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汪潔民談阿扁總統被隱藏的財經政績(逐字稿)
20141211-汪潔民談阿扁總統被隱藏的財經政績
kccn 2015/01/05
字級:

 ※ [本文轉錄自 PublicIssue 看板 #1KgbeQVu ]

看板 PublicIssue作者 kccn (被害人就是欠檢討啦)
標題 [情報] 20141211  汪潔民vs台灣人俱樂部  逐字稿
時間 Mon Jan  5 17:32:07 2015
    汪潔民暢談陳總統政績。之前聽到,頗有感觸,就花了幾天打逐字稿,
    聽這些所謂的南部電台,比聽政論節目那些偽中立的貨色講話,舒服太多了。
    可搭配資料來源服用  
 
汪: (1:27)越來越多的台灣人了解陳總統在當時接任總統時,是很辛苦的。
    我只要用個簡單的例子給我們的聽眾說明:
    還記得2008年,不是一個全球的雷曼事件嗎?結果怎麼樣?
    歐洲很慘啊、美國很慘啊、日本也很慘啊,連中國都要去砸好幾兆的人民幣來救雷曼
    阿台灣勒?無歹記喔。只是經濟有稍微掉一下,可是銀行業都沒事。
 
    為什麼銀行業會沒事呢?表示說過去這幾年,台灣有花很多的心思,
    去改造台灣金融業的問題。
    要不然如果你的壞帳率高的話,以雷曼這種連鎖性效應的話,台灣絕對不可能
    (絕對閃不過)對,閃不過,怎麼可能閃得過?就知道是過去的八年,
    阿扁的八年有做事情,讓銀行業變好。
 
    但是銀行業不是這麼容易變好的喔,事情沒有這麼簡單的,
    我們回顧一下:電台的聽眾可能有我的年紀了齁,五十歲以上的,可能還有記憶:
    台灣在1997和1998的時候,有個叫做本土型的金融風暴,(就農會啦)對,
    那時股票是大落,很多國民黨的黨營機構和企業掛鉤,
    黨營機構就把錢借給一些不好的上市櫃公司,像什麼盛大銀(?)、台中的之類的(3:05)
    他們把股票炒得很高,然後又用炒起來的股票的錢,像說40塊炒到200塊
    他們就用160塊跟銀行借錢;銀行是誰?就是一銀、彰銀一些小銀行,
    包括中興銀行、台中銀行等等。然後就這樣把錢轉給這些不好的企業
 
    但是因為亞洲金融風暴,股票就從200塊跌到剩下3塊錢,
    那我請問:這些錢是誰借的?銀行借出去的嘛
    銀行借了160塊出去,那現在剩多少?3塊。
    這種就叫壞帳、或者說呆帳。(3:51)
    這些呆帳會不會消失掉?不會啊。(不會不會)呆帳就會開始惡化。
 
    (PS 延伸閱讀:舉球手連戰)
 
 
    到了2000年,李連的國民黨交給了民進黨的陳水扁,是怎麼樣的國家呢?
    那時候我們的GDP一口氣掉了2.4個百分點,出口大量的衰退,那時網路泡沫嘛。
    如果這樣講聽眾朋友還是不清楚的話,我這樣解釋給你聽厚:
    竹科現在有16萬人,2000年的時候是多少?是6萬不到。
    那時我剛自高雄搬上來竹北,我在臺北上班,我太太在湖口上班,
    竹北市現在很繁榮,當時竹北我們是禮拜五下午要去找房子,
    整個街是冷冷清清的,都沒人。禮拜五下午沒人喔,看起來空城,我這真的不誇張,
    要買個房子,誒,沒有房子賣;但是現在的竹北就不一樣了,很多人很多人。
    所以可以感受到:那時候的科學園區是死城。
 
    所以我們知道了,阿扁的時代就是這樣(開始)的 (5:38)
    連科學園區都是冷冷清清,然後金融業,更恐怖,金融業的壞帳是一兆新台幣。
    一兆新台幣是多少厚,這裡給大家一個數字,是占所有銀行資本額的67%,
    就是說台灣總共有三十幾家銀行,加農會什麼信合社都加起來,
    這一兆的壞帳佔整個銀行體系的67%。
    所以你可以知道那時候的銀行,很嚴重。(6:09)
 
