸在哪裡?
曹長青 2012-01-24 00:00:00.0
字級:


這次台灣總統大選,蔡英文敗選,令很多台灣人困惑,因為選前綠營支持者是一面倒地樂觀,認為一定贏。但在去年三月民進黨總統初選之際,我就做過“長青論壇”,說蔡英文會輸給馬英九。結果導致相當一些綠營的朋友們很不高興,甚至有前FAPA會長出面呼籲抵制我。

我的反共、右傾、親美,尤其是支持台灣和西藏人民自決權的言論,早已受到無數中國人的圍攻和辱駡,這次詆毀言論雖來自台灣人,我也並不吃驚。但為了不讓蔡英文的支持者們太傷心,我就沒再寫這方面的文章,而是保持了沉默。但從去年三月直到選前,無論蔡英文被造神到何種地步,我都沒有懷疑過原來的判斷——她會輸給馬英九。因為這一年來,那幾個導致她敗選的原因都沒有改變,反而更增加了幾個其他會敗選的因素。

我在選前一個多星期抵達台灣,做了幾場演講,見了许多朋友。被問到的最多的問題居然是:蔡英文當選後,距離520就職還有四個多月,這期間馬政府會出什麼花招阻擋蔡英文就職?我沒回答這個問題,因為這就像是手裡一分錢都還沒有,就操心該買什麼樣的高級別墅。雖然我仍是一路地給綠營的朋友們鼓勁,也在節目上為綠營助陣,但在選前兩天,下了汪笨湖先生的電視節目之後,我私下對他肯定地說:我認為輸定了。把他嚇了一跳。

我不是算命大師,更不是賭徒,不會拿自己多年寫作的信譽算卦、押寶、開玩笑。我做出這樣的判斷,是根據這许多年對台灣、美國和其他民主國家的選舉仔細觀察、研究的結果。

現在蔡英文輸了,綠營有人抱怨國民黨買票,有人強調選前幾位大企業家幫國民黨喊話,嚇唬台灣選民。當然,買票問題一直都存在,但在二千年和零四年,國民黨照樣有鉅款可買票;那兩次,他們比今天更強烈感覺輸不起,更應該不惜一切代價買票才對,但為什麼沒買贏?再說那些親藍企業家在選前的臨門一腳,當然會起到一定的作用,但卻不是決定性的,絕踢不出80萬票。

選舉中的不定因素什麼時候都會存在,但都不是決定性的。就像兩顆子彈在零四年絕不會給陳水扁打出11個百分點,上次連勝文一顆子彈,也不會給一路高喊“五都全贏”的綠營打掉“三都”一樣。民進黨如果學國民黨當年輸掉了中國之後的心態——“不是我們無能,而是共軍太狡猾”——那就不會有進步和新的起點。

事實上,蔡英文輸的根本原因在她自己,在民進黨,在綠營。我簡單地對比一下馬英九和蔡英文的選戰,希望和能理性對待這個選舉結果的朋友們一起探討。

我們且不論正確與錯誤,馬英九的競選主軸一直是清晰的。政治上,長遠訴求:和中國統一;短期訴求:不統,不獨,不武;選前主打:九二共識,把所謂陳水扁貪腐跟民進黨掛鈎。經濟上,艾克法(ECFA),要和中國這個經濟正在騰飛的大國拉好一切關係,借中國的合作,促台灣經濟發展。政治上強調九二共識,也是為這個經濟目的。這個競選路線,清晰、明確、簡單。老百姓不難懂。

我們反觀蔡英文的民進黨:

第一,政治訴求不清晰。長遠訴求:沒有。從來不敢提把自己和國民黨區分開來的目標——把台灣變成正常國家。如果不在這關鍵的一點上和國民黨有區隔,那綠營選民進黨是為了什麼?

短期訴求:孔子的語言遊戲,“和而不同,和而求同”。這是什麼意思?具體內容是什麼?蔡英文的“台灣共識”也同樣缺乏清晰內涵,只是說“台灣共識”是人民可以選擇的過程。用如此這般模糊的東西,怎麼擊敗馬英九明確的“不統、不獨、不武”?

蔡英文選前甚至主打“大聯合政府”。這等於告訴對方,我沒有勝選的自信,所以要靠組聯合政府來贏一些選票。這能對抗九二共識、以及國民黨對陳水扁案的利用嗎?而對綠營老百姓來說,你要組聯合政府,把一些重要的位置給藍營的話,選你幹什麼?

