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資料庫
心存善念,盡力而為--柯P演講全文
柯文哲客家後援會成立演說
賴漢生、呂秋美 2014-10-30 00:00:00.0
字級:

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客家後援會成立演說
2014年10月5日上午
台北市議會B1禮堂
紀錄:賴漢生、呂秋美

2014年10月6日 - 上傳者:Bulam Yang

.

今天站在這裡,非常感謝大家的支持。

對我來講,人生都是意外!我本來在台大當醫生,莫名其妙變成台北市長候選人。

當然這場選戰打到今天,它的過程非常精彩,已經是台灣歷史上的一場奇蹟,從一個人出發,竟然打到現在,還贏對手民調超過10%以上,這個也可以算是台灣歷史上的一場奇蹟了!當然最後是否會贏也不曉得,不過我們就是繼續努力啦!

打到這裡,其實我內心只有兩個原則:「心存善念,盡力而為」。

什麼叫做「心存善念」?就是在心中想著「台灣因為有我,可以變得更好」這樣就好。另外就是「盡力去做」,因為畢竟對手的錢至少是我們的十倍以上,不過就是盡力去做,所以「心存善念,盡力而為」。

我為什麼對「心存善念」有特別的感觸?在一個月前,我們競選活動開始展開,有一次電台的節目主持人跟我說:「我們要辦聽友會,幫你支持,請你來講一下話。」那天我去了,一到場就有人送花,我問她:「為什麼?」她說她妹妹三年前從碧潭吊橋跳水自殺,送到台北某醫院,因為肺部積水,血氧濃度很低,那家醫院醫師跟她說:「對不起,大概不會活了。」姊姊不放棄,請救護車硬送到台大。到了台大,幾分鐘之內就幫妹妹裝上葉克膜,救回來。現在她妹妹住在美國,沒有辦法參加聽友會,聽說我那天會去參加,就交待姊姊送花來。

我抱著那束花走下台,坐在第一排,台上就開始表演跳舞。跳完以後,有個跳舞女生穿著低胸,短褲,就衝下來說:「柯醫師,我是小薇,你認識我嗎?」我旁邊的助理,每個臉色都青筍筍的,大家想說:「完了!完了!柯醫師在外面幹了什麼事情?以為人家要來討奶粉錢…」我看那女生的臉,一時想不起來,但是因為衣服穿得很低,一看到那個傷口就突然想起來了,對!對!對!七年前她因為猛爆性心肌炎,CPR四小時,強心劑打了一百支,葉克膜裝了九天,九天以後,心臟加腎臟移植。我很難想像,七年前接受心臟跟腎臟移植的小姐,七年後在舞台上跳舞跳得這樣High !

第二天,水噹噹打擊樂團「柯P」後援會成立,樂隊指揮帶著太太和五歲兒子來,也是要送花。我覺得奇怪,問他為什麼送花?他說他太太五年前生這個孩子,一生完肝臟大量壞死,黃疸指數達五十幾,醫生叫他準備後事,大概救不回來了。小孩剛出生,先生一定不放棄,就轉到台大醫院,幫她把血漿交換,也救回來了。

我後來發現,我們在救人的時候,並不會考慮他是什麼身分,我們就是盡量去救而已。

更重要的,後來發現,不是只有被救活的病人會感謝我,有時候連沒有救活的也在感謝我。土木技師工程學會理事長辦了一個餐會,邀請我去。我正在講話的時候,有一個中年婦女衝上來:「我是泛藍的,我有話要講。」心想說:是要來踢館的?她說:「我要投給柯文哲!」她說他爸爸十幾年前在台大醫院開刀,住外科加護病房。全台灣的加護病房外面都有家屬休息室,只有台大沒有,因為台大的地太貴了,所以台大加護病房外面只有幾個椅子給家屬坐而已,沒有家屬休息室,一般的醫院外面都有床給家屬睡覺。我的辦公室就在加護病房外面,晚上十一點多要下班的時候,我看到她坐在椅子上,我跟她說:「我辦公室有個躺椅可以借給妳睡吧!不要坐著睡,躺著睡比較舒服,明天早上要走的時候,記得把門關上就好。」你會記得十幾年前,你借給人家一張躺椅?不可能!可是我發現,那個人十幾年沒有忘記。

同一天、同一個場合,又有一個中年婦女上來說:「我也是泛藍的,我也要投給柯文哲。」她說她爸爸二十年前在台大醫院開刀,住進外科加護病房。她說她送紅包給我,但是我沒有收,還跟她說:「你不用送啦,我一定會好好照顧。」最後她爸爸還是死在台大醫院,住在加護病房的時候,我對她們家屬都很好,會好好解釋給她們聽。

