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我的最後投票、希望和失望
邱垂亮 2012/03/13
字級:

 2012台灣大選,是我40多年來呼喚、支持台灣主權獨立民主化的里程碑。選前,我就決定這是我的最後一戰;小英(蔡英文)贏,我悄悄遠離;她輸,我也默默走路,不再插手台灣政治。

 我和蔡英文隔了一世代,有代溝,本就無緣,連面都沒見過。但我大力支持她,因為這幾年的旁觀,我同意彭明敏教授的看法,蔡英文是一位雖非千年卻也百年難逢的優秀政治領袖人物。她的智慧、知識、能力、為人、作為都非常好。

 我也同意老友老康(寧祥)的說法,蔡英文是當今台灣最適合領導台灣向前走、走出康莊大道的領導菁英。她和台灣可謂天作之合。

 我們看法一樣,認為小英會贏。其實世代隔絕,她的贏已與我無關,不過,會是我的最佳離別禮物。她贏,我會快樂退隱山林(澳洲河邊小屋);她輸,我會無限悲傷,但也只能寂寞遠離台灣,回到澳洲,安度晚年,不再理睬台灣的民主發展、國家認同的終極抉擇。不是我不再關心,而是我已江郎才盡,無能為力,而有「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無奈(老婆月琴不喜歡老毛的這句話)。

 40多年來,我雖沒有像台灣民主運動的前輩、先烈,為台灣出生入死,流血流汗,但也盡心盡力,盡了一個長年流浪海外、愛台灣,但只會讀書、教書、寫書、有心卻無力搞革命的「臭老九」(又是老毛的話),能做的只是推動台灣民主化、國家主權化的論述、吶喊、助陣工作。

 選後去日本日光看東照宮的三個猴子(勿視、勿聽、勿言),倒真是我如今的心靈寫照。回去投票充滿希望,小英敗選,非常失望,對台灣前途非常悲觀,深感作為台灣人的悲哀。

 我仍深深愛台灣,會繼續支持台灣的民主發展、主權建構,但不再回去投票,不再參與台灣的民主制度運作。為此,我需做個大選後心路歷程的回顧、反思,對自己作個歷史交代。故簡要論述如下:

 雖然好友盧孝治一再催促,要我早回去,去桃竹苗的客家莊助選。但我有自知之明,知道已年老、過時,不再賣座、有票,不再敢上台助選,不能再為民進黨候選人爭取選票。

 所以,投票前一週才趕回去。只為桃園立委候選人鄭文燦在龜山助講一場。演講講得很糟,還說出一句話:「不像馬英九死了燒成灰他都是台灣人,我死了燒成灰是澳洲人。」這是一句反諷、自我解嘲但也道盡辛酸的誠實的話,但一定沒人聽懂,感動。

 ● 彭教授和南方朔

 選前,看到蔡英文的三隻小豬掀起的熱烈旋風,席捲全國,勢不可擋,又看小英越選越勇、越堅強、越有自信,越選越幽雅、雍容、穩重,越有大將風範、總統格局,和很多綠營朋友一樣,我越看越滿懷希望、歡喜和樂觀。

 這些年來,我最喜歡、最尊敬彭教授,不僅因為他提拔我、照顧我,而是我們兩人對台灣主權、自由民主人權、世界局勢、國際政治看法常常一致,有很深的共同理念和理想。

 這次回國投票前不久。聽到彭明敏教授說,他年紀大了,大概看不到四年後的總統大選了。我和月琴聽了都很難過,還寫信要他以後不要再講那麼傷感的話。

 選前彭教授語重心長,撰文推崇小英,感性地描述:在一個前政治犯的集會中,「小英上台時,一老先生,拄著枴杖步履蹣跚,走到台前,一言不發,將一小紅包塞進小英手裡,轉身慢慢走回。不久,又有一老婦人,衣著樸素,彎腰駝背,緩步到了台前,也不發一語,把一紅包塞給小英,一步步走回原位。這個光景,使得不少會眾感動流淚,當張炎憲教授說『在這些老輩的眼中,小英好像自己的女兒』時,腦裡湧出一個『台灣的女兒』的映像。」