    阿扁看到這個,以彰化銀行來說,壞帳率已經接近10%,
 
主: 汪潔民說的這個是2000年的時候,就是陳總統當時5月20才剛宣誓就職,
    接到的攤子是一個這樣的攤子就是了。
 
汪: 沒錯。出口衰退、科技園區產業泡沫,dram的股票從一百二三十塊,
    跌到只剩下十幾二十塊;面板也差,銀行都是壞帳。
    那借問一下,如果你是阿扁,你要怎麼樣?(6:45)
 
    (王定宇入場~~)
 
主:(7:12)潔民兄你剛剛在說,陳總統2000年選贏了總統,坦白講2000年選上總統的時候
    我們到底有沒有做好執政的準備,坦白講我也不知道。
    因為那個時候真的是三腳嘟(?)(7:29)
    結果陳總統上去之後,一個第一次做總統的人,他接了國民黨丟給他的爛攤子,
    剛剛汪潔民先生說的,如果換成你,你要怎麼樣去承擔?
 
王:多爛你知道嗎?爛到落選的都跑去美國。那時候國民黨大官都跑去美國啊,全跑。
 
主:陳總統那個時候,接到這個爛灘,如果換成你,你要怎麼做?
    現在汪潔民要跟我們說,陳總統當時怎麼做。
 
汪:那時候陳總統三箭齊發,速度非常快:第一是執行六年投資計劃,由我們的水牛伯,
    當時一口氣砸了三千億執行投資計劃:建南科、中科、兩兆雙星等;
    另外是我們說的雪山隧道、圓山子分洪、橫向的高速公路,讓民間的就業率增加。
    速度非常快,就在2000到2002年全部定下來。
 
主:這是不是就是財經最常講的,用內需去拉高就業率?
 
王:這凱恩斯理論的啦。
 
汪:是的沒錯,一個是投資,設工業區,招商嘛...
 
王:潔民說這計劃厚,其實我們每天都在用啦:阿生在騎重機的東西向(快速道路),
    東西向整個台灣加起來總共有29條,是阿扁在那兩年內定案下來的。
    有一些尾巴的工程還沒完工,馬英九來通車剪彩勒,他敢剪捏;
    另外那些工業區厚,我們南科現在大概有六萬左右的就業人口,
    包括中科,胡志強永遠不敢說中科沒有欠阿扁的錢:九個月嘛,
    九個月就拼一個工業園區出來。
 
    這些打下來的基礎,不好意思,就被一個了尾的,弄到都沒有了。
 
汪:剛才定宇說得非常好。那你想想看當時的經濟狀況,非常慌恐,
    那你把南科設下去之後,那些老百姓的心情如何?
    那你設中科下去之後,因為當時台中的房地產,在崩盤囉,還有家航空公司倒了嘛,
    所以當時台中的狀況是非常的險惡。房地產也是。
    所以他做這件事,就是穩定了台中和台南,就是穩定軍心。
 
    這個就是土建嘛,所以土建一下去之後,就業機會就增加了嘛,這都是砸錢就可以,
    但有一個很難,那就是金融業,所以他就提出了一次金改、二次金改和三次金改。
    二次金改和三次金改後來就被污名化,因為現在法律已經證實,阿扁是無罪的,
    我跟所有的聽眾朋友報告,如果阿扁真的能夠完成三次金改的話,
    現在台灣的金融業早就能在全世界啪啪造了。
 
    我們在那個時候所想的事情,是被那個時候的環境所綁住了。
    你跳開來想,問這件事情:假設兆豐金和中信金真的合併了,
    那會是一個多麼龐大的金融體系?
 
