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資料庫
【全文】徐佳青赴美演講 爆扁收建商錢
蘋果日報 2015-03-09 00:00:00.0
字級:

 

【全文】徐佳青赴美演講 爆扁收建商錢

2015年03月09日 蘋果日報

民進黨前發言人徐佳青,赴美演講過程,除了爆料前總統陳水扁如何向建商大老闆們收取政治獻金之外,還提到最不能原諒的人是陳致中,另外,徐佳青澄清,陳水扁當初給政治獻金,黨內還是有人不收,並舉例蔡英文擔任黨主席期間,是如何把民進黨財產,從負債兩億多變成財產上億,此外,也提到當初柯文哲選台北市長時,民進黨和國民黨的差別。

徐佳青演講全文如下:

台北市兩萬多個監票員,如果一天一千五百塊加兩個便當,所以至少要一千六的資本,還要事先上課,可是這一次,柯文哲的監票系統,到開票當天,四點傳完票,五點半我們的開票已經結束了,柯文哲的內部我們很清楚地知道,他總共得到幾票,連勝文得到幾票,而那時候台北市選委會還沒算出來,為什麼這麼厲害?因為我們就做了一套系統,這些年輕人都受過訓練,他們每個人都有手機,他就自動的,他在監票的過程當中,票已經開出來,他馬上做簡訊傳入那個系統,系統就會自動累計、統計,所以五點半我們就已經知道我們得到多少票了,最後的得票跟中選會公告的,就差0.01,有沒有準。

為什麼可以這麼厲害,就是這一群年輕人,這些年輕人,他們自己很有紀律,我們每一次上課,他們就來上課,交代他們做什麼事情,他們還會自己研發,還會告訴你說「你這樣不行啊」,一開始我們招募不順利的時候,他們還會說,你們放錯位置,你們要放在這邊,要怎麼招,年輕人才會來啊,要放在什麼網站,怎樣找啊,什麼FB怎樣弄,他們後來自己弄喔。

一下子之間,一天就招了幾千個進來,所以我們在這個監票系統,國民黨他們在全國啊,搞了一個叫「藍天計畫」,花了30億在做監票的業務,我們一個台北市只有花420萬,就完成了,你看差多少,所以我們這一次徹底的讓國民黨了錢,黨產是沒有用的啦,有錢是沒有用的啦,不一定要靠錢才能選舉,以前我只是在小規模來證明這件事情,現在是一個很大的規模來證明這件事情,上一次蔡英文2012選舉,其實也是這樣啊,我們退了很多大財團的錢,我們都不收啊!都退回去,靠什麼選舉?靠大家小額捐款,大家存的小豬,一隻一隻,那時候競選總部,是20台的點幣機,從早上到晚上,一直投,一直算,最後累積了7億多。

那個政治獻金有很多問題,我深深知道裡面問題太多了,不好意思這個問題不是只有國民黨會發生,民進黨也在發生,都非常的危險,如果我們一個不小心,跨過了那條線,你就是沒辦法回頭路,我自己在參選的過程當中,沒有知名度、沒有錢,也沒有人要來投資,對不對,幸好我選上,第二次再選的時候,我就很多人來投資了,趕快 競選總部成立,門庭若市,大家都送花來,拿政治獻金來捐,那大老闆開一張支票給你,(金額)300萬,政治獻金我們規定,企業捐給個人,30萬是上限,個人只有10萬,對不對,我說老闆不要這麼多啦,你給我10萬就好,這張支票你拿回去,他說不要不要,徐議員你太客氣,太客氣了,這300萬你拿去啦,選舉中間我也不要跟他起衝突,我就當時,就默默地把這張支票卡住,也不動。

後來,選舉完了,這事情應該了結,因為我們要做政治獻金合法的申報,類似像這樣的狀況我們要怎麼處理,後來,我就靈機一動,我就打電話給我以前的婦女團體,你來我辦公室一趟,她就來了,我說這張支票上面沒有名字,你拿去,這是有善心人士的捐款,你把它存進戶頭,兌現以後分成十份,然後我指定這十個社運團體,你幫我把錢匯給他們,然後請他們都開收據,上面寫這個人的名字,然後寄給我,然後,我就得到,他們社運團體都把收據開完了,寄給我以後,我就把它整理好,我就去找那個老闆,說這董事長很感謝你,我這次選舉選得很漂亮,得高票都是你細心的贊助,讓我沒有後顧之憂,這次沒花到什麼錢,我就擅自作主把你那張支票拿去分給這些人,所以這邊有我10張收據,請你收起來,他就很客氣說,徐議員你這麼喜歡做公益,以後你還有需要你來找我,我會再來捐錢,我心想太好了。