 彭教授說:「走過複雜痛苦的歷史,台灣人民終於產生了能夠在世界的舞台上驕傲地代表『真正台灣』的一位女性。她土生土長,身藏河洛、客家、原住民的基因,受過最高的教育,競選總統則與過去不同,不咆哮、不怒罵、不誇張、不做作、不悲憤激昂,一口流利的台語、華語和英語。」

 他繼續描述:「她所以有獨特的魅力,因為不是強悍辛辣的女暴君,而是代表台灣女性傳統的溫和柔情,對於支持者,諄諄講理,對於反對者,冷靜辯駁。她之認同台灣,與人民命運相同,自自然然,理所當然,無需用『燒成灰也是台灣人』一類血腥虛勢來掩飾『終極統一』的陰謀。」

 這跟我的印象一樣,就是我支持小英的理念根據。這次大選最讓我驚喜、欽佩的則是政論家南方朔。他在《新新聞》週刊發表論述要棄馬挺蔡。他說:「長期以來,在政治傾向上我都是偏藍的改革派,但經過國民黨執政四年,我的失望愈來愈大。因此這次大選我挺蔡不挺馬。」

 他批評馬英九,「他祇是懂得在既有結構中鑽縫隙搞點小權謀的普通靈巧型政治人物。他缺乏一個政治領導人最重要的核心價值。」

 他說,「任何人都知道北京說的九二共識和馬團隊說的九二共識完全不一樣,因此馬用九二共識來嚇唬台灣人民,乃是一種非常不道德也不應該的態度。馬政府有個伎倆,那就是用中共來嚇台灣人,用台獨來嚇北京,他就可以撿到便宜。」

 他還指出,「南韓的汽車等都已成了世界頂級企業。但與李明博同時上任的馬政府在自主發展上毫無成績,台灣過度仰賴大陸市場,已擴大台灣的空洞化,就業條件、工作機會加速減少。馬政府的經貿數字是以台灣人民利益的損失為條件。」

 他嚴厲指責,「一個堂堂元首要談的應該是國家及人民的願景,而馬團隊談來談去就是扁案及影射,要不然就是用北京來嚇唬台灣人民,堂堂領導人而成了『恐懼販子』(Fear Monger),人們怎麼可能同意?」

 1970-90年代,南方朔和我都在台灣、香港等地報章雜誌寫政論文章,他的文章寫得比我好,深沈有力、理論紮實。我和他曾一起開過會、吃過飯,也算朋友。不過,最近10多年來,他的偏藍立場與我對立,兩人不再往來。所以,他這次選前棄馬挺蔡的決定,是學子良知大是大非的勇敢抉擇,特別令人驚訝、敬佩。

 ● 小英不贏也難

 1月11日清晨回到台北,12日被彭教授邀請去參加他主持的台灣公平選舉國際委員會的晚宴,在國際展覽館席開400多桌,4000多人出席,場面浩大、熱絡。令人對小英選情更為樂觀。

 同一天,前中研院院長李遠哲公開上台挺小英,說出感動人的話。兩天前,李遠哲領銜的87位科學界人士、包含23位中研院院士,在主要平面媒體刊登「科學家的良知、蔡英文的承擔」聲明,強調蔡英文值得信賴,應該還給蔡英文公道,別讓(宇昌案)抹黑決定台灣的未來。

 11日,剛開刀不久、身體還非常虛弱的前總統李登輝(阿輝伯),想到自己的健康情況,不適合在戶外公開替蔡英文站台,決定以刊登廣告的方式挺小英。李登輝在《自由時報》、《中國時報》、《蘋果日報》等七家報紙刊登「給台灣一個機會」親筆信廣告,闡述台灣的「民主」內涵,呼籲台灣人民「支持蔡英文,是給台灣一個機會,也是給自己一個機會」。

 13日選前夜造勢大會,20萬人擠爆板橋廣場,阿輝伯出人意外帶病上場為小英說話。他說得很賣力,很大聲,卻又很有情,溫情四溢。講後老人家用顫動的雙手溫柔地擁抱小英,有如爺爺抱孫女,那幅場景不知感動多少有台灣心、台灣情的台灣人。