    今天我們不要說什麼,馬英九幹了什麼壞事?
    他把臺北銀行賣給富邦,但是你想想看,我們先說這壞事是怎樣,
    我想等他521下台,我們就知道了嘛,我們就等他521下台。
    但是你想想看,我們只要講這個例子就知道:
    如果中信兆豐合在一起、彰銀台新合在一起,現在會是什麼情況?
    你看現在富邦金控,大不大?富邦金控光拿下臺北銀行,
    手上就多了一百四十億現金,和四百多億沒有重估的土地
    就等於他手上多了將近五六百億的子彈。他就開始到香港投資,買下安泰人壽,
    到大陸買下銀行,讓富邦成為台灣最會賺錢的銀行之一喔。
 
    如果當時阿扁他的三次金改真的成功了,
    那麼現在台灣至少有三家非常具有競爭力的銀行
    台新和彰銀合併就成為台灣第二大銀行。這些事情都被污蔑、污名化化了
    那我們回頭講,馬英九這六年,這些什麼公公併,全部都沒有啦。
    外國人說,當時這個是外國大型的金融機構給阿扁建議說,
    你們的公股銀行佔台灣53%,這樣你們沒有經爭力,一定要讓民營起來。
    阿扁有聽進去喔,好,那我們來做。
    但阿扁也不是一次到位喔,他是分一次、二次、三次。
 
    但也是不要忘記了,金融業是掌握在國民黨的手上,
    你做二次金改,你會讓誰受到傷害?當然是那些既得利益者。
    既得利益者他擁有媒體、資源,他給你灌輸說阿扁不好、二次金改貪污、
    甚至金改是要給特定人...
 
主:他要反抗被改革,他就從改革者開始抹黑~~
 
汪:正確,那我們老百姓得到的教育,一直到2012年,才把這些事情慢慢地揭開,
    現在越來越多人支持,阿扁做的事情是正確的。
    對當時的司法迫害,什麼一審二審無罪,三審換法官...
 
王:潔民說這個厚,你要回想阿扁1999年到2000年要接總統之前,
    那個時候台灣的金融體系是啥?東港,郭添財立委抱錢跑了,
    信用合作社的錢可以隨便人抱的;當時我們的銀行都小小間。
 
主:這個我們印象很深,電視常常看到,什麼農會啦(王玉雲家族啦),
 
王:桌子上要擺錢給人家看。阿扁要接的時候是中部南部北部很多信用合作社,
    在煩惱本土型金融風暴。當時國民黨為什麼沒能力處理?每支出問題都是它的樁腳;
    開放銀行開放一堆,規模都不大,銀行的後面不是爸爸議長就是兒子立委。
    阿扁接起來之後,隨即處理風暴危機;接下來一二次金改,那些銀行的規模,
    其實這算是現代化,讓台灣銀行的體質和國際能夠接軌。
 
    所以今天阿扁總統我知道他現在人在裡面有在聽節目,阿扁總統,這是你的成績單,
    沒有人抹得去(為什麼沒人要講?),這喔,很多人要講,但也很多人不要講。
    (還要你來講、還要汪潔民來講)。潔民是財金專家啦,當時阿扁財金的部分,
    你看像陳師孟、林全,這幾位是很深也很專的人。陳師孟當時後來去中央銀行,
    林全則作財金的改革。子彈都準備好了,來為國民黨擦屁股。
    馬英九趁這時間,把大的賣給小的,把臺北銀行賣給富邦銀行,去吃魚翅也說不清楚
    所以到三次金改的時候是要讓台灣的金融體質能和世界競爭,
    不然現在隨便一間中國的國銀,就比台灣所有的銀行規模要大了。(15:28)
 
    所以說到這,阿扁總統對硬體軟體還有一些財金政策,因為這個要講很長,也很專業
    那個東西留下來的基礎,就是讓今天從台南到台北,兩小時內能夠到;
    讓你從山邊到海邊,一小時內能夠到;讓你銀行裡面的錢不用擔心搞失蹤,
    檯台灣的經濟恢復、體制健康。
 
    但是你看馬英九,就說這兩年,這潔民比我內行的。
    彰銀和台新的事情,馬英九政府用流氓步和黑道的手法,因為他認為台新不聽話,
    他認為台新泛綠的嘛,其實他不是啦,要替他說其實他不是,然後就把它掃地出門;
    101和IOI卻在那邊哎半天,說沒辦法。所以你看馬英九做的,是讓台灣越來越弱,
    阿扁做的是讓台灣越來越強。可以鼓勵大家來辯論啦。(16:15)
 
主:剛剛汪潔民先生講到阿扁總統接到的爛攤子,是個金融風暴之後即將炸裂的爛攤子。
    今天姑且不論整個體制亂七八糟,我們單講金融這塊就好,再請較我們汪潔民先生,
    如果當時陳總統沒有去做這個金融改革,這嚴重性會到什麼程度?
 
