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岡的最高領袖是教宗。依照規定,教宗的選舉都是在前一任教宗去見上帝之後才會進行。但是,由於有些人活得滿久的,所以選教宗時有個不成文的慣例,就是盡量選一個比較老的,這樣他就去見上帝的時間會比較快,其他人以後才能有機會。民進黨雖然沒有選「老黨主席」的慣例,不過也差不了多少。

民進黨內類似的慣例是,黨主席只要輸了選舉,就必須換人。這種慣例之下的結果,變成「一堆人統統都當過黨主席」、「到處都是黨主席」。可見民進黨裡面,患有權力飢渴症的人其實不少(例如蘇貞昌這位仁兄就宣稱他想當總統「已經準備了 30 年」),所以多數人才會默認這樣的慣例。 

從 2006 年至今,許多台灣人其實已經忘記民進黨這個政黨存在的意義在哪裡?光是「派系內鬥」這四個字,就讓民進黨的形象降低不少。派系內鬥的目的何在?是大家為了搶著為台灣無私奉獻,所以才會爭先恐後嗎?當然不是。派系內鬥的主要目的是搶錢、搶糧、搶位置、搶官位,如此而已。沈溺於派系內鬥的民進黨人,實在沒有什麼臉可以跟台灣人民解釋,強辯說他們這麼好鬥的目的都是為了台灣。

民進黨黨主席這個位子對於權力飢渴的人是很重要的,因為掌握了黨主席,就掌握了資源,不但可以把其他不聽話的派系作掉,也掌握了進取總統大位的關鍵契機。不過,如果爭搶民進黨黨主席的目的就僅於此,那麼民進黨這個政黨在台灣根本沒有存在的必要性。

民進黨從 1 月 14 日敗選至今,除了民間少數可貴的聲音之外,其他絕大部分出自於政客的敗選檢討與歸因探索,其實背後的目的都在於黨主席之戰。聰明的台灣人都知道,那些長久以來經由固定的「臉書 => 統派媒體擴大報導」模式出聲臭罵的批評之言,不僅是台灣政壇罕見的「藍綠合作」範例,而且刀刀都砍向民進黨內部。最近這類聲音的目的,多數是為某個特定政治人物爭搶黨主席在鋪路,換句話說,多是在為政治乾爹賣命嘶吼,只要看看他們言論之中絕對不批評誰,大致上就可以猜到他們心儀的政治乾爹是誰。

最近一些閒雜人等、或是政治人物在媒體潛藏的幫傭們也紛紛在討論「民進黨下一任黨主席需要什麼條件?」可是,與其這樣問,不如換個方式:下一任民進黨黨主席不該有什麼特質?在我看來,下一任、或任何一任的民進黨黨主席最不該有的特質就是「自私」。一個自私的政治人物如果掌握了民進黨,那麼這個政黨可能在往後 50 年連翻身的機會都不會存在。

什麼叫自私?什麼是無私?如果一個政治人物當過副總統人選,卻獨來獨往,連競選總部的副總統候選人辦公室都只去過一次,那就叫自私。如果一個副總統候選人在敗選後逕自丟開總統候選人,自己一個人去謝票鞏固實力,那就叫自私。如果一個政治人物在選前千方百計就是想要一個「位子」,討到漂亮的頭銜之後卻只進過競選總部專屬辦公室一次、助選時只顧著提到自己的豐功偉業,選完之後,所有敗選的責任檢討統統都跟他沒有關係,這當然是自私。

一個有趣的問題是,民進黨這個當初標榜無私奉獻為台灣的政黨,為什麼其內部會容忍越來越多自私政客的存在,幾乎已經變成常態?

我不清楚誰最適合當民進黨下一任黨主席,但我卻很清楚的知道,哪一種極端自私的政客最不適合也最沒有資格擔任民進黨黨主席。當然,這不是一個人的問題而已,因為這幾年來,民進黨這個政黨多數的政治人物已經習慣對一些荒唐現象選擇沉默,只留下一些尖酸刻薄的大嘴巴透過統派媒體製造聲浪,但卻極端傷害民進黨形象。如果民進黨多數政治人物選擇坐視讓那些自私的勢力把持民進黨,那麼這就是民進黨的共業,這個政黨未來是否會倒,他們就得集體承擔,台灣人沒有必要為這個政黨太過挽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