 李登輝向全國鄉親問好,並說,最近想出來與大家一起為台灣前途打拼,無奈身體不太好,但看到國家退步,就算在家休息,心也沒有辦法休息。今天不管他人如何勸戒,一定要站出來,跟大家一起,與大家拼最後一場,因為這一場不僅是蔡英文要贏,是台灣一定要贏。

 阿輝伯說,「我已經九十歲,給日本管過、給國民政府管過,看過台灣土地上的人,不管哪裡來的都是吃苦,因為我們大家共同在這塊土地打拼,經濟才好起來,才能選自己的總統,希望代代子孫都可以在這裡發展,做幸福、有希望的台灣人、做驕傲的台灣人。」

 他表示,大家要用選票,選我們的希望、選我們的未來,我們要相信自己、相信蔡英文,蔡英文可以帶領國家實現希望。他繼續說,他身體不好,什麼時候會離開不知道,未來就要靠「你們自己大家打拼」。

 最後,他呼喚,「我李登輝這輩子今天是最後一次,向大家拜託拜託,多謝大家!台灣要交給你們囉!」

 彭教授、阿輝伯兩位「台灣之父」、「民主之父」對小英說的話,應該感動所有台灣人。我無法說出那麼動人的話,但有同感,故在此長篇引述。

 小英掀起的三隻小豬旋風橫掃全國,她的拜票、造勢活動,到哪裡都是人山人海,10萬、20萬的人民湧入大街小巷、街頭、廣場,吶喊「小英凍蒜」,響徹天際。人民的熱情燒紅、燒遍寶島山河大地。

 有人說,小英不贏也難。小英必贏的想像,傳遍海內外台灣人的每一個角落,有如七彩天虹,令人驚豔,令人期待。

 反看馬英九,在電視辯論上,他氣急敗壞,用聳動、激烈、扭曲的語言攻擊小英,硬要把她打成另一個「阿扁」。蔡英文卻不為所動,理性穩重、條理分明地應對。選前馬英九方寸大亂,早上突然提出簽訂兩案和平協議,晚上就趕緊加上公投議題,給人的感覺是他在野、小英在朝,他選得很辛苦,手忙腳亂,她選得得心應手,士氣如虹。「他輸、她贏」的印象,很多人都感覺到。

 選前看到的訊息、民調、評論,大都看好小英。民調雖有起伏,但在五五波之間浮動。連藍營政論家、如趙少康、王健壯等,都認為根據過去經驗邏輯推論,如是民調,馬輸蔡贏是合理的結論。

 國民黨內冒出的「含血、含淚、含憤」投票之聲,一樣傳出馬英九選情並不樂觀的信息。

 我也大致得到類似看法,雖然我們都知道,國民黨絕非省油的燈。

 ● 老婆鬧要回家

 投票日,我的學生范盛保博士載我和月琴回苗栗,中午吃完喜歡的「邱家」粄條後,去玉清宮投票,看到廟門上電視螢幕播送政府政策宣傳節目,讓人有替馬英九政策買票之感。我感覺不舒服。

 我們兄弟當然都投小英的票。投票後,我和盛保、老婆三人北上板橋小英競選總部。下午四點投票結束、開票,一開始馬英九就領先,六點多馬贏蔡輸的趨勢已明顯浮現。盛保怕我們太難過,勸我們回家。

 在盛保姊姊家看電視,直到馬宣布勝選、蔡講完敗選的話,才和老婆無言關掉電視。默默無言,呆呆地坐在沙發上,老婆突然說,「我們回澳洲吧!」「馬上回去!」

 面對廣場上數萬雨中哭泣的擁護群眾,蔡英文的敗選講話像競選時一樣,平靜、理性、溫和,沒有不平、怨氣,更沒怨恨,也沒失態、失志、失言,只有堅強卻又溫柔的接受,並安慰、鼓勵支持她的609萬選民不要傷心洩氣。

 馬英九在他競選總部向藍營群眾發表勝選演說,他得意洋洋,高舉雙手成勝利手勢,大喊:「我們贏了!」並得意地說他的政策被選民肯定、證明是正確的。他好像忘了有650萬(包括宋楚瑜30多萬)、近一半(49%)的台灣選民沒投票給他,不認同他的理念、政策、作為。