概括一句話,在政治層面,蔡英文的整個選戰,毫無鮮明的、打動人心的政見和主軸,完全避開正面迎戰馬英九。對“台灣走向正常化國家”的問題,採取全面回避,一字不提。哪個政治訴求如此模糊、如此不敢挑戰和應戰的候選人可以贏?沒有可能。台灣的極特殊現狀,使蔡英文仍然拿到了609萬票。如果在其他民主國家,這麼沒政治訴求,得票率會更低。

但面對這種現狀,綠營內部有一股很強的為蔡英文、民進黨目前政策的辯護之聲,那就是,如果提什麼“台獨、建國”就會嚇跑中間選民,蔡英文現在不提,只是策略,等拿到政權以後就會去做。這個觀點裡有幾個明顯的錯誤:

1,你怕“嚇跑”中間選民,而不是充滿信心地去“爭取”中間選民。這說明,你對自己的理念能贏得多數人心表示懷疑。自己對自己的理念都沒信心,憑什麼贏得多數人的信心?憑什麼讓多數人相信你的理念是正確的、是可以勝利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不自信卻能贏過別人的道理。

2,為權力而上台的人,永遠會為保住權力而妥協,甚至不顧一切。權宜之計不可推崇,而政客們“拿到政權就會做事”的欺人之談更不可相信。競選時信誓旦旦的候選人,當選之後都會一路妥協。而在尚未拿到權力的時候,就把理念的命根子都扔了,你能相信他/她掌權後會做強化理念的動作?不需要去念個政治學博士才明白這一點,僅僅看過去十幾年美國兩黨的老布什、克林頓、小布什和奧巴馬就足夠得出結論了,更別說大家看到了陳水扁政權的妥協和妥協之後的結果、現狀。

3,如果誠心想做一件事,卻“猶抱紫]半遮面”,掩掩飾飾,結果是兩邊不討好:那邊國共根本不相信,這邊失去基本盤人心。同時,不坦然也給人以不誠實的感覺。所以說,靠權術和玩政治都不僅錯誤,事實證明也不能贏。

美國目前正熱火朝天地進行共和黨的總統初選,上次的候選人之一,現福克斯電視主持人哈克比提醒選民說:如果一個人用不誠實的手段得到那個(總統)位置,那麼他在坐那個位置的時候就不會誠實。這點值得任何地方的選民重視。

事實上,綠營朋友們四年前為謝長廷,今天為蔡英文的辯護都是太一廂情願了。以我的觀察,從謝長廷到蔡英文,並不是為了爭取中間選民而走中間道路,而是他們自己理念不清楚、理念不堅定,“爭取中間選民”只是他們的一個藉口,一個掩飾他們沒有勇氣帶領台灣人民走向獨立的遮羞布而已。令人唏噓的是,綠營很多人看不清,買這個賬。我一直強調,沒有理念,就沒有勝利。沒有理念,即使僥倖贏了一局,得到的政權也不會沿著為台灣人民爭權利的道路走。

第二,蔡英文經濟理念不清楚。如果說那些企業家最後的喊話起到一定作用的話,那是跟蔡英文拿不出有效的經濟政策有關。大企業很重要,但中小企業更是台灣經濟的命脈。綠營的支持者以台灣本地人為主,本地人和所謂“外省人”的一個很大的區別是,他們有土地,有企業,多是立足台灣的中小企業的經營者,他們總體來說比“外省人”更富有。對他們來說,降低稅收,削減政府開支,減少和廢除限制企業自由發展的陳規,改善投資環境,吸引更多外資等才是正確的、有效的、可以贏得人心的經濟理念。

但蔡英文卻主打(只打)左傾的照顧弱勢群體。在非常好地保持著華人勤勞致富傳統的台灣人中,有多少靠福利為生的人?他們是台灣人的主體嗎?用什麼底層人對大財閥、“窮人VS富人”的階級對立思路,不僅使企業家恐懼,同時也不能獲得中小企業的熱情和支持。而對普通的上班族來說,企業不興旺,我能得到什麼經濟好處呢?

蔡英文所以左傾,一是跟民進黨的左傾歷史有關;二是跟她畢業於倫敦經濟學院有關。那所學院是“社會主義經濟學”的大本營,薰陶出很多滿腦子社會主義思想的左派領袖。像印度經濟長期落後,就因為其開國總理尼赫魯畢業於倫敦經濟學院,從那裡得到社會主義想法,把印度經濟國營化、社會主義化,最後全國貧窮。

第三,選舉操作上的錯誤:主要有四個方面。首先是排斥深綠基本盤,打壓深綠幹將,壓制有影響力的深綠人士對蔡英文走中間路線的批評,聽不得任何批評意見。像陳師孟、金恒煒、黃越綏、蔡丁貴等许多、许多深綠理念的代表人物和幹將,都遭到排擠,被邊緣化。綠營不執政,可利用的行政資源本來就少,更何況金錢少,媒體少,人才少。即使全方位調動起來,大家一起眾志成城,能贏都很不容易。而蔡英文團隊卻滿不在乎,沉浸於一個近乎造神的運動中,蔡英文被認為是民進黨創黨以來權力最大的主席。對這種狀況,蔡英文有責任,民進黨有責任,綠營整體也有責任。多數人不是探討批評意見的道理,而是慫恿蔡英文和民進黨,把他們捧著、呵護著,誰都說不得。於是大家合夥聯手,營造了一個不健康的環境。

