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選舉奧步
《壹週刊》592期陳總統專欄
陳水扁 2012-09-26 00:00:00.0
字級:

特偵組偵辦宇昌案,經八月的偵查,已在八月十四日以查無不法,還蔡英文清白予以簽結。蔡英文獲悉後表示,執政者為求勝選,傷害台灣生技產業,她毫無欣慰之情,希望負面的選舉奧步不再發生。

我注意到民間司改會執行長林峰正八月十八日在《蘋果》論壇,有一篇文章〈這是鋁棒對木棒的不公平選戰〉指出,宇昌案特偵組若在當時選擇按兵不動,豈不又會落入「法律假期」之譏。倘特偵組依法行事,認真獨立客觀辦案,偵辦宇昌案引起的非議,就好像不可避免。只是檢察界似乎也有另一種辦案潛規則,那就是在選舉期間,遇有政治人物互相指控,除非證據可能立即流失,盡量選擇低調處理。如此作法繫於個人的選擇或判斷,不是法治國家應有之思維,他建議能否研提在總統大選日之前暫停對所有候選人的刑事偵查,一切等到投票後,再來進行的相關立法。

制度的建立固然重要,但徒法不足以自行。我認為檢調司法的政治中立,謙抑自制比法條重要,二○○○年總統大選沒有特偵組,但台北地檢署檢察官卻做到了。當時藍營透過黨籍立委楊吉雄對宋楚瑜引爆「興票案」,利用無黨籍議員林瑞圖猛攻我的「彩票案」,在我當選後,才知道大選期間亦曾動用國家機器施壓台北地檢署,要求在選前先約談宋楚瑜及我,企圖影響選情,遭檢察長拒絕。甚至彩票案還發生某位治安首長出身的閣員,指示刑事局做不利我的不實筆跡鑑定,被刑事局高層否決。興票案在選後,台北地檢署二次為不起訴處分;彩票案經我提告九年後,始由最高法院將冒充我筆跡的人判決有罪確定。

宇昌案是二○○八年以前的舊案,如有弊端,馬政府早已揭發。直到二○一二年雙英之戰,二人的民調仍在伯仲之間,選情緊繃的最後階段,馬陣營終於祭出宇昌案直指蔡英文涉及貪腐,並由黨政高層變造關鍵文書日期,交給特定媒體爆料,還以鋪天蓋地方法,大肆刊登廣告,構陷蔡英文於罪。等到選舉的政治目的已達,再一筆勾銷船過水無痕。

去年九月我在阿扁札記〈蔡英文的機會與挑戰〉就提醒,「金跟班」干擾選戰事小,接下來的抹黑汙衊才惡質。面對「台灣卡爾.羅夫Karl Rove」最後階段的政治抹黑,人格謀殺伎倆,如何不怯儒,而勇於迎戰,克敵致勝,方為選戰勝負關鍵。果不其然,蔡英文副手的農舍案先端出檯面,由於因應無方,結果賠了夫人又折兵,接著就是惡意攻擊蔡英文的宇昌案。

記得蔡英文在第二次總統電視辯論前夕,就宇昌案親上火線反擊。她說:「全世界真的沒有看過哪一個民主國家的執政者,會為了保衛政權來打擊對手,為了勝選可以不擇手段使用負面選舉,對其他的候選人進行人格謀殺。」蔡英文不會不懂著名的「水門案」正是美國總統尼克森為了保衛政權使出的選舉奧步。「政治黑手」卡爾.羅夫曾幫二位布希總統搞負面選舉,他講過:「惡劣的選舉手段是有的,誰有實力,誰掌握了醜化對手,替自己的謊言大肆宣傳的特權。」

美國是全世界民主國家的老大哥,二百多年的民主選舉經驗,即使已經進入二十一世紀,總統大選的負面奧步還是層出不窮,遑論仍為民主選舉小老弟的台灣。在台灣某些陣營不只「不賄選,不會選」,更是不抹黑,也不會選。選舉奧步,宇昌案不是第一件,也不會是最後一件。

宋楚瑜的興票案是典型的選舉奧步,有關宋以人頭匯款三億八千萬元給在美國的孩子等,也有買房子,正是當年執政者利用國家機器拿出來的「黑資料」,第一時間還想借刀殺人,要交給我爆料,我沒有中計,連戰陣營才自行引爆。

興票案發生在選前三個月,一時之間重挫宋楚瑜的清廉形象,連帶選情也受了影響,原本遙遙領先的優勢不再,但並沒有為連戰的低迷選情帶來太大助益。興票案打了一個月就息鼓休兵,宋楚瑜民調再度領先,二○○○年一月十五日《中時》民調公布,宋二六%、我二二%、連一九%。選前最後民調T台的數字,我二六%、連二五%、宋二四%,投票結果我贏宋二.五%,連大輸一六%。為了二○○四年奪回政權,國親合、連宋配,興票案不再提及,提存的二億四千萬元也從國民黨的錢變成宋楚瑜的選舉錢而可以取回。都拜「選舉萬歲」之所賜,只有政治利益,沒有是非公益;選戰對手變夥伴同志,選舉奧步改踢正步。

蔡英文對黨政司法和統媒聯手藉由宇昌案所做的人格謀殺,一定義憤填膺。為了勝選可以不擇手段,什麼理性溫和、君子之爭的高格調選舉,只是理想國的標語口號,是不存在於現實的政治生態。小英可以做到選舉不抹黑,對手可一點都不客氣。瞎掰杜撰,無限上綱,沒有法律責任也有道德瑕疵,而道德爭議馬上成為十惡不赦的貪腐犯罪。扁案如此,宇昌案亦不例外!

劉憶如說她對宇昌案的調查,是當時閣揆吳敦義的口頭指示。劉憶如在記者會提出的英文文件,把日期註記為二○○七年三月三十一日,是在蔡英文還在副院長任內,那是可以讓蔡英文一槍斃命的。幸經陳良博提出內部文件證明他寄給國發基金副執行長的日期是在蔡英文卸任副院長之後的八月二十一日。劉憶如在謊言被戳破後辯稱「日期出錯不是什麼嚴重的事」,吳效義更矯飾說「三月與八月沒有差別」。三月會死定,八月則沒事簽結,怎麼會沒有差別呢?

劉憶如在記者會證實包括宇昌案等三案的卷宗資料都已被檢調拿走,不是「搜索」。特偵組發言人說是「保全證據」。檢察總長黃世銘則坦承這是依法的「開始偵查」。有意無意暗指蔡英文是否涉及貪瀆不法,特偵組已查扣卷宗資料並展開偵查,留下不少的想像空間,影響選情莫此為甚。選後還蔡英文和生技業者清白,均無法彌補已造成的損失與傷害。

要國民黨陣營放棄負面選舉,不再有選舉奧步,那是不可能的天真幻想。正如北京當局接受台灣或中華民國是主權國家,同意二千三百萬人民公投法定台灣的未來,完全是緣木求魚一樣。

面對選舉抹黑,我最有經驗,如何讓選舉奧步影響不了選舉結果,需要真本事。二○一六年,選舉奧步還是會來,蘇蔡準備好了沒?

〔 資料來源: 鯨魚網站

選舉奧步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追思台灣草地狀元笨湖仙

(2017-03-22 00:00:00.0)

選舉奧步

(2012-09-26 00:00:00.0)

駐美代表不是唐飛派任

(2012-09-19 00:00:00.0)

阿母的目屎

(2012-09-12 00:00:00.0)

世事難料

(2012-09-05 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