 投票前,我們充滿希望、樂觀,認為小英會贏。投票後輸了,我們非常失望,深感無奈、無力。便想遠離台灣是非之地,讓台灣人民決定要作中國人還是台灣人。我已不可能、也不應該再想影響台灣人民的命運選擇。

 月琴鬧要回澳洲,卻找不到機位,只好根據原定計畫和孝治全家遊日本。在日光、東照宮、中禪寺的雪地裡,我們心靈雪白,暫時忘記了台灣的風風雨雨。在千姬物語和四季彩洗溫泉,更是洗滌了不少台灣帶去的人事風塵和污垢。當寒雁叫聲劃破長空,月琴想到小林一茶(Kobayashi Issa, 1763-1827)的徘句:

  且勿哀啼,野雁
  四方無異
  這瞬逝的世界

 東京也下大雪,走在清澄庭園、六義園裡看雪景,一樣心靈潔白。不過遇到關心台灣的鄉親,談話還是聚焦在總統大選,一談就是無盡的感傷、失望和無奈。

 在那迷人的雪地裡,回想過去40多年的「台灣夢」,真是不堪回首。

 1970年代初,年輕氣盛,一頭栽入台灣黨外運動,和老康、信介仙、陳永興等混在一起,替他們上台競選立委,替老康的政論雜誌寫文章,口氣、火氣都很大。因《台灣政論》事件(編按:該事件在邱國禎所著《近代台灣慘史檔案》一書有詳細記述)被國民黨列入黑名單,雖是小case,卻也深感生為台灣人的悲哀。不過,事後心裡也有「與有榮焉」的莫名快感。

 ● 還是見了老朋友

 1980年代能回去了,還是「本性難改」,就是要和國民黨作對。老康、張俊宏、蘇貞昌、呂秀蓮、葉菊蘭等的縣市長、立委補選都不缺席,都上台助選,為台灣的民主吶喊。1990年,我也和野百合學運的年輕學子坐在中正紀念堂示威,要求廢除萬年國會,並參加阿輝伯召開的國事會議,支持總統直選。

 1996台灣第一次真正的民主總統大選,我和澳洲的同鄉出小錢、出小力支持彭教授和謝長廷。之後2000、2004一樣出小錢、出小力,支持阿扁和呂秀蓮。兩次險勝後,我都想見好就收。心想年紀大了,腦袋退化、不管用了,有心也會無力。還有,也自我安慰,30多年來為台灣的自由民主、國家主權獨立,唐吉訶德打風車式地呼喚、奔走,阿扁驚奇選上,可算「大功告成」,我可退隱山林。

 但是,2008總統選舉,雖明知希望不高,就是放不下,還是把布利斯本的幾位戰友召來,再出小錢、出小力,又戰一場。3月22日投票,大敗後,我和老婆關在忠孝東路旅館的房間裡,失望、傷心,連7-Eleven買來的sushi都吃不下。那天是我們結婚34週年紀念日,我們沒有慶祝。

 我和彭教授、阿扁、呂秀蓮、謝長廷、蘇貞昌都算是朋友,和蔡英文及蘇嘉全則不認識,沒交情,有代溝。2012選前,看到小英帶領民進黨從無到有,從無望的深淵谷底,很快就爬到三隻小豬旋風席捲全國、充滿朝氣、動力、希望的高峰。真是新氣象、新願景、新世代、新台灣(Taiwan Next)。

 我因而又心動,再燃希望之火,手癢癢的,再想出手一搏。我已沒有力氣像唐吉訶德打風車,只好又把布城的老朋友當提款機。我們都老矣,本已心如止水,但都愛台灣,都被三隻小豬感動。我們見面一談,一致通過,再戰一場,卻也同時同意這是我們最後一戰。