其二是對陳水扁案,不僅不去嚴詞抨擊、認真追究這個案子中的嚴重缺乏程序正義問題,而是徹底切割,等於完全認同國民黨對這個案子的裁決。陳水扁無論是否有問題,都是個人問題。但對國民黨司法機器的嚴重弊端(一個絕佳的攻擊目標),你不重炮猛轟,反而東跑西躲的,心虛地好像自己犯了罪。這種做法,不僅沒有正義、沒有勇氣,更沒有躲開國民黨利用這個案子攻擊你。結果是把自己和民進黨栽進爬不出來的煉獄中。這是一個明顯的,必須以攻為守的議題。但蔡英文和民進黨竟然完全不懂。不懂的原因,首先是對司法正義的價值無知。我千百遍地強調過,司法正義的價值,是真正民主國家的基石。只要台灣的知識精英(無論藍綠)無視這點的重要性,無論誰執政,台灣都不會成為一個保護個人權利的社會。

其三是打擊王定宇激起民憤。王定宇被視為綠營的後起之秀,但他參選立委硬是被民進黨高層用卑劣手段拿了下來。陳師孟、金恒煒等對民進黨申訴抗議,卻毫無結果。最後陳師孟憤然宣佈退出民進黨。陳師孟說,蔡英文的競選口號之一是公平公義,可是對民進黨內部的戰友,都無公平公義,她的口號是假的。

其四是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名單也導致軍心渙散。因這份名單更多是派系分贓,多是蔡英文的嫡系,也是缺乏公平公義。連蔡英文的選戰操盤手邱義仁都說,國民黨的不分區立委名單都比民進黨的“漂亮”。

綜上所述,由於政治、經濟訴求都模糊不清,加上策略上的諸多錯誤,所以我做了蔡英文會輸的預測。但如果這次大選不是今天的結果,出現奇跡,蔡英文贏了,那她基本上是贏在三個方面:

第一,贏在“台灣民族主義”這個因素上。也就是說,有超過一半的人,無論你政策如何,反正我就是閉著眼睛投給台灣人。第二,贏在“小英魅力”上。第三,贏在要創造台灣第一女總統的歷史上。

我們先說“民族主義”。這種東西不是建立在理念之上的共識,而是種族、地緣、血液。它既不是正向價值,也不是長久價值。但是在面對外來壓迫的時候,它反抗的力度超過反抗來自本民族之內的專制者。這點我們從台灣人反抗國民黨、西藏人反抗共產黨的例子就可以看出,它們都超過中國人反抗中共專制的力度。更早的,中國人反抗日本侵略者的力度,非洲人反抗英、法殖民者的力度,都遠超過對本國(更殘酷的)專制者。所以說,民族主義,在某個階段可能贏。但在越來越走向常規化的民主國家,打民族主義牌的效力會越來越降低。

我們看台灣,由於有來自共產黨和國民黨的雙重打壓,目前民族主義當然還有相當的市場和實力。但光靠民族主義這張牌,已經打不贏綠營的選戰,這點從2008年謝長廷能大輸220萬票就說明,“只要是台灣人就投他一票”的人,占不到選民的一半。而且,隨著遭受國民黨欺壓的老一代台灣人的遞減,沒有受過多少苦、台灣話也不太會說的新生代台灣人的成長,民族主義這張牌將日趨弱勢。除非中國對台灣強力施壓,否則這是一張不可依賴、也不正確的牌。這次的結果再次證明,僅靠台灣的民族主義,不能勝選。

在這裡我要特別強調和區分一下,我所支持的“推動台灣成為正常化國家”的運動,是一個保護在台灣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的自由、尊嚴和權利的政治訴求,不是支持民族主義情緒。我對任何一個國家的民族主義情緒都不持肯定態度。

第二,我們再來看所謂“小英魅力”。這是自蔡英文當選民進黨主席以來就被一路渲染了三年多,幾乎成為綠營救命稻草的一張牌。“造神”這種東西,在獨裁國家很容易,像北韓,幾天之內就把二十幾歲的金正恩造成了閃閃發光的“偉大領袖”。但在已經民主的台灣,即使擁有絕對媒體優勢的藍營,把馬英九吹捧成“不粘鍋”“人間極品”,都無法使他的形象在民眾心中真正“光輝燦爛”起來。