汪:就拿彰銀作例子,彰銀的淨值,就是他投資這家銀行的錢,是740億,
    那他的資產,包含他有借貸給別人的,總共是1.2兆,他的負債最高到700億,
    意思是說他的不良資產,已經把他手上的現金全部吃掉,我們叫做殭屍銀行,
    就是這個銀行已經沒有辦法。但是如果這個銀行在國外,就會被判定破產,
    但是如果一旦被判定破產就像雷曼,這1.2兆的錢就變成是一個災難,
    就變成說一銀華銀本來都沒事的,在這1.2兆炸下去的話,連一銀華銀都承受不了。
    那一銀華銀又有另外的1.2兆、另外一個是1.4兆(這連鎖反應,會都炸捏),會全炸。
 
    所以在那時候,如果不趕快去執行,只要全球經濟有出現任何問題,台灣就陣亡了,
    什麼叫陣亡,就是你的國家的信用評等,美個國家都會有個信用評等嘛,
    你信用評等越好的,在全球跑就會比較順,如果你信用評等比較低的,
    人家給你的錢就會比較少,利息也比較高,連我們國家的企業要去人家也會看,
    就不借你錢。所有的信用評等都看一個東西,就是你銀行的體制,有沒有健全。
 
    所以就是最驚險的這一段,像我們舉個簡單的例子,剛剛講的土地的建設,
    我念給大家聽:像基隆河整治、中二高、桃園大潭電廠工程,所以現在電供應得很順
    ,桃園的工業區不缺電,最厲害的南二高、北二高、雪山隧道、圓山子分洪道,
    這都是在2000年到2002年,六年投資計劃做的。
 
    那我們來看馬英九,就只有一個五羊高架,五楊高架還比預算多花了兩百多億
    (還裂開來)。阿扁做這個案子,其實是國民黨有規劃,阿扁去執行的,
    國民黨這些案子的預算是兩兆八千一百四十億(19:00)
    雖然照國民黨的做法,是一定要再追加;來喔,阿扁花了多少,一兆一千億而已,
    對半開而已,對半開還少。替台灣省了一兆六千七百二十三億,做了這麼多的事。
 
主:剛潔民兄跟大家報告,陳總統省的這一兆六千多億,多少人就是因為他們伸手要卻沒錢
 
王:啊他這就擋人財路啦,各位想想看這一兆六千億,是要給其他人多賺的,
    現在他能夠一兆一千多億就做完,表示說這樣(一兆一)其實就有賺了嘛。
    原本編的是兩兆八千億捏,損失一兆六千億,那你是得罪了多少人?
 
主:你看陳總統後來會被那麼多人認為他什麼罪大惡極、什麼總總有的沒的,
    誒,他的建設剛剛汪潔民先生講的只是其中的一部份而已,其他還很多,
    全都是縮短工期、減少預算,就能替我們完成,替我們人民省錢。
    但是替人民省錢的另一個面向來看,就是讓你們那些惡劣的沒錢拿。
 
汪:其中我們知道很大的一些中間利潤,是在一些水土保持,像圓山子分洪。
    當時國民黨的規劃是五千億,那你知道阿扁花多少嗎?三百一十億。
 
主:呵呵呵呵呵~~~~這就太超過惹~~~~~
 
王:差了快20倍捏。
 
汪:就是這一條,讓多少人恨阿扁恨到骨子裡去了。
 
王:原來編(預算)的時候是怎麼編的?原來編的人是什麼人?
 