 我們10月中旬才發動。一動手,我們就為小英籌到了預定的募款。雖仍是小額捐款,卻也是我們16年來為台灣總統選舉捐出的最大小額捐款。我非常感謝台灣同鄉的熱情支持。

 選前我有自知之明,只能出錢不出力,所以,拖到最後幾天才回去。回前也決定不讓台灣的老朋友知道,連呂秀蓮都沒告知。不過,一直有和彭教授聯繫,不讓他知道不禮貌,故也沒禮貌地向他下帖:如小英贏,要請他和幾位老朋友(李筱峰、范姜提昂)吃飯慶祝,如輸就不見面、不吃飯。

 對很多其他朋友,同樣想法,如贏會見面,如輸誰也不見。結果,孝治大嘴巴,讓呂秀蓮知道,話又傳到老康,還被呂副總統臭罵一頓。

 1月11日飛回台灣,當晚就說了「死後成灰是澳洲人」的話。12日晚參加彭教授的台灣公平選舉國際委員會的4000人晚宴,知道彭教授先前曾生病住院。

 13日中午被老康叫去談選情。見到多年沒見面的老朋友林嘉誠和陳清喜。嘉誠1990年和我一起在老康的《首都早報》寫社論、編言論版。清喜1970─80年代在《聯合報》當記者時就認識,曾駕車陪我全國跑,看選舉,我替《聯合》寫選情報告。

 老康很樂觀,對小英讚美有加,非常看好。他看小英和彭教授相似,都認為她是難得的英才,有原住民、客家、河洛血統,真是「台灣之女」。在當今台灣政治生態、歷史時刻上,小英是唯一最能夠、最適合領導台灣邁向光明前途的理想人物。

 選後,1月18日,老康再請我午餐座談,請來了1972年白色恐怖年代爆發的台大哲學事件主角李日章教授、1972發表「小市民心聲」的孤影(敏洪奎)及前南投縣長彭百顯。

 李教授曾和我一起在《首都早報》打拼。我曾嚴厲批評孤影的「小市民心聲」,認為他是替國民黨專制政權意識型態辯護得最荒腔走板、最反動保守的御用文人。多年後,我們在新加坡見面,他主動向我表示他支持自由民主、反對國民黨的專制獨裁。2000大選後我回國執教淡江大學,他也回國定居,常和我聯絡、給我很多寶貴意見。

 我們選前、選後對小英的看法沒變,對她敗選的理由看法也大致相同。但是,對馬英九勝選對台灣前途的影響,見解卻南轅北轍。

 我認為,無後顧之憂,又想流名青史,馬英九將更大膽西進,更向中國傾斜,更落入「一中」陷阱,不能自拔。台灣民主前途黑暗,獨立建國前景無望。我也認為民進黨這次敗選,未來四年國民黨將更大權在握,更霸權、霸道。民、國兩黨掌握政經社會資源的差距將更拉大,民進黨要挑戰國民黨、奪回政權,必將更難。

 李教授和孤影同意我的看法。老康不同意,認為我太悲觀。彭百顯在中間,看我對老康火力全開,盡力替老康解說。

 老康一向樂觀,又提出他多年來對台灣前途樂觀看法的「杯子論」:台灣的「杯子」半滿半空,已難能可貴。他要我們不要只看空的半杯,要看滿的半杯。

 老康的看法是,半杯滿了,另外半杯遲早會滿。我的悲觀看法是,這次大選後,不只空的半杯很難添滿,在馬英九未來四年的親中政策下,滿的半杯也會快速流失,台灣杯將空無一物。

 前副總統呂秀蓮是我的好朋友,有人說我是「呂系」(以前有人說我是「康系」)。1979「美麗島」事件,她被關入黑牢,吃盡苦頭。出來後,生病要去美國醫治,並去哈佛大學深造,我曾稍微幫了一忙。她回國競選立委、縣長、副總統,我都大力助選(盧孝治當司機當到現在)。

 2001我回淡江大學客座,呂秀蓮籌組台灣心會,我被拉去當創會理事長,認識很多學界菁英。2002我被阿扁任命為無給職國策顧問,2003呂秀蓮推薦我當有給職國策顧問,我婉拒。2004她又推薦我當國安會諮詢委員,我也婉拒,還被阿扁虧了一頓。

 呂秀蓮是我認識的IQ最高的才女,愛民主,愛台灣,敢作敢為。雖對人有情有義,但EQ不高,愛講話,常得罪人。2000被阿扁提名副總統候選人前,我曾在《自立早報》寫文章,說她絕對是適當人選,但也說她孤傲,不好相處。也被她虧了一頓。

