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從姚人多風波談台獨的新操作法
佛國喬 2013/04/30
字級:


 
要討論姚人多教授(下簡稱姚)這次的風波,要先了解他是不滿《中國時報》的新聞下標(連結):「小英幕僚姚人多:台獨建國已沒市場」,其實原本的談話是這樣的:「我認為台獨、建國等口號已經失去市場,…說服台灣大多數人民是支持這條路線,這個時代已經過去了。」 這些話跟姚在2010年的談話(連結 評論)是接近的:「『台獨』這條路線也已經走不通。…我們必須找一個『不叫台獨的台獨』!」姚事後的澄清文(見第一連結)中,則更加明確描繪他口中的台獨:「過去這種『逢中必反,逢扁必挺』的台獨建國論述已經與現在的選民結構脫節。」
 
我這裏先簡略為其日前的澄清文作個200字摘要:姚所說的「台獨不再有號召力」,指的是台獨建國論述,目前這論述以「逢中必反、逢扁必挺」作為主軸;這次批評他的人,「均」屬此類,這些人的看法是沒市場的。他並且主張為同時考慮主權、人權、賺錢、尊嚴,應以「兩岸建交論」作民進黨的新中國論述,其中以中華民國為國名去建交(需先擺脫「逢中必反」者的糾纏),讓國民黨難以反對,至於中共會不會接受呢?他自承這也許是個天真的想法吧。另外他補充,台獨必需把中國民主與人權納進工作進程中,民進黨應勇於面對此時代任務。
 
我相當同意姚教授所說的「逢中必反、逢扁必挺」沒有勝選市場,同意民進黨必需在意中國民主與人權,同意中國論述必需同時顧及主權、人權、賺錢、尊嚴。但是,除此之外,他的說法均讓我十分驚訝:現在的台獨路線是以「逢中必反、逢扁必挺」作為主軸嗎?批評他的人之間,林濁水(連結)算是最知名的,他也能算進去這類的獨派嗎?另外,既然明知中共會反對,那「兩岸建交論」為何能達成同時顧及主權、人權、賺錢、尊嚴的使命呢?
 

 
帶著天真味的《姚氏特點》
 
姚從2010到2013這兩年半來,論點有高度一致性,一場選戰大敗似乎無法絲毫更動他的思維,這令人驚訝,比較他這些言談,可以突顯出一個不變的姚氏特點,這是在其他各式各樣獨派間很難見到的:期盼民進黨所提出的中國論述,是可以聯合國民黨去對抗中共。所以,這論述必需是國民黨會支持、至少難以反對。2010他說:「我覺得作為一個正常國家,我們應該跟國民黨聯合起來抵抗共產黨。」2013他說:「民進黨應該在這個時刻勇敢的提出要跟中國建交的論述。…國民黨無法反對這種說法。」
 
這樣的「兩黨共識說」,必然是催生蔡英文2012「台灣就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就是台灣」的基礎,國民黨的確無需去挑戰小英這樣的說法,事實上,他們還表示歡迎民進黨跟隨(連結),我要是國民黨的幕僚,看到民進黨處處跟隨,的確是睡覺都會笑。
 

 
姚自承他的「兩岸建交論」是天真的,其實以上這個姚氏特點也是天真的。選戰之中,選民想知道的是兩黨的市場區隔,並聽聽各自的辯護,但民進黨卻忙著在找哪裏是與國民黨一樣,這除了拱手讓出自辯的機會外,還得調整自己的選戰主軸,去向國民黨的論述依靠,而後者這個行動,即是間接在強化國民黨論述的說服力,姚氏特點所引導的選戰打法,當然必敗無疑。
 
至於「兩岸建交論」的天真,的確是天真到難以說服選民,以荷蘭為例,1579年取得實質獨立,1649西班牙才肯跟他建交,建交必在獨立之後,直接提出兩岸建交是想一步登天,好似談台灣外交政策時,直接搬出「世界和平」當答案,有點選美小姐化了。但是,這裏必需更加提醒:「兩岸建交論」的想法必然會加強中國強加於台灣的外部合法性(連結),削弱台灣人抵抗中共野心的意志,最終是間接鼓勵了選民投票國民黨,因為目前該黨獨攬了對中官方交往的正當性,這是建立在中共特意操作上。(大腸這一篇文章有推論「建交說」終會帶給民進黨滿面豆花)
 
我在另一篇fb的留言(連結)也說明了,面對中共的特意杯葛,民進黨已無其他選擇了,它必需自持是中共的反對黨,它必需在選戰中把中共視為對手,民進黨必需重拾黨外的異議風骨,帶領台灣社會敢於向中共說不。
 
2012民進黨之所以會大敗,原因可以推到之前的數年,台灣沒有任何一個主要政黨敢去質疑或挑戰中國的外部合法性,致使之在了無抵抗的情況下,於民心之間不斷膨脹、不斷巨大,民進黨的懦弱終是自嚐了惡果。
 
(阿扁:「這次的風波,難道又是我阿扁錯了嗎?」)

「逢中必反、逢扁必挺」?
 