主:其實我常常在節目裡說,陳總統當時接任齁,其實根本不必省,
    他只需要照國民黨的預算去做就好了,只要不追加就算很強了你知道吧。
 
汪:還有一個水土保持相關,叫做基隆河整治工程,國民黨預算一千五百億,
    阿扁花多少?三百二十億。
 
主:所以你看原本多少人在哪邊對這錢虎視眈眈,被阿扁一搞都沒了。
 
王:難怪馬英九當選之後,馬上黃金十年又回來惹。
 
汪:真的是黃金十年。我們念一次給大家聽,阿扁在2000年時接了台灣,
    當時台灣真的很不好,就要去投資嘛,那是真正的投資喔,舉債三千五百五十億,
    那時就看到了我們這麼多建設嘛;馬英九一就任,舉債多少:四千一百三十八億,
    第二年再舉債四千七百九十九億,第三年再加四千四百五十五億。
 
主:這個真的了尾的。
 
汪:這些錢都花去哪了?花那麼多,到底花去哪了?
 
主:陳總統當時需要舉債,因為那個爛灘子剛來,一定要解決;
    隨即又遇到的網路泡沫,而後來陳總統在最後兩年,也能讓政府的收支做到平衡,
    把一個賠錢的政府經營到變成賺錢的。馬英九上去是接陳總統的好攤子,
    是賺錢的公司給你,你卻給我賠成那個形狀。
 
汪:那後來為什麼阿扁總統在後面,最後的兩年,政府是盈餘的?
    就是因為他把銀行業整個都整理好了,政府不需要再花很多錢,
    政府不需要再花很多錢的時候,整個資本市場就健全了;
    資本市場健全,企業就借得到錢。
 
    再給大家一個數字:90年到92年,我們的外匯存備,只有兩年時間,就成長一倍,
    92%。這是台灣從來都沒有辦法做到的事情,從三千多億變六千多億。
    那個時候是水牛做行政院長(這個代表出口唱旺)。然後出口數據成長了42個百分點,
    我們現在的出口數據,這兩年才成長了百分之六;而馬英九執政,執行ECFA的時候,
    出口是負成長,負成長喔。 阿扁執政是42%,馬英九執政是連那個2都沒有,
    而且問題是他負成長,他的貸款、舉債還四千多億。而四年加起來,
    他的舉債就達到了一兆五千多億。那我請問一下,親愛的鄉親們,
    那一兆五千多億在哪裡?有馬路嗎?(24:30)
 
王:阿扁接手的那些工程,其實都國民黨編的,編一編他做完,省了一兆五千億以上,
    東西也都有做出來嘛,大部份人都在走嘛。你馬英九多開一兆多,你沒省錢,
    還多花一兆五千億,你最少也該送我幾條高速公路,你最少要給我很多東西,
    這些都沒有,這些錢跑到哪邊去了?(24:58)
 
     (工商服務時間~~~~~)
  
主:(32:19)陳總統2000年上台,他所接的擔子,是準備要炸的炸彈就是了啦,
    這如果真的炸,真的整個台灣就很吃力了,不是說台灣不見喔...
 
王:阿生,不是不知道什麼什麼時候要炸,當時是已經正在炸了,引信已經在燒了捏,
    已經在炸一兩顆去了捏。
 
主:但是觀眾朋友,陳總統是一個讀法律的,他是法律的專家,不是財經的專家,
    所以一定是身邊他的幕僚,包括整個執政團隊,裡面要能接納那些專業的意見,
    所以我們常在節目裡向民進黨呼籲、提醒,今天蹧蹋陳總統,不是蹧蹋他個人而已,
    而是蹧蹋整個民進黨;蹧蹋他,不是否定陳總統而已,更是否定整個民進黨,
    以及整個民進黨執政團隊的辛苦。功勞不是陳總統一人的,而是大家的。
    要有那種共同參與的光榮感。
 
    剛聽汪潔民先生在講陳總統處理金融這塊的時候,他非常清楚捏,
    我想說阿你們民進黨同志總比我們更清楚吧?應該都知道這個過程,請汪先生繼續。
 
汪:我想講到這邊,大家一定要記得一個人,叫林全
    因為每一件事情都都會有一個所謂的keyman,不論是水土保持或投資,
    當時投資是由水牛負責,其中金融這塊,負責的人是林全。
    那剛講彰銀的事情放到林全的頭上,怎麼辦?不處理,後面就抱著燒了,
    那時候的狀況是非常危急的。他就做了一件事情,要是馬英九的話,
    一定想辦法就讓它倒,再想辦法找錢進來,把資產拍賣,進到某個人口袋裡,
    國華人壽就是這樣,幸福人壽也是這樣做,國民黨賺了六七億的幸福人壽,
    倒了我們台灣六十幾億,喔不,三百多億。所以你可以看到,這是國民黨做的。
    對的事情它可以做成錯的,阿扁卻是對的事情做得更好。
 
