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武塔故事》讓靈魂回家
阿洛.卡力亭.巴奇辣 2012-03-28 00:00:00.0
字級:

一個國家政令的開始,大型怪手轟隆作響,蘇花改要經過宜蘭南澳鄉的武塔部落,頓時安靜的小部落,棲息在深處的獸禽鳥畜四散驚恐。

宜蘭縣南澳的武塔部落,是泰雅亞族澤敖列群,馬巴阿拉亞群人組成。歷史上,統治者國家,早已對族人展連串的開壓制與迫害。同治十三年(西元1874年)八月,軍隊進駐南澳北岸,南澳泰雅人以清軍入侵其生活領域,故以出草抵抗。

光緒十六年(西元1890年)二月,劉銘傳派兵討伐,攻入塔壁罕(原東岳村舊部落)等社,焚燒部落,奪獲糧秣、械彈等,南澳泰雅族遭受空前浩劫。

日治時期大正三年(西元1914年),日人在討伐太魯閣群泰雅人之際,也進入南澳地區收銃器,完全控制了南澳群泰雅人。

南澳鄉在歷史上的命運,就從清朝日本到今天,執政者是步步地將其逼向一個絕境。過去是覬覦豐厚的山林樟木,大肆砍伐,今日,又來一個國家改善工程計劃的冠冕程序,實際要對於部落進行土地的扼殺與壓制。

蘇花改-武塔段隧道路線工程計畫,在工程規劃中似乎就像一個包工程一樣的容易,卻要來改變的是那千年文化下的資產與靈魂棲息之處。

此工程即將開挖隧道路段是位於低窪地帶只有一個堤防之隔,低於河床線的武塔部落,若只要歷經颱風或豪雨襲來,不難想像脆弱的河床勢必會造土石崩落,造成的影響實與小林村的案例相去不遠。

而工程又經武塔公墓地層,地層需掏空打通,原因是工程需要最省經費的方式來運作,所以長度、價錢、完工日期的估算早已定案,這刀切得開腸破肚,卻從來不曾跟族人說過一句一語,躺臥在地底的先人們靈魂,就此要原地流亡!飄流四散!

這就是我們的國家,永遠不敗的殖民定律,無遠見、無尊重、無永續的政令執行,只為滿足短程的政治酬庸,假民主的光環下,行殲滅族人生命之實。我們痛心!

蘇花到南澳山區的險峻,不是用一個道路開挖的藍圖即可改善,記得蘇花路段曾經因崩塌遊客受困於深山,當時連國家救援部隊都無法前往,所仰賴即是南澳的山青,這群青年不因為受救援訓練,而是因為他們熟稔地形、瞭解綾線,會觀察土石,知道自然的反撲,更明白大地的法則。遊客獲救之後,國家卻沒有思考到最是跟自然依存的原住民族人,才是我們要學習的;從大自然的角度來看開發案,就可以避免許多的錯誤與傷害。

蘇花改工程開挖武塔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