我們活在世界上,我們對人家好,人家是不是一定對我們好?答案是:「不一定」!但是99.5%是肯定的,而我們活在世界上,不需要為了0.5%的人,去忘記99.5%的人。

我們以前曾經幫助過別人,想一想是對的,其實醫生幫助別人就幫助別人,並不需要掛在嘴上,因為就算他不感謝你,其他人還是感謝你。其實我出來競選到現在為止,胡志強從來沒有講過我。所以我們對人家好,人家是不是對我們好?答案是不一定,但99.5%的人是會的。所以人活在世界上,不應該為了0.5%的人,忘記99.5的人。所以說「心存善念,盡力而為」,就是盡力去做就好。

(客家政見)

今天來這裡,這裡是客家後援會,還是要講一下「客家政策」。

在生態學上,台灣是個多元生態的島嶼。台灣是三(千)萬年前從海底下浮上來的,表面上看起來很新,在很久很久以前,台灣和大陸是連在一塊的,在冰河時代,等冰退了,才出現台灣海峽。所以台灣在生態學上很有趣,它是很新的島嶼,卻又跟舊大陸相連,因此生態非常繁複。

從海洋到海拔三千公尺以上,十幾公里的範圍內就可以到達,全世界沒有幾個地方,台灣就是其中一個。從嘉義海邊到阿里山,它的直線距離沒有多遠。台灣處在溫帶和熱帶交會的地方,它的生態非常複雜,所以說台灣是個「多元生態的島嶼」。

從另一方面來看,台灣也是一個「多元文化的社會」。 從原住民開始,經過西方列強、西班牙、荷蘭、鄭成功、滿清、日本、最後國民黨,台灣在文化上面是個多元文化的社會。

台灣本身是個多元文化的社會,是個移民的社會。我們現在的小孩子,聽說七分之一是新住民生的。所以,台灣本身是個多元文化的社會,那台北市又是一個多元文化的城市。大年初一、初二台北市人口少掉一半,所以台北不是台北的台北,它是台灣的台北,台灣是移民的社會,台北是移民的城市。

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那客家文化就是裡面的一部分,客家文化的存在會豐富整個台灣的多元文化,這是「同心圓」的歷史觀。從這個角度來看,如何發揚客家文化,讓它變成台灣文化很深厚的一部分,豐富整個台灣的文化,這是我對客家文化基本概念。

最近一個禮拜最熱門的新聞就是-香港佔中。其實四個華人社會,中國是沒有自由沒有民主,台灣是有民主有自由,但是都不完全,香港有自由沒有民主,新加坡有民主沒有自由。台灣雖然有民主自由,不是非常令人滿意,但相對於整個華人世界來講,它算是比較好的地方。

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客家文化不應當只限制在台灣或台北市的客家文化,我們要把它變成全世界客家文化最先進的地方。

沒有文化是不行的,這就是中國大陸在發展流行歌曲,怎麼唱都輸給台灣,因為他們心中有個「警總」,所以不太容易寫出好的流行歌曲。所以要讓台北市成為全世界客家文化的中心,客家文化的前線,全世界客家文化的首都,這才是我們要去思考的,也是客家團體要去思考的。

我們有多元文化的概念,我們有放眼全世界的概念,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概念,叫做「社區營造」。

什麼是「社區營造」?政府跟民間怎麼區分呢?政府只有做民間「不敢做」、「不想做」、「不能做」的,才由政府做。如果民間可以做得更好的,其實不需要政府做。

比方說「義民祭」,台北市政府接起來辦幹什麼?給客家社團去辦,政府「付錢就好」。由台北市政府辦的結果,既然市長是出錢,他是老大,所以接下來辦的人只要討好市長、討好市政府就好了。如果我們放手由民間社團來做,他是對歷史負責,他是在拼面子,他一定會做得更好。

如果我當台北市長的話,義民祭不會由台北市政府主辦,台北市政府只「出錢就好」,不要自己去想東想西,不要老是自己當主辦人,搞到最後都變成「內線交易」。

也是因為這種思想,「開放政府,全民參與」,這是我的基本政治思考。我以前也講過,我將來的局處首長不是台北市長一個人來決定。台北市政府客家委員會的主任委員,我們一定會成立一個遴選委員會,由客家團體裡面挑選一個,你們認為對推動客家文化最有執行力的人,來當台北市政府的一級主管-客家委員會的主任委員,這是我在這邊要跟大家宣布的。

