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選舉奧步
《壹週刊》592期陳總統專欄
陳水扁 2012-09-26 00:00:00.0
字級:

特偵組偵辦宇昌案,經八月的偵查,已在八月十四日以查無不法,還蔡英文清白予以簽結。蔡英文獲悉後表示,執政者為求勝選,傷害台灣生技產業,她毫無欣慰之情,希望負面的選舉奧步不再發生。

我注意到民間司改會執行長林峰正八月十八日在《蘋果》論壇,有一篇文章〈這是鋁棒對木棒的不公平選戰〉指出,宇昌案特偵組若在當時選擇按兵不動,豈不又會落入「法律假期」之譏。倘特偵組依法行事,認真獨立客觀辦案,偵辦宇昌案引起的非議,就好像不可避免。只是檢察界似乎也有另一種辦案潛規則,那就是在選舉期間,遇有政治人物互相指控,除非證據可能立即流失,盡量選擇低調處理。如此作法繫於個人的選擇或判斷,不是法治國家應有之思維,他建議能否研提在總統大選日之前暫停對所有候選人的刑事偵查,一切等到投票後,再來進行的相關立法。

制度的建立固然重要,但徒法不足以自行。我認為檢調司法的政治中立,謙抑自制比法條重要,二○○○年總統大選沒有特偵組,但台北地檢署檢察官卻做到了。當時藍營透過黨籍立委楊吉雄對宋楚瑜引爆「興票案」,利用無黨籍議員林瑞圖猛攻我的「彩票案」,在我當選後,才知道大選期間亦曾動用國家機器施壓台北地檢署,要求在選前先約談宋楚瑜及我,企圖影響選情,遭檢察長拒絕。甚至彩票案還發生某位治安首長出身的閣員,指示刑事局做不利我的不實筆跡鑑定,被刑事局高層否決。興票案在選後,台北地檢署二次為不起訴處分;彩票案經我提告九年後,始由最高法院將冒充我筆跡的人判決有罪確定。

宇昌案是二○○八年以前的舊案,如有弊端,馬政府早已揭發。直到二○一二年雙英之戰,二人的民調仍在伯仲之間,選情緊繃的最後階段,馬陣營終於祭出宇昌案直指蔡英文涉及貪腐,並由黨政高層變造關鍵文書日期,交給特定媒體爆料,還以鋪天蓋地方法,大肆刊登廣告,構陷蔡英文於罪。等到選舉的政治目的已達,再一筆勾銷船過水無痕。

去年九月我在阿扁札記〈蔡英文的機會與挑戰〉就提醒,「金跟班」干擾選戰事小,接下來的抹黑汙衊才惡質。面對「台灣卡爾.羅夫Karl Rove」最後階段的政治抹黑,人格謀殺伎倆,如何不怯儒,而勇於迎戰,克敵致勝,方為選戰勝負關鍵。果不其然,蔡英文副手的農舍案先端出檯面,由於因應無方,結果賠了夫人又折兵,接著就是惡意攻擊蔡英文的宇昌案。

記得蔡英文在第二次總統電視辯論前夕,就宇昌案親上火線反擊。她說:「全世界真的沒有看過哪一個民主國家的執政者,會為了保衛政權來打擊對手,為了勝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