    先講一下林全,其實民進黨的一些高階主管曾經對他有些怨言,
    因為當時好不容易政權從國民黨手上拿到,有個叫做統籌分配款的東西,
    國民黨執政的時候當時是看哪個人喜歡,就給哪個人多少。
    那當然民進黨執政的(縣市)就一定拿得比較少,國民黨就多(沒設標準就對了)對。
    那好不容易民進黨拿到執政了,那應該要跟國民黨一樣啊,
    民進黨多拿點啊,國民黨少拿點啊,沒有,林全站出來說不行,我們要把它制度化,
    而且要有方程式。
 
    這件事其實當時民進黨很多的官員說,我們辛苦了那麼久
    (好不容易,要不然也先犒賞個三軍XD),你看到,這就是民進黨官員的中立性,
    官和黨,行政和黨,他們是分開的。
 
王:那時候很多民進黨是很怨言,我陪你打江山,國民黨過去就是偏心嘛,
    那你怎麼不也稍微偏一下?這樣才公平,阿扁總統都沒有去干涉林全做這件事,
    國家建立制度,愛有一套方程式。馬英九政府到現在油價都還沒算給我看,
 
主:所以陳總統就任當時說,他要做全民的總統,他確實是用心的有做。
 
汪:因為他後來就是,其實引爆點,我說國民黨為什麼後來全面反撲,主要是兩件事,
    第一件事是復華銀行賣給了元大,復華是國民黨的黨營,
    第二件事是所有的農會變成合作金庫,因為農會也是國民黨手上的,
    可是聽眾朋友,你有沒有想過這件事情:假設農會現在還在的話,台灣會變怎樣?
 
王:農會的信用部如果還是像當年...
 
主:難怪說那時農會的時候...什麼紅派黑派,各種山頭都出來了啦,金庫都在那捏。
 
汪:現在我們很多的年輕朋友,二三十歲的,他們現在決定回到農村,
    做這種所謂新的有機農田或農業發展,就是因為沒有信合社之後,就沒有地方派系,
    再去壟斷農業資源,創造另外一批具有創新想法的年輕人,透過網路還有各種方式,
    來創造新的農業的發展。你看一下,如果今天還是信合社的話,就沒有這些年輕人了
    就還是所謂的派系,把持農會,去炒房地產做那些有的沒的,那年輕人有希望嗎?
 
主:今天汪潔民講這點,我們常常電視上,講什麼新科技農民(那時叫漂鳥計劃),
    但是電視講到這些年輕人願意回到農村的時候,他們不會報像剛汪潔民先生講的,
    他們把這塊都削掉捏。
 
汪:本來就是這樣,因為如果有信合社,他還是把這個錢借給特定的人,
    這些人去壟斷農業的資源嘛。那現在沒有錢給特定的派系,年輕農夫才能取得土地,
    去做這個,創意也不怕別人剽竊啊,所以很多年輕人就能把新的農村帶起來了,
    有更多的想法、更多的創新,然後把文創放進了稻米、水果,
    所以我們有些還不錯的水果的包裝,都很有創意。
 
    所以當信合社拿掉,農會沒錢了以後,才有這些年輕人,用創意的方式,
    讓我們的農產品加值。但是可惡的馬英九,卻要用自經區,做農產品加值。
    我們知道自經區卡最大的問題,就是你不能放縱中國惡質的農產品,
    到台灣加工完,再出去。一樣,其實阿扁當時就有做自經區了喔,在高雄
    (那個叫自由貿易港區)對,那是阿扁早就規劃好的。如果按照阿扁的自由規劃區,
    現在的高雄早就已經噴土,就業早就已經增加很多,因為那塊土地現在還在建設嘛,
    阿扁規劃好的事情,馬英九現在還在戳坨。
 
    然後搞個自經區,本來就沒有農業這個部分,馬英九這個人不知道他腦袋在想什麼,
    有的時候真的很想~!!(爆氣),現在台灣已經進到面臨全球貿易競爭的時候,
    你看一個林全、還有陳師孟,一個把台灣中央銀行建立制度,才有後來的7A8A的總裁
    一個是把財政規矩化,把銀行起來。而且從北到南,阿扁都規劃好台灣的經濟發展,
    你只要根據當時阿扁的經濟去發展,我們現在的台北早就是金融服務中心了,
    我們也就不會有那麼多什麼奇奇怪怪,信義計劃區早就...
 