如果由民間的力量來推動客家文化,那下一個問題就是說,我們台北市目前有所謂的「客家文化園區」。我曾經去看過,裡面的內容其實是做得不夠好。如何活化「客家文化園區」?我覺得最起碼要安排中、小學生來這裡戶外教學,把他安排成一個「站」。如果我們認為客家文化是台灣文化的一部分,在小學階段、初中階段讓他去參觀客家文化園區,讓他去了解,讓他在腦海裡面就知道客家文化是台灣文化多元的一部分。所以把客家園區活化、活用,這也是很重要的政策。

最後,這也是我自己要檢討,我覺得文化最基礎的東西是什麼呢?是「語言」!坦白講我是閩南人,我發現我兒子兩個都不太會講閩南話,因為他們都在台北市出生。我相信在台北市的小孩剛出生的,客家話一定講得更差。這是一個重要的問題,語言一旦不見了,文化也就不見了。如何保存客家語言?「語言是一切文化的基礎」,我非常深刻感受到。

在過去國民黨統治台灣的時候,我覺得推行國語是需要的,應該要每個都會講,但是,不准別人講其他語言是不對的。

所以,如何在整個台北市把客家語保存起來,讓它可以發揚光大,這件事滿重要的。我希望將來在客家委員會裡面,要當作最高的施政考量項目。如何保存客家語言,這是最重要的,這個沒有了,其他也就沒有了,整個文化都消失了。

最後是2016年,台北市有一個設計之都的比賽。我有新的想法,是「產業文創化」,不是「文創產業化」。

就是說「文創」本身不是做為一個產業,而是讓各行各業如何讓它做得更精緻,這才叫做「產業文創化」。因此台北2016的設計之都,我覺得這是一個機會,如何讓目前的客家文化、客家藝術利用這次比賽好好把它發揚光大。

我覺得當市長,做第一任不要想第二任,做第二任不要想總統,心中只要想著「我們要留下什麼樣的傳給我們下一代」,這是最重要的。

對於設計之都比賽,我絕對不會想說,那個2016設計之都,2017世大運,要怎麼跟綁「條阿咖」(樁腳)黏在一起,我覺得這是不對的概念。

事實上,我也發現台灣政治上有很大的問題,就是「有任期的選舉政策」,加上「沒有歷史觀的領導者」,造成我們今天最大的窘境。

我對這件事有很大的感觸,我當過十七年台大外科加護病房主任,五年半創傷醫學部主任,我是台灣重症醫學最高的成員。我明白告訴你們,台灣沒有核災的應變方案,因為劇本沒有人會寫,你怎麼疏散五十萬人口?

所以,台大醫院在辦大量災害演習的時候,從來就沒有「核災應變」,因為劇本沒有人會寫,你怎麼疏散五十萬人口?

我再問一次,如果沒有核災應變方案,為什麼堅持要蓋核四?

核四是個問題嗎?看你考慮多久?你只要考慮四年-反正預算都編了,就給它拼下去;你要是考慮二十年,你就會開始猶豫;你要是考慮一百年,那當然不用蓋了…

所以,政治上有這麼困難嗎?我發現沒有吶!「良心」而已啦!「良心」。因為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你怎麼講,他都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今天台灣社會最大的問題是,對的事情沒有辦法做,錯的事情天天都在做,甚至,明明知道錯了,還不能改。

隨便舉個例子就好,忠孝西路上面的公車專用道,躺在那裡七年多,請你告訴我不能拆的理由是什麼?所以,我發現我們常常是對的事情不能做,錯的事情每天都在做,甚至做錯了還不能改。

所以,政治有這麼困難嗎?我認為選舉對我來講,我爸爸用一個字來代表選舉-「change」(改變) 。我用一個字來代表我的選舉,「choice」(選擇)。

我認為這是一個「歷史方向」和「社會價值」的選擇。我明白講,目前國民黨的民調還落後超過10%,他的選擇只有一個方法,就是要把整個選戰拉回藍綠對決,拉回意識型態對立。要讓整個台灣重新回到藍綠對決,意識型態對立,整個國家在空轉、內耗的局面。

所以國民黨要贏,就要拉回去那邊,我如果要贏的話,就要讓台灣民眾想清楚,特別是台北市民,要相信台灣應該脫離那個泥淖,讓整個台灣社會重新開機。

台灣人民應該有更重要,更要追求的重點,不管是社會公義、生活品質、行政效率…不是只有藍綠那一套東西。

所以這場選舉是個「歷史方向」的選擇,也就是說,到底台灣社會要往後退,回到過去?還是向前進,邁向一個新世代?

昨天我在演講裡面講到,台北市應當邁向一個新世代,如果你堅持要藍綠對立,那就留在舊世代吧!這是一個台灣「歷史方向」的選擇。

再來,它是台灣「社會價值」的選擇。

坦白講,如果對手是丁守中的話就比較難打,是連勝文的話實在是太好打!因為這兩個人的對比實在太強烈了,怎麼會兩個對比這麼強烈呢?