我最為難的是,阿扁總統在我們選舉的時候也很關心我們,然後一樣支持我們,他呢就叫總統府的參議,去跟我們打電話,跟我們關心,然後就說要來跟我們拜訪,那我們就當然也很開心總統要關心我們,然後他來了,第一次我也不懂,拿個黑色包包來,然後就進到我辦公室,然後我就講,總統就說,你現在選得怎麼樣啊,有沒有什麼要幫忙的,講到最後要出去了,最後把皮包打開,現金,這個是總統要給你幫忙的,我說那我要開哪個收據,那個你跟我講一下這樣子,他說「不用不用,不用開收據,你只要幫我簽一下名字就好,表示你有收到這個錢,這樣就好了」。

我說「這樣不行,我們有政治獻金法規定,總統是黨主席啊,最新法規定,為什麼不捐給黨,黨可以捐給我們啊,這樣100萬我們可以開收據,黨贊助我100萬我ok啊,對不對,這樣子不行,這樣子我不能收」。我就說「很抱歉,謝謝總統的好意,請你帶回去」,他說「你不要這樣子啦,你這樣子讓我很為難,我回去怎麼跟總統交代」。那我就說「我們政治獻金法就通過了,你這樣子我也很擔心啊,不然你回去跟總統講,如果用黨的名義,我開政治收據,我就給你收」。(參議說)「啊,你不要這麼麻煩,你不要不然把這筆錢捐給其他社運團體啊」。

我想來想去,可是我不想簽名,我當時已經意識到一件事情了,我認為這個有「power game」,「power game」重點不在錢,重點是在我會變成總統的小一,所以後來2008年發生這些事情,我家也被搜索過,我那時候生產完,挺個大肚子,生產完,總統選舉完,我去生孩子了,生完我在坐月子了,7點鐘7個檢調人員來我家按門鈴要搜索,我說你要搜索什麼?你有傳票嗎?傳票一看,對象是我妹妹,不是我,我說這個人沒住這裡啊,因為為了我要回我家坐月子,我妹就搬走了,就把她房間讓給我,我說沒有這個當事人,他說可是我們得到的戶籍資料就是在這裡,我們一定要進去搜索,我說對不起那這個是我的住居,你不可以進來搜索,後來跟他們僵持很久,什麼哪一個法官發的傳票,搜索票你給我,我跟他通電話,不然我不接受。

當時我爸爸媽媽都不在,我的兄弟出去,只有我一個,跟我的小寶寶在房間裡,我就跟他們周旋了很久很久,我說大部分的人民是不懂法律,你們就可以這樣堂而皇之地進入,我今天作為一個民意代表,我不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我就很兇,恰查某一個,他們一直好說歹說講不贏我,說拜託徐議員我們也是聽命,聽上面的行事的啊,我說這不是聽命行事的問題,而是國家要有法律,我就跟你說當事人不住這裡,這裡就是我的住居,你憑什麼進來我住居,他說徐議員我拜託你,我就帶著攝影機進去照一圈就好了,他就強勢要進來,警察也在外面,他就強勢要進來,然後進到我要住的客廳,然後就開始這樣拍拍拍,把每一個門都開開,我說你不要動,你現在所有動的東西通通都是我的,個人私人財產,然後我就趕快去拿我的照相機,他們要是怎樣我就拍照,等他一走,弄了快一個小時走了以後,我就知道,大事不妙。所以我就,我知道電話不能打,一定被竊聽的啊,所以當天邱義仁的住處跟辦公處,以及我的妹妹的五個同事,因為他們都是邱義仁的秘書,同步都被搜索,不是捐款的,還有更多政治的鬥爭就開始了。

可是同樣的事情也是發生在阿扁身上嘛,那我就很堅持,我就不收那個錢,陳幸妤出來說「你們誰沒有收我爸爸的錢」,之後,我心裡真的很難過,我說她的無知我可以原諒她,可是她錯了,第一這不是你爸爸的錢,這個都是財團給的政治獻金,這不是你爸爸的錢,第二你不知道還有人沒有收你爸爸的錢,你不知道,雖然,人數很少,畢竟還是有,所以我心裡很坦蕩,我不用買你家的帳,阿扁對台灣有沒有貢獻,有。他處理政治獻金有沒有缺陷,有。那他為什麼會被判刑,是因為他把錢匯到海外去,他兒子在美國唸書的時候,用人頭帳戶在那邊轉來轉去,才被國際洗錢組織愛德蒙查到,那這個消息是美國故意放給國民黨,來修理陳水扁的,所以這些都是事實。

