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憶起陳定南與王永慶的六輕石化大戰
李知了 2014/08/10
字級:

 高雄石化氣爆,疑似李長榮化工的丙烯管線漏氣,造成高雄市多處爆炸導致傷亡與財產損失慘重,台灣石化安全再度引起國人注意。長年以來,發生在新竹、 高雄與雲林六輕等地的石化工安與污染事件,屢次佔領新聞版面;但是,此次爆炸威力的衝擊與畫面的震撼,才引起國人對石化安全的重視。


不可否認,在現階段與可預見的未來,石化產業在台灣的經濟與工業發展依然佔有舉足輕重之地。環境保護與經濟發展需要兼顧,這是我們所認同的基本價值,但是石化業的工安與環保問題,從台灣的歷次工安事件來說,顯然是業者的良心問題以及政府的督導問題。

談到石化,不免談到台塑六輕(第六套輕油裂解廠)。六輕是全球最大的單一石化園區,它的興建過程充滿「挫折」,直到雲林伸出歡迎的雙手。然而,六輕在雲林 造成的問題,也是有目共睹,不僅工安問題頻傳,污染環境與影響附近居民的健康問題也層出不窮,最重要地,台塑當年的承諾幾乎都跳票。

 

(被坊間戲稱山老鼠的王永慶與陳定南於1987年就六輕公開在電視上辯論。王永慶在辯論中,自稱做得到的,在雲林六輕證明根本做不到。圖:Youtube

陳定南在電視辯論中預見未來

1986年,經濟部同意台塑投資六輕後,台塑考慮過落腳桃園觀音、屏東等地,最後擇定宜蘭利澤。不過,宜蘭縣長陳定南反對到底,甚至在1987年12月9日針對六輕與王永慶公開在電視上辯論(電視辯論影片連結)。

在電視辯論中,陳定南闡明反對六輕的主要理由有三點:一、六輕屬於高污染石化業,與宜蘭縣的發展角色有衝突,根據經建會的綜合開發計畫,宜蘭為糧食基地,除農業外,應發展觀光及輕工業。二、宜蘭地形封閉,污染空氣不易擴散。三、宜蘭產業結構特殊,漁業及養殖業佔全縣生產額一半以上。

辯論會中,王永慶說台塑在宜蘭可以做到百分之百的污染防制,甚至比家中廚房還乾淨,並拿出台塑在美國德州的美麗照片佐證。陳定南則反駁說,那幾張照片只是披了美麗的外衣,事實上污染情形嚴重。陳定南認為並非所有的石化業都有污染,但是(六輕)上游石化業卻是重污染。陳定南批評台塑建廠前承諾都可推翻,對建廠後的承諾,教人如何相信?

無視於宜蘭縣長陳定南堅決的反對意識,台塑依然對宜蘭不死心,而且以去廈門投資石化的「海滄計畫」威脅政府,國民黨政府則是配合台塑,不斷對宜蘭人施壓。例如,行政院長郝柏村在1990年8月指示以「檢肅流氓條例」對付環保、工運、農運人士,確保核四、六輕可以順利推動。1990年9月1日,各縣市警察局接獲傳真指令,新一波掃黑行動「迅雷專案」就是清查習慣性參與包含農、工運、環保等運動人士,若有符合「檢肅流氓條例」者,他們一旦行動就立即逮捕。1991年,郝柏村更以北宜高速公路要脅宜蘭人接受六輕,行政院直接刪除1992年的60億元北宜高速公路預算。

因為台塑不死心,陳定南在 1990年12月5日親筆致函王永慶,他在信中批評,台塑利用「中國牌」(即海滄計畫)對政府予與予求。陳定南也批評王永慶自誇的德州廠污染防制,陳定南 指出,台塑德州廠獲得美國三冠王,亦即(一)德州有史以來最高的水污染罰款、(二)美國聯邦有史以來最高的空氣污染罰款、(三)德州環保團體封為「世界級 的環境惡徒」。陳定南在信中強調,在宜蘭像他這樣反六輕的很多;他說,六輕不是「你我」之爭,而是台塑向法律與政府威信的挑戰。

 

(這一張昔日陳定南擔任宜蘭縣長時勘災照片,讓許多人想起他的執政風範。圖:自由時報


雲林麥寮六輕實現陳定南預言

如今,台塑六輕在雲林麥寮1994年動工,1998年第一期完工後開始運轉的「成果」,的確落實了陳定南的預言。

六輕目前工安事故頻傳,周遭的農漁業受傷嚴重,更嚴重的當然還有周遭居民的健康問題。2009 年,台大教授詹長權的研究顯示,六輕與癌症顯著相關,雲林縣是所得最低,但罹癌最高的縣市。不過,馬政府則是護航六輕,環保署長沈世宏在2010年11月 說,六輕存在十年,雲林人壽命都增長,每人的生命增加200多天。然而,同時期,台灣人平均壽命增加了2.64年(964天),兩者差距有4倍多。馬政府 的環保署長不為環保講話,卻利用數據扭曲事實護航財團,台灣環保可悲至此。

此外,陳定南曾經抨擊 「台塑建廠前推翻承諾,建廠後又怎會遵守承諾」也是先見之明。台塑的六輕毀諾連連,令在地人最為不滿的就是撕毀隔離水道距離的承諾,當時更嗆當地人若不縮 短水道,就不履行回饋承諾。至於這些承諾,就是台塑在1993年承諾在麥寮附近興建長庚醫院(45.5公頃)、醫護社區(49.8公頃),護專、安養社區 (45公頃)、購物中心、客運中心、休閒樂園區等等。結果,這些承諾根本一一跳票。雲林長庚醫院雖然在鄉親10幾年的罵聲後,終於在2006年動工,聲稱 會提供500多張病床。但是2009年落成後,卻只有135張病床,開發面積也只有4.95公頃。至於其他的承諾呢?根本連個鬼影都沒有。

當年,陳定南曾說:「如果我同意台塑,我會是宜蘭的千古罪人」。如今回想,在1991年8月「代表」雲林人歡迎六輕,前往台北與台塑晤談的雲林縣長廖泉裕、議長張榮味、國民黨縣黨部主委薛正直、麥寮鄉長林松村這些國民黨要員,究竟是台塑的恩人還是雲林的恩人?

 

(這是陳定南在1990年致函王永慶的公開信。圖:網路

憶起陳定南與王永慶的六輕石化大戰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