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中國功夫 郝厲害
潘建齊 2012/03/29
字級:

前年,我跟團去中國,去一個新開發的市鎮。我已經忘了地名。

中國地陪一臉炫耀地跟我講:「這塊地,大前年還是一塊塊農地、農舍,你看看,才一、兩年功夫,現在竟然是高樓大廈。 這就是我們政府的效率,你們台灣行嗎?」我謙虛地說:「我們台灣跟你們差遠了,別說兩年,給我們十年,我們台灣政府都辦不起來。」

中國地陪一臉得意,一副祖國就是偉大的模樣,我心裡暗笑,繼續捧他,我說: 「我們台灣不行啦,這麼大規模的土地開發案,光是土地徵收,要弄得每個人服服貼貼,少說也要搞個五六年,基礎建設、交通建設要怎麼規劃,你總要辦個十幾場說明會、公聽會之類的,取得民眾共識,沒一兩年功夫是不成的,你總要聽取人民多方意見,這樣搞下來,等到真的動土都不曉得何時,你們真是太厲害了……。」講到後面,中國地陪臉色就變得有點難看。

接下來幾天行程,安排登上上海高樓層往下眺望,屋頂全部統一,用色、磚瓦均一致,令人驚悚的整齊,地陪敘述著政府如何苦口婆心的勸說,棒子加胡蘿蔔政策要上海人為世博奉獻心力,務求街景一致,我倒覺得那些建物簡直就像樂高積木一樣假到失真。

台灣常有一畫面,一棟棟高樓大廈夾著小平房、小矮房,坐落在都市時,那是美的。它代表我們的氣度和民主奠高了那些小平房,讓它得以與鄰近的摩天大樓平起平坐。

要一致太簡單了,要允許差異成本遠高於那一切。我們會因此多看兩眼,有時還會笑著說:「那好詭異,好好笑喔,真是不搭、不協調。」但請記住,我們是笑著說,因為我們骨子裡都知道,這樣的不搭才是真正的搭。他搭配的是台灣的價值與台灣的民主,那是台灣全體國民的裝置藝術,亦是中國目前還蓋不起的奢侈品。

它們為何不一致,那是一堂民主的野外教學。中國地陪不懂,郝龍斌難道你也不懂嗎?(作者為公務員)

◎ 賴彥甫

作為一種抵抗的力量,事實上,並不只是現場民眾的親身參與,亦應包括新聞媒體。然而,翻開報紙,除了社論外,媒體在此一事件的相關報導上,並無充分關照自身本應有的第四權責,發揮監督政府的積極力量。我並不是說媒體沒有進入現場報導,而是最後產製出來的報導含糊失焦。簡單瀏覽幾篇報導,我們只能看到這又是一樁習以為常、再普通不過的人民與政府之間的對抗事件。許多媒體沒把話說清楚,事件前後脈絡不清,如此一來,又要如何讓民眾瞭解「士林文林苑都市更新爭議案」王家的案例,對你我未來居住權可能造成的深遠影響?如果社會大眾無法透過媒體獲知事件原委,以及這場抗爭的訴求與重點,那麼社會大眾看這些新聞的意義究竟為何?只是冷眼旁觀一場又一場的抗爭事件?

我們要的真相不是人民與政府之間如何仇視彼此和對抗,我們要的是獲知整起事件的來龍去脈:知道建商、政府與都更惡法如何運用種種說詞和手段,強取豪奪人民的私有財產,知道士林王家的處境,知道參與抗爭的人們為何憤怒,知道抗爭所守護的價值為何。或許,媒體若能發揮應有的公共性與公共責任,能聚焦事件問題報導,或許所謂的第四權是遏止當今建商與政府為所欲為的重要力量。(作者為台灣大學地理環境資源研究所碩士生)
 

中國功夫 郝厲害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