而綠營由於太渴望找一個清新、有學位、斯文的人出面,跟馬英九比一下誰的臉更白,於是對蔡英文,好像挖到一個寶,立刻往天上捧。下意識地按照藍營的標準,比比誰更斯文,是文化人樂於幹的事兒,所以海外台灣人教授協會是最早出面給蔡英文背書的。

雖然普通百姓也崇拜有洋學位的人,但他們更呼應自己能聽懂的語言,更看重“常識”。老百姓意識形態不強,你拿出幾件實實在在的政策,讓我琢磨一下,我能不能得到好處。能,就給你一票。就這麼簡單。“小英魅力”在媒體上好像滿有光芒的,但選舉結果證明,沒有政治和經濟訴求的“魅力”不構成贏得總統大選所需要的實力。更何況,蔡英文的演講、辯論能力實在並不出色。

第三,我們看要“創造台灣第一女總統的歷史”這個追求。對於現代文化人來說,沒有多少人反對女性做總統,只要她有足夠的理念和能力。我去年指出蔡英文會輸的幾個原因中,有一條是女性問題,主要是基於現實考量。我曾在不止一期的“長青論壇”中指出,雖然女性從政已經完全不是一個問題,但在西方成熟的民主國家中很少有直接民選的“女總統”,都是女總理。“總理”和“總統”有很大的不同:“總理”是黨魁因本黨贏了多數席位而自然當選的;而女性在黨內競爭,成為黨魁的障礙不大,就像蔡英文也順利成為黨主席。但“總統”是靠大眾選票,那種在人群中聲嘶力竭地演講,滿大街招呼、握手、拉票等行為,不是女性的長處。所以在西方這麼多國家、這麼長的民主歷史中,至今沒有幾個女總統。人家的女權主義可是幾十年前就風靡過了。而亞洲和美洲等地產生的女總統,多是有丈夫或父親的“家族影響力”的因素。就連和 “美國第一女總統”插肩而過的希拉里,也在相當大的程度上是由於做前總統克林頓的妻子而產生的影響力。

這次大選過後,在台灣的電視節目上有人指出,蔡英文在客家人的桃竹苗都輸給馬英九,這跟客家文化強調“女性不站在前面有關”。在屏東,蔡英文得到的總統票甚至少於當地一位綠營立委的票數,在新竹也是這樣。一位綠營前立法委員也跟我談起,南部的鄉下人不相信女人能當家,所以拉選票不容易。

即使上述障礙都不存在,僅僅是為了創造歷史而選女性,即使當上了,也不是一個正確的選擇。為什麼?因為,“要創造歷史”是一個概念,不是政治理念和執政能力。不是為老百姓的實際利益所做的選擇,一定不會有好的結局。一個摆在眼前的例子是美國總統奧巴馬。很多美國人為了“政治正確”地創造“第一個黑人總統”而選擇了奧巴馬,結果怎麼樣呢?他把經濟弄的一塌糊塗,犧牲的是老百姓的利益。

共產主義的最大特點就是“為了概念”,為了意識形態,而犧牲現實,犧牲實際利益。那是年輕人和知識份子最喜歡做的事情。所以這次蔡英文的支持者首先來自知識份子和年輕人。這兩個群體的最大特點一是左傾,一是概念超過現實,超過常識,所以這是兩個最容易犯錯、也是犯下最多錯誤的群體。

這次蔡英文沒贏,說明“台灣民族主義”“小英魅力”和“創造第一女總統”等不是政治訴求、經濟理念的東西,可以讓綠營自我陶醉,但卻不能打贏選戰。

一年多前的五都選舉,綠營也是一片喜氣洋洋。我在美國時也是不看好,但到了台灣,在綠營聽到的是一片“五都全贏”的喊聲。面對這種盲目樂觀,我無言以對。而五都只贏兩都,明明是敗選,卻是一片“雖敗猶榮”之聲。今天好像又一副同樣的景象,實令人歎息。

如果民進黨不誠心總結這次大選和上次五都選舉敗選的真正教訓,而是一如既往地沿著似是而非、不清不楚、權力內鬥超過理念追求的做法,那麼我現在就可以預言:民進黨就等著“三連敗”吧。

事實是,台灣的選民,無論藍綠,都越來越走向成熟、理性和常識。今後任何一個黨的候選人,都必須靠真正的經濟、政治訴求來贏得民心、贏得選票。 綠營這次輸了大選,但仍得到六百多萬張票。這六百多萬人心靠真正有內涵的訴求是完全可以保住、並擴大的。綠營在有上述這麼多失誤和不利因素的情況下,仍贏了這麼多票,所以沒什麼好悲觀的,而是充滿希望。

2012年1月22日於美國

2012-01-2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 資料來源: 曹長青網站 | 引用網址/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