 對另外一位IQ也很高的才女小英,呂秀蓮和我看法不同。所以,這次回台前不讓她知道,選後小英如輸也不想見她。但因孝治透露風聲,讓她知道。她1月17日在長春路的「蓮香」素菜館擺鴻門宴,請來老康、吳榮義、黃天麟、施正鋒、彭百顯、張貴木、盧孝治等老朋友陪吃。

 很高興見到這些老朋友,但我們間有支持、也有反對小英的。面對呂秀蓮,大家心照不宣,卻也心情怪怪的。「蓮香」的素菜好吃,卻吃得有點莫名的苦澀。

 ● 小豬打不贏大怪獸

 在專制國家,成王敗寇是不變的政治定律。在民主國家,成王敗寇雖不再如是鐵板一塊,嚴厲、殘忍,卻也依然存在,也是政治常態。選贏可以找到100個勝的理由,選敗更很容易找到100個敗的理由。選贏可以「我們贏了!」大吹特吹,耐他不得。選輸了,千夫所指,大家罵,也要謙卑接受,更要嚴肅檢討那100個理由,還要強顏微笑,提出反省、革新、重生的理念,向前邁進。

 我同意高雄市長陳菊被推選為民進黨代理主席後說的話:「敗選有一千個理由、一千個原因,只有謙卑檢討,才能從挫敗中成長,縱使黨內有各種聲音,但大方向一致,就是珍惜民進黨,讓台灣更進步。」

 小英敗選當然可以找到100個理由。我的老朋友呂秀蓮就寫了萬言書,《民進黨大選的焦點與盲點》,對小英大批特批。

 我也可以找出一籮筐的理由,但我不要,因為歷史宏觀地看這次總統大選,我認為:小英是這次總統大選民進黨最適當、最有力、最有希望勝選的人選。她已盡了最大努力打這場選戰,打得轟轟烈烈,精彩萬分。

 我認為,小英打敗的主要原因是,這次大選真是一場小豬與怪獸、小孩與巨人的戰爭,不對稱、不平等、不公平、不民主。

 台灣民間流傳的「選舉沒撇步,有錢就有」,很對。國民黨黨產千億,組織龐大,長期深耕基層,經過各種政經社會組織,盤根錯節、上山下海,連接、控制全國各地的樁腳,建構嚴密的鐵票系統,根深蒂固,牢不可破。更有長期黨國不分、動用政府資源的執政優勢、政策買票。還跟大企業、大財團、大富翁、大黑道和黑金形成共存共榮的生命共同體。

 還有,中國過去文攻武嚇無效,這次「九二共識」經濟恐嚇牌大肆運用,最後威脅利誘,搬出王雪紅、張榮發、郭台銘等紅頂大企業家,經濟威脅台灣人,得逞。

 南方朔看到了,我們也看到了、但是,我們都低估了它的殺傷力。「笨蛋!是經濟!」(美國前總統柯林頓的話)的至理名言,我們都忘了。到頭來,阿輝伯、李遠哲還是敵不過王雪紅、張榮發、郭台銘。

 加上被認為普遍存在的買票、甚至作票「奧步」,小英再有10個、甚至100個三個小豬旋風,動員100萬隻小豬,恐怕也打不倒國民黨這個大怪獸。牧羊人大衛(David)打倒巨人(Goliath)的故事,是神話,聽聽就好,不要認真。

 我也來當一下事後諸葛亮。我大膽論斷,這次大選小英是民進黨最佳人選,也選得最好,但沒選上。民進黨目前檯面上的人物,包括四大天王,都比小英差,而且差很大。這次如果是他(她)們和馬英九競選,必輸,而且輸得比小英更慘、更難看。

 ● 該鞠躬下台說再見了

 雖然還是見了很多好朋又,令我滿懷感恩心情返澳。但還是因為選輸,心情不好,沒有見到很多其他好朋友。如我的得意「門生」吳新興,我是他的博士論文考官。他拿到博士後回台,著作等身,學優則仕,當過僑委會副委員長和駐菲律賓代表,表現亮麗。現在他是南台科技大學副校長。

