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愛之 適足以害之
黃達夫 2012-03-15 00:00:00.0
字級:

讀了《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湯姆.佛里曼「愛台灣」評論,難免不讓我想到幾年前另一位《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保羅.克魯曼讚美台灣全民健保一文。

此兩位作者都是長期關心美國社會的知名評論家。他們看到過去半世紀亞洲的崛起以及美國、歐洲經濟的相對衰退,除了著書,還經常藉著專欄發表他們對全球政、經、社會的觀感,更常針砭美國政策。

然而,我們都知道任何改革在一個民主的社會,都必須面對多方面利益團體之間的衝突與抗爭,改變的困難常令人感到挫折。就如克魯曼主張「全民健保」,但是,在美國,因有其保險制度的歷史包袱,加上在此議題上兩黨的對立,數十年來,一直無法達成共識。所以,克魯曼就利用台灣全民健保近100%的納保率,用美國1/3的費率,卻能提供包山包海的醫療做比較,來貶斥布希政府的健保。令我感到失望的是,閱歷這麼豐富的克魯曼教授,為了推動他自己的agenda,而把健保這麼複雜的議題簡化為幾個簡單數字,全然忽視數字表象後面所隱藏的真相。

吹捧害台疏於改革

台灣的全民健保在政府以威權的手段強制推行後,所引起醫療形態扭曲、醫療風氣淪喪、內外婦兒急診五大皆空、血汗醫院處處等嚴重後遺症的問題。就如開發中國家追求GDP的成長而造成環境的浩劫一般。而最不幸的是,該文讓自我感覺良好的台灣官員,一再引用該文做為政績,及不改革求進步的藉口,而剝奪台灣人民獲得安全醫療的權利。

同樣的,這次佛里曼先生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一項研究,發現擁有天然資源國家的高中生的智能測驗結果,與缺乏自然資源國家的高中生的測驗結果呈反比。也就是說像台灣、香港、新加坡、南韓、日本、以色列等沒有石油、鐵砂、鑽石、黃金等天然資源來賺取外匯的國家,就會發展其人民的天賦與智能來提升它們的競爭力。佛里曼不久前剛出了《我們曾經輝煌》一書,顯然他為今天美國在世界領導地位的逐漸流失及美國數十年來教育改革的推動不力感到焦慮。難怪他想藉著愛台灣這個小小國家的文章來刺激美國人。

然而,關心台灣教育的人都知道,儘管亞洲四小龍藉著教育的普及創造了經濟奇蹟,但是在亞洲文化的傳統思維中,教育只不過是追求功名利祿的手段。亞洲學生在求學的過程中,不斷地經過「考試」與「競爭」的操練追求「標準答案」與「排名」。

這樣的產物善於極有效率地完成劃一制式的工作而在20世紀末創造了亞洲經濟奇蹟。但是,就如評論家詹偉雄所說:「那台灣怎麼只能做代工?」台灣教育制度的產物,不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