台灣的確有人是「逢中必反、逢扁必挺」(請勿與挺扁的人權搞混),儘管其比例是極低、勢力是極微,但統媒卻已成功地編造此籠統化標籤來攻擊整體獨派,不僅可以讓外部看不清台獨內部的層次豐富(連結)、支持度(連結),也可以制約獨派的人不敢外顯是獨派,縮限台灣國家正常化運動的正當性;姚在澄清文中將台獨建國與「逢中必反、逢扁必挺」劃上等號的作法,是為暫求於風波脫身,而無意識中落入與統媒相同的操作手法,不僅自己屈就該戰術,還無可避免地拿該戰術來傷害台獨形象。

打個比喻,追求國格自主性,在精神上或可比擬為追求性自主,一位自允為追求性自主的人,到了宗教集會裏,不僅不對「教長」所強加的嚴格性道德規範提出異議,還拿同一套標準去譴責村子裏婚外情泛濫(其實有但不泛濫),誤以為這樣表態可以在下次選村長時騙到保守選票,但「教長」永遠只會支持其底下的教士當村長,保守村民也是,而且經此主角表態,村子的保守氣氛會更加嚴峻,選票更難他移。
 
這樣的自傷風氣其實在綠營行之有年,姚之前還有一排長串名單,但姚比之前的人爭議在於:在這兩屆的總統大選中,他個人均非常地接近綠營的權力核心(連結),相反地,傳統獨派(當然不到「逢中必反、逢扁必挺」的地步,這種標籤是抹黑)是如此地低身配合,連「台灣就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就是台灣」都可以出面歌頌一番(連結)。二者的權力關係是如此地不平等,但有權力的人一旦自己搞失敗,不進行論述層次的反思,不想想自己「不叫台獨的台獨」(如果曾經在選戰中有提出的話)為何還是沒市場,反而拿低聲下氣、委屈求全的人來祭旗,甚至預告2016的失敗就是這些人不進步。試問,這是有權力者該有的態度嗎?
 
我們必需承認,部份傳統獨派的論述方式的確是不進步的、難以憾動人心,但民進黨作為綠營的大權在握者,如果永遠可以拿這些人當作敗戰的戰犯,甚至戰未開打就先儲備好戰犯,那其本身是不可能從自我批判中漸取進步的
 

 
台獨新操作法:統獨是動力而非兩個端點
 
台灣社會已經漸漸有一個共識了:在短期之內,台灣並不會被中共所武力併吞,也沒有宣佈正名制憲的國際情勢。講個比喻,統獨之間有一百格,統是零分、獨是一百分,大家均只是能在20到80分之間位移。所謂的統獨主張只能被視為動力的拉址,往20分走去,或往80分走去;總之,真相是大家均只能處於「維持不統不獨的現狀」(所謂的「統獨是假議題」/端點觀),只是這「現狀」不斷地在豐富的光譜之間滑動,「現狀」從沒有固定過;我每天一覺醒來,打開網路看台灣新聞,都會覺得今日的「維持現狀」與昨日的「維持現狀」又不一樣了(所謂的「統獨不是假議題」/動力觀)。
 
民進黨應該跟大家說明的是:現況已經下降到30分了,以致於民主、主權、正義與國家安全都已經處處顯露危機,於是我們必需以哪些政策,將分數提高。而這些政策的提出,必然會有「台獨」、「反中」、「(對中)鎖國」的色彩,於是民進黨要去解釋適度的「台獨」、「反中」、「(對中)鎖國」的必要、要去說服過去反台獨的人必需在目前嚴峻情勢轉而支持台獨。

不敢對「台獨」、「反中」、「(對中)鎖國」這些標籤進行正面辯護,甚至加強這些標籤負面化的正當性,永遠只會討到敗戰,因為不論民進黨如何調整,國民黨永遠會站在其「較不台獨」、「較不反中」、「較不(對中)鎖國」的那一側。姚現下拿來反擊那些批評他的人的武器,不多久就會由國民黨拿來攻擊民進黨(連結)。
 
「不叫台獨的台獨」看似是必要的,但台獨的對手絕沒有這麼笨,國民黨永遠會出來戳破真相、中共永遠會罵說「這是搞台獨」(2012的大選不就是這樣嗎?),難道屆時民進黨還要出來否認這是台獨嗎? 拿「(動力觀的)台獨」去正面迎戰吧,本身先不要那麼簡單化地看待它的複雜內涵,並且還要有能力向大眾說明台獨動力作為台灣在統獨光譜位移中之的價值,這是條沒有選擇的路,也是勝選的唯一道路。

迴避、順從、姑息「教長」的作戰態度,永遠是不可選贏國民黨的,「教長」這裏指的是統媒對台獨的見解、指的是國民黨的中華民國觀、指的是中國對台的外部合法性;也希望這些苦口婆心,姚人多教授在2016的輔選時能多少參考一下。

延伸閱讀:賴怡忠對姚人多澄清稿的評論 (連結)

〔 資料來源: 超克藍綠 | 引用網址/留言討論

從姚人多風波談台獨的新操作法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