 每次回去新興都請我吃海鮮(他很會吃)。讓他請吃飯,是一大樂趣。這次他也一再吩咐,選完一定去台南吃海鮮。結果還是沒去。同樣理由,婉拒了好幾位朋友的邀宴。

 這些年來,每次回台灣,有兩位我最尊敬、最喜愛的老朋友(沒禮貌,應是前輩、先賢)非見不可。一位是「台灣文豪」鐘老(肇政),另一位是「台灣之父」彭教授。

 2月19日,孝治來台北載我去龍潭,一見鐘老,他沒說話,面露他一貫的慈祥微笑,卻突然舉手伸指成手槍狀。我沒問他所指何人,但心理直接反應是,他要槍殺馬英九。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我心邪惡。鐘老乃慈善老人,絕不會開槍殺人。分別前,他給我一副字,上面是他的蒼勁草書:「達觀」。我仍世俗凡人,達觀不起。

 1月19日,我們去「大江屋」,和幾位朋友祝福鐘老88大壽。鄭文燦謝票百忙中也趕來參加,細說了他的敗選感想。

 日本雪地裡心靈冷卻後回台,和月琴的台大同學見面,上金山下淡海,得到他們的熱情招待。

 2月1日,回苗栗拜訪老友、大文豪李喬,他在故鄉公館一家幽雅的客家菜館請午餐,選敗的立委候選人楊長鎮也來聚會,加上孝治夫妻,我們暢談四小時。李喬比我更悲觀,認為台灣人的心靈已滅絕,非要從整體民族心靈重建不可。

 午飯後,趕去苗栗中學禮堂參加小英的謝票活動。和小英坐在一起,我輕聲問她,「辛苦了?」,他僅回答,「還好吧!」這是我第一次和她見面,唯一說過的一句話。

 選前朋友要安排我和小英見面,我說不要,她太忙了。我說選後再說。選後她輸了,我決定不見她,見面不知說什麼。

 苗栗會場,葉菊蘭介紹小英。還順便介紹我,並不忘虧我一頓,算舊帳,提起約20年前她打長途電話到澳洲要說服我競選苗栗縣長的舊事。那次我們談了近一個小時,他沒法說服我,我沒回去選。

 在苗中禮堂,她要我站起來向同鄉鞠躬致意。我感覺,她在暗虧我,罵我當年沒回去選縣長,苗栗才會長期藍天藍地,這次大選票開得那麼難看。

 回澳前想來想去,以後不再回國投票,也許不再回國,不見彭教授一面,實在不捨。結果還是打電話給彭教授秘書慧蘭小姐,說我請客,請她幫忙安排。

 3月3日,我們在長春路的「雞家莊」吃晚飯,彭教授和慧蘭外,還有李筱峰、范姜提昂及布城老友盧永吉醫師。

 飯吃得心情沈重但友情溫暖。彭教授默默吃飯,話很少,令人感覺無限哀傷。

 他和我看法大致一樣:小英是最佳人選,選得很好。但國民黨資源龐大,奧步太多,這是不公平、不公義的選舉。這次我們輸了,四年後國民黨資源更豐富,中國的經濟恐嚇更有力,民進黨贏的機會將更渺茫。

 我們同意,今後台灣將陷入「一中」統一陷阱更深,更難自拔,台灣的民主前途將更艱難,主權獨立前景更黑暗。

 以後不再回去投票,我當然還會關心台灣,會繼續發聲,支持台灣的民主發展,反對自由民主台灣被專制獨裁中國併吞。

 我將非常懷念那些老朋友,尤其是彭教授和鐘老,希望他們長年百歲,健康、安好,能看到台灣民主鞏固、獨立建國成功的一天。天佑彭教授!天佑鐘老!天佑台灣!

 我沒有阿輝伯「民主先生」說「台灣要交給你們囉!」的資格,我只能向多年來照顧我們無微不致的盛保、新興和孝治說:「台灣要交給你們囉!」(2012.3.3)
 

〔 資料來源: 南方快報 | 引用網址/留言討論

我的最後投票、希望和失望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