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不見轉型正義的媒體改革 第三篇
佛國喬 2012/09/04
字級:



旺中事件的檢討,有人看到皮發癢(旺中好低級),有人看到內有膿(制度出了問題),也有人看出其實是蜂窩性組織炎(台灣所陷的國際政經情勢),不同眼界看到不同層次,叫那些只想塗面速力達姆的人去破皮擠膿,他無法理解,叫那些只想破皮擠膿的人快去開刀手術,他也會莫明其妙。

同樣是九一,香港人知道要反洗腦,是因為他們還沒有被洗腦,台灣不知要反洗腦,是因為已經被洗腦;所以香港人辨識出是蜂窩性組織炎,台灣人大部份人只會喊皮發癢,少部份人摸出膿(所以路線還有走到NCC)。但其實香港與台灣所面臨的症頭是一模一樣的:中國國勢日張,中共分別以政治手段與經濟手段進行其意識型態傳播,一個靠課本(只毒到學童),一個靠媒體大業(毒到所有人)。(謎之音:因為「靠課本」這件事有老K在忙著呢)

請自行回想下列問題:蔡衍明當初如何在國共默契下購下中時?蔡衍明當時如何表明他接手的目的,而之後又是如何屢屢發言美化中共回應該初衷?對於中國地方政府的「置入性行銷」,蔡衍明又是如何捍衛?(連結) 蔡衍明之所以會被挑中,其實都可以視作中國傳媒市場規則的向外擴張:最支持中共政權、最可受中共政權使弄的有錢人就是合作對象;二十世紀時,台灣統媒表現不至如此低級,是畏懼市場制裁,但現在統媒不畏之,是因為背後有中共撐腰、有中國市場特許作為損失的回報;相同的,過去媒體主管還要一點臉,是因為他們一生就在台灣,現在的則可以隨時拍拍屁股走人,到旺旺集團的中國部門任高職去,這現象是不是似曾相識?沒錯,這跟角頭老大與國際殺手眼中有無江湖道義的道理是一樣的…以上種種,應該都是吳介民所言的「中國因素」。(連結)

在寫此文時,傳來台灣壹傳媒可能將被買走的消息(連結),看來中國的在台喉舌又會增一重要生力軍了。當台灣社會只會反低級而不知於要反中共洗腦工程,這種惡耗自會一再發生。



台灣的洗腦程式是如何設定的?只要深究問題而危及國共兩黨地位與聲譽,就會自我閹割;閹割的理由是什麼呢?

一、不要碰藍綠鬥爭、不要落入藍綠二元對立。but,哪一種制度改變不需要檢討到執政黨呢?更實際地看,NCC的成員本來不就全是老K提名的嗎?再回頭看歷史,李扁時代的社運有哪一場在顧忌傷及執政黨的?

二、不要碰統獨。but,連蔡衍明自身都三番兩次演出「中國因素」,大家為何反要掩面不視呢?更何況,講明事實跟統獨立場有何相干呢?難道統派要否認中共在台灣統媒中的角色嗎?國家認同是種個人自由,支持未來台灣被中國併吞的個人政治立場,也的確該被尊重,但為了此目的而去接受當下蔡衍明與中共這種合作模式,把親中(國)搞成親中(共)(連結),我們還是該去批判的。

本文所談論的「中國因素」,其實不一定要鑲進統獨或認同原則裏去看,光是「全世界最大獨裁政權的在台喉舌」這一點就夠了,但如果連談這一點,都要被親K人士視作為統獨激化,那我們的確該想想:是不是台灣的統獨分野,已經同時是支持獨裁與支持民主的分野了?如是如此,我們就不再有理由拒碰統獨了。事實上,中共所支持的在台政權與中共所反對的在台政權,哪一個執政後人權與新聞自由評比皆倒退?從中共的本質看、從國際評價看,答案很清楚啊,統獨問題早已不只是認同問題,還是自由民主價值問題。(連結)

三、這樣參與的人會比較多。but,綠營打選戰要媚俗化,怎連社運也淪陷了?

(媚俗的中華民國就是台灣)

要論九一的歷史定位,不可避免會被拿來與香港的九一作比較:用來檢視中國國勢向外擴散當中,台港反應是有多麼天差地別。至於連林火旺都有資格在九一場合上台發言,那是為此天差地別,下個荒唐的註腳罷了。

我們來想像一下:台灣人與香港人的腦袋互調,那我們會在香港的九一看到什麼場景呢?一來為了避免反中國政府會被貼上「愛香港」的義和團標簽,一來為了不要製造香港人的內部對立(尊重香港內「愛中國」的聲音),所以這場遊行不可把矛頭指向中共,同理,反政府會被簡化為「淪為朝野惡鬥的犧牲品」,所以也萬萬不可罵到特首,那麼…大家就罵到印書商就好,頂多至國民教育的編輯委員,而遊行路線就連結這二者吧;在實現了「千萬不要無限上綱至認同與朝野對峙問題」之後,卻為了某種「立場超然(?)」的虛名,邀請特首的核心策士(如同台灣林火旺的角色)來幫大家精神講話。這樣的遊行可笑嗎?去問問組織台灣九一的「記協」吧。



記者在台灣向來是個爭議的行業,「記協」會鳥鳥的其來有自;另一方面,雖然我得承認有些「前中時」是不錯的記者,這大家都有所肯定,但是,「前中時」這招牌依然是髒的,因為中時二字等於威權體制的幫兇及遺產,這否認不了的,最簡單的:若沒有之前的報紙管制、沒有之前的文化殖民,哪來的解禁後仍有可觀的市佔率?以及一堆文人雅士以投稿大報為榮? 我們最終是要自問:這世上會有人覺得高舉「前攻擊報」(納粹的傳聲筒)而感到驕傲的嗎?這種歷史錯亂只會存在台灣吧;更進一步問,為什麼我們反而無法期待在九一中,看到有人高舉「前自由週刊」(鄭南榕主編)名號走進遊行隊伍?歷史真是諷刺啊,「中時」與「自由週刊」當年的戰鬥已經在九一分出高下了,犧牲生命的失敗,而打壓言論自由、甚至指鄭神經病的那一方卻勝利了。

(這位前中時金惟純就是《商週》的創辦人及發行人)

但鄭南榕會更想不到的是:在一個終於有言論自由的社會裏,台灣的街頭運動竟然開始自我約束,不再向當權者說聲抗議(島內當權者與島外的影武者當權者),作為一位台灣人,我必需誠摯表達對他的愧歉:

「對不起,鄭南榕,您很有勇氣為我們爭取言論自由,但我們卻沒有勇氣使用您留給我們的言論自由。」


延伸閱讀:超克社運專輯(連結)

〔 資料來源: 超克藍綠 | 引用網址/留言討論

不見轉型正義的媒體改革 第三篇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