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以訛傳訛的論述
《壹週刊》566期陳前總統專欄
陳水扁 2012-03-28 00:00:00.0
字級:

  記得二○○五年在一場對歐洲的國際視訊會議,我說李前總統要我改國號,李在位十二年都做不到,我的任期只剩三年,朝小野大的國會結構不可能改變,改國號過不了必須四分之三立委決議這一關,未來三年說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引發獨派對我很大的不諒解,甚至到今天還有人嗆我為什麼反對台獨?二○○六年我廢除國統綱領,二○○七年推動入聯公投,美國前國務卿萊絲去年底出版回憶錄《無上榮耀──我在華府歲月的回憶》,則說我的入聯公投,「意在獨立公投」。 

這些近在眼前的歷史事件,年代不是很久遠,都會有人曲解原意,然後以訛傳訛,不僅造成困擾,也對我不盡公允,現在網際網路這麼發達,記憶一時模糊,應該不難透過查詢加以釐清。
 
第一七七二期《時報周刊》(二月三日~九日出刊),有一篇由林庭瑤報導的文章〈力擋台獨談話 薄瑞光曾惹毛呂秀蓮〉,提到薄瑞光擔任AIT處長時,曾「多次力阻副總統呂秀蓮公開發表刺激對岸的談話,因此得罪呂。陳水扁有一次還開玩笑對薄瑞光說,呂秀蓮最不喜歡的兩個人中,薄瑞光是其中一位。」
 
事實上,我不曾對薄瑞光說過那樣的玩笑話。當年AIT處長薄瑞光、副處長楊甦棣兩人,是對呂副有一些保留意見,但絕對沒有外傳的所謂多次力阻呂副公開發表刺激對岸的談話,因而得罪呂的事。
 
《時報周刊》報導說,「薄瑞光擔任處長時,正逢台灣首次政黨輪替,主張台灣獨立的民進黨上台,台海關係風雨欲來,薄瑞光銜美國政府之命居間協調,讓當時的總統陳水扁在就職時,提出『四不一沒有』的溫和主張,足見薄瑞光的協調功力。」
 
二○○○年五二○就職演說有關「四不一沒有」的承諾,是我親自執筆,並沒有人要我這麼說。美方既沒有下指導棋,薄瑞光也沒有出面溝通。薄瑞光是有來探聽就職演說內容,但我都沒透露任何訊息,只笑說「不會有問題的,可以放心」。「四不一沒有」是後來媒體的加註。其實我早在二○○○年選前的一月三十日,就發表所謂「陳七項」的兩岸政策,「台灣已是主權獨立的國家,沒有宣告獨立或變更國號的問題,也沒有兩國論入憲的問題。」更在當選後就職前的四月十三日,和美國參眾兩院國會議員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