    如果三次金改有完成的話,台灣現在就最少有三家俱有亞洲競爭力的大銀行,
    不會去怕什麼中國工商銀行、中國農業銀行,而且在亞洲可以進行金融,
    信義計劃區根據阿扁當時的規劃,就是亞太的金融中心,早就成立了,
    現在也不會有101落到魏家,還IOI什麼的,我真的不懂為什麼一件好好的事情,
    為什麼到了馬英九的手上,每一件事都會變得讓人家覺得...
 
王:馬英九那個是,無能的很故意。剛剛那個我舉個例,和南部有關係(40:58)
    平板,是兩兆雙星的產業之一,結果馬英九一起來就開放他們去中國,
    本來要康寧要在嘉義設廠,結果投資的錢全部收回去,跟著設廠跑去中國。
    那時奇美電子,賣給群創鴻海,副總兩百多個工程師跑去中國,
    替中國建立了TFT-LCD的生產線,反過來打你台灣。
    我們損失的收入和工作機會,根本無法計算。
 
    所以馬英九說,我們主張的是開放啊,就是把台灣的老本都開放到中國去;
    他說我們是改革啊,改一改結果命都沒有了。
    我們現在回過頭,看阿扁執政的軌跡,你會看到很多,我覺得很沒踩的東西。
    那停真的很沒踩。
 
主:馬英九的想法很簡單:他今天上去之後,陳總統的所作所為,我要一概否認,
    而且要給你抹黑,東西再好我也不用,這真的叫做為反對而反對。
    所以剛才汪潔民先生用財經的觀點,看陳總統的那一塊。
    這部分我剛邊聽我就一直想,這應該不是汪潔民先生講吧,結果卻是他來講。
 
汪:因為我們是站在兩黨之外,我們在說話的時候比較沒有包袱。
 
王:不是替潔民說,但說實在潔民很用功啦,他收集這些資料。
    但是民進黨有一些人在講,但是汪潔民講的效果,和民進黨的人講的效果有差別啦。
    而些東西我們這幾年也都有在整理,也才有這些東西讓大家知道。
    但是說潔民的表達和他過往的背景,說服力比較好。(43:25)
 
主:重點我們要說的是,沒錯這東西要發揮它的功效,最好是一個說我不是綠的
    財經專家來說。但是剛這樣在聽的觀眾朋友不知道覺得怎樣,但我在這聽有個感概:
    這東西沒錯,由一個沒有黨色的人來說是最好,但是我們自己的黨過去在這塊之上,
    是不是關得太小聲?自己的黨,對自己執政的這種成績,
    這是真正驕傲的成績,難道不會把自己關得太小聲?
 
主:現在要再這樣下去,後面16年如果(?)有問題,民進黨要怎麼處理?
 
主:喔,現在的這個擔子,又更吃力了。
 
汪:這個我有問過水牛,他說其實台灣的本質是,如果假設當時的面板沒有去大陸,
    他留在台灣,那康寧就來投資了。因為一個工廠它不是只有一個工廠,
    還有上中下游。有些產業呢,外國不會比較強。
    為什麼阿扁在最後兩年,他可以招了那麼多外資?
    就是因為他把重要的工廠都留在竹科、南科、還有路竹科學園區,
    所以阿扁做工業用地的目的,是為了招商;
 
    馬英九去這些,包括苗栗大埔(是為了圈地給財團,最後變商業中心),
    更可惡的是桃園的圈地,是要給大陸的人,中國人,來用我們的地,
    這是不同的邏輯。那你中國來這邊用地,那你就排擠到日本美國韓國、或其他國家,
 