什麼是好的社會價值?什麼是不好的社會價值?難道你們不知道嗎?

今天這是一個「高社會價值」的選擇,因為我是平凡家庭出生的,不管你聰明不聰明,我必須很認真讀書才能念到台大醫學系。我在台大也是從實習醫師、住院醫師、然後主治醫師,要一步一步升到主任!我要升到教授,論文你要寫超過兩百篇!有時候想起來是用功過度,因為我連家庭都沒有在照顧。不過,我們是要很認真、很努力,才有辦法升到主任。

我再問你,有人回國第一個職務叫董事長的嗎?哪有這回事?特權嘛!

我三十年前是實習醫師、住院醫師、主治醫師,這樣一路升上來的,我要多麼用功才能夠升到主任,你知道嗎?

我倒覺得這場選舉,為什麼是社會價值的選擇?有人說這是「平民」對「權貴」,我說不是,這是一個「真對假」、「公義對不公義」。

什麼是「真對假」?連勝文去台北市選舉委員會申報財產,他的財產竟然跟我一樣多,天啊!這是什麼世界?他的財產跟我一樣多,為什麼我是騎腳踏車,他是開保時捷?那個MG149,你知道那一段時間我為什麼會這麼生氣?我在台大當醫生三十年,我連一件西裝都沒有,我只有結婚的時候買一套,後來體重增加,那件穿不下了,後來也沒有再買,因為穿西裝天氣炎熱工作不方便,所以後來沒有再買。

我在台大每天騎腳踏車上下班,不曾穿西裝,我只有給人家請客才吃葷,我平常都吃素。然後每天在台大這樣工作,一個過著簡樸生活的人,結果你講我洗錢、貪污!奇怪?太過分了!所以這場選舉是「真對假」的選戰。

我們是一個很真誠的人,很認真工作的人!而他們全部在造假,假麵包、假油、假藥、假網軍…他說他是working stay ,我們是working everyday !對呀!他是working stay,那有什麼稀罕?我是working everyday!所以這場選舉,我都放鬆心情去打!我只要做我自己就好,他要裝,而且裝得很痛苦,越裝越不像!「裝袂像」嘛!因為他就不是那個樣子的人哪!

所以這個選戰是個「真對假」的選舉,這是個「公義跟不公不義」的選舉。我在信義路二段買了一棟房子6500萬。我不會說我是「貧民」,我跟我太太兩個都是醫生,我們要值多少班才能買那個房子?到現在還在繳房貸。

台灣的有錢人,有錢不是罪過,我當然知道有錢不是罪過。台灣的有錢人都有公司,王永慶很有錢,他的公司叫台塑、叫長庚;許文龍很有錢,他的公司叫奇美;郭台銘很有錢,他的公司叫鴻海;你連家很有錢,請問你們家的「公司」叫什麼名字?聽說叫「國民黨」是不是?

你知道我為什麼這麼氣憤?你們在講我MG149帳目不清!幾百塊、幾千塊、幾萬塊帳目不清,你們幾百億帳目弄不清怎麼都不講。你們家連個「公司」都沒有,為什麼這麼有錢?他說我家也沒有公司,為什麼這麼有錢?我哪裡有錢?我都是每天值班,我跟我太太兩個都是醫生。

我把過去十八年以來,我當主治醫師以後,把所有的扣繳憑單全部都公開出來,好膽你也公開看看。你過去十幾年,你全部收入,在台灣繳多少稅?拿出來看!我把我的財產清單全部拿出來,所得清單全部拿出來,我甚至把我的競選經費都公布出來給人看。

我在台大的所有帳目公開,我態度很簡單啦!我光明磊落,給你查啊!好膽你也公開看看!

你有辦法被人家查嗎?他每天都講一堆,你不要講一大堆,比照我的方法,把你的財產、所得清單、選舉帳目、還有你們連家的基金會帳目,全部公開。大家一起在公平的基礎上,一起被檢驗。

其實,他說他什麼競選經費要八千萬打平,拜託,不要講謊話了啦!

這場選舉,我覺得它是一個台灣「歷史方向」的選擇,是一個台灣「社會價值」的選擇。什麼是好的社會價值?什麼是不好的社會價值?難道你不知道嗎?

所以我覺得今天最重要的,是要讓台灣人民有自信,手中那張選票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可以改變台灣的歷史。

所以,五十幾天後這場選舉,它是個choice,它是個選擇。但是這一場選擇,它的決定權是在座各位。大家要相信,我們手中的選票,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可以改變台灣的歷史,大家要清楚明白。

謝謝!

〔 資料來源: 鯨魚網站 | 引用網址/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