王:他那個用地不是為了我們的經濟發展,中國來這生產之後,來這裡Made In Taiwan,
    就換他的東西(對對對,恐怖在這裡)。
 
汪:排擠了,所以如果今天,接下來民進黨會遇到三個很大的挑戰(45:26)
 
 <進廣告>
  
主:(49:13)接下來如果拿回政權,有三項很重要的東西,來汪潔民先生請。
 
汪:第一個大家都知道退休金破產的問題,是從公務人員退休金到勞工,都要破產。
    很多年輕人對這件事非常惶恐,他們擔心他們工作一輩子,最後勞保拿不到:
    所以這部分是民進黨遇到第一個問題,年金改革。這個馬英九他不願意面對。
    我也希望他不要面對,因為他面對只會把事情弄得更糟糕,不會弄得更好,
    這是第一件事。
 
    第二件事就是我們說的,中油跟台電的民營化,如果中油跟台電不民營化,
    台灣沒有未來,油電是台灣經濟一個很重要的概念,但這個絕對不能由馬英九來做,
    (那最後中油台電會變成中國的),因為中油擁有四千七百多公頃,是很大的土地。
 
    第三個很重要的事情是,台灣的舉債已經到不能再舉債了,
    所以交給民進黨,會是一個沒有辦法再舉債的政府(沒有週轉金了) ,
    對,沒有週轉金,沒有子彈了。這每一件事情都是很大的工程,
    所以其實2016的民進黨,他是充滿挑戰的。
 
    樂觀來看的話,其實還是很多資源,比如說18%就把它取消,那邊就有兩兆的錢,
    可以去解決勞保的問題;至於剛剛講的台電和中油,阿扁把快倒的中船民營化,
    變成賺錢的中船;台鹽,現在台鹽沒有人說他是做鹽的,都是做化妝品,很厲害。
    還有一個唐榮鋼鐵,也被阿扁民營化之後,現在做得~~~
 
王:中船還是我的老師,那個XX,
 
主:剛剛汪先生說到台鹽,台鹽這點我感觸很深,當時鄭寶清來接,鄭寶清來接的時候,
    他的家就在台鹽裡面。我說的不是他把家搬進去喔,而是他是就住在台鹽辦公大樓,
    要不是當時鄭寶清、陳總統的團隊,台鹽現在不知道跑去哪了。
 
汪:所以其他當時創造這樣的人,現在都還在,游錫堃、張俊雄、謝、蘇貞昌,都還在,
    這是他們當時去執行,當然鄭寶清也在。所以其實這部分我們倒不用去擔心,
    其實按照阿扁的方式來執行,我想中油和台電的民營化也OK,
    雖然那邊有兩千多億的負債,這個也是要去面對的問題。
    陳菊已經在執行太陽能的計劃,我相信這個再生能源會讓台灣有更多的工作機會,
    這個應該都沒有問題,因為台南和高雄都有經驗。
 
    最後其實最大的問題是,沒有週轉金了,這個恐怕是最(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啦)
 
王:馬英九把東西都虧空光了,現在交給任何人來做,但你手頭都沒現金了捏。
 
主:汪潔民兄不知道有沒有這種感覺,當時陳總統選上台北市時,
    自國民黨的手上接一個爛的,快要散去的臺北市政府,
    四年,把它整頓成有生命力的台北市政府,交給馬英九,然後,就又爛去了。
    現在柯文哲選上了,他現在要去處理那個爛灘;
 
    陳總統當時兩千年選上、贏得政權後,自國民黨手上接到一個要破產的、
    隨時有可能爆炸的,金融風暴下來後又一堆,外國汽車的國民黨,
    八年,把它整頓到,已經是一個會賺錢的政府,教給馬英九,又害去了。
    現在後面要起來的人,又要準備收爛攤。
 
王:所以拜託不要讓他們那麼快回來啦
 
汪:那解決方式,我們叫做土地改革。因為這次其實由北到南,國民黨大敗,
    當然有很多的原因,但其中有個土地問題,是最大的問題。
    土地如果能有效地被改革的話,那就會有更多的企業回來,稅金也會增加。
〔 資料來源: Disp BBS | 引用網址/留言討論

汪潔民談阿扁總統被隱藏的財經政績(逐字稿)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