可是,為什麼這些狀況會發生,就是因為這是一個抉擇,民進黨之所以可以跟國民黨區隔,也是在這個地方,必須要把那條線畫得很清楚,雖然我們選舉很困難,但是我知道我選議員能拿到100(萬),選立委300(萬)到500(萬),選縣市長1000(萬)至2000(萬),甚至有人上億都有,後來很多年以後,這些大老闆有些私底下有見到面,他跟我說,徐議員,某一次阿扁有找我們的時候,整個房間幾十個人的時候,都是營造業的大老闆,我們每個人最後都有出5000萬、3000萬、7000萬,那攤下來就幾十億了,啊,你拿到多少?」我就知道了啊,這話我們沒有辦法對外人說,沒有辦法說,但是我們心裡很難過國民黨有黨產,是我們所唾棄的,一定要給他轉型正義,但是民進黨內部也隨著這些,沒有釐清的問題,我們一定要勇敢去面對,所以阿扁總統有他的貢獻,但不代表他所犯的錯誤,是可以被忽略的。

這也是後來為什麼大家都不敢講,不敢講,講就被吐槽,他說你也有收阿扁的錢啊,你要講什麼,所以沒有幾個人敢再出來講,那我們基於整個黨的形象,我們也不敢講啊,其實蔡英文也是其中一個退阿扁錢的人啊,我們為什麼要拿呢,你有合法的管道你為什麼不這樣做,那你要這樣,寫下三個字不是困難,困難的是以後的事情,我必須要先想到那件事情,所以這樣子的一個狀況,一直到阿扁這幾年,這當然是政治鬥爭,但是也是一個清算的過程,陳水扁的被關,我們覺得他在很多方面,是被打壓、扭曲、汙辱,從此也是對我們的汙辱沒有錯,可是他所做錯的事情,也是一個事實。

所以,當他哭說,他2008年8月14號,我都一直記得這個日期,因為那天他出來開記者會,說他做了法律不允許的事,我很傷心,我說我知道,但是終於講出來了,好那接下來是,那你要做什麼?然後我一直等等等等,等到今天,我都沒有等到他做什麼,但是在這當中,我們不斷的被扁迷要求,你們要救阿扁,你們要救阿扁,你們要救阿扁,我們很想救他,但是怎麼救呢?我本來就知道馬英九是一個這樣子的人,所以他要卸任前,我已經透過我妹妹去跟他說了,說你一定要防範,你下來一定要被怎麼樣怎麼樣,你要做好你所有後路的安排,他顯然太輕忽這件事情了,所以他可以用所有的工具來清算來打壓你,他在所不惜的啊,但是這件事情不是你個人受到傷害而已,是整個黨,整個國家都受到嚴重的傷害。

那其中我最不能原諒的人,那個人叫陳致中,沒有人敢講他,因為他是陳水扁的兒子,但是我要說,我也知道這些話有一天會傳到他耳裡,他也對我很不爽,但是我也不怕,我說,陳致中對台灣的貢獻是什麼?是什麼?那你憑什麼,這件事情之所以會發生,是你在做共謀者,你有沒有收禮?你有沒有羞愧,然後你選舉的時候想要怎樣就要怎樣,民進黨為了你還掉了一席立委,對不對,然後你現在逼迫我們要給你入黨,然後你再提名,再來選立委,那你有做過什麼奮鬥嗎?你有跟我們一樣嗎?

民進黨最困難的時候,阿扁下來的時候,民進黨負債兩億多,蔡英文來當黨主席,沒有人要來當,各個天王閃的閃躲的躲,不是嗎,本來輪不到我當中常委,可是這個黨快要垮掉了啊!就很容易競爭,所以我就當上中常委了啊,那這有什麼好康的,有,給你一張很大的帳單,叫你去募款,填補這個黨的負債,就這樣子啊,然後好不容易經歷過,2010年、2012年,我們把這個洞都補起來了,然後讓民進黨從谷底慢慢回來,然後挽救人民的信心,回來了然後2012年大家抱很大的期待,我們選舉又來選輸了,那好歹我們把這個黨救回來了,蔡英文下來的時候,我們的黨還留有1億的財產。

然後,接下來就很多人要出來搶黨主席了,對不對,然後,很多人說要回到民進黨來選舉了,就這樣子啊,我講難聽的就是事實嘛,對不對,我不想要討功勞,但是我只想要大家,不管他是誰,我們要理性的、客觀的,來分析這些,即便我們心裡對某些人有一些尊敬,以及感情,但是我們為了整體社會的進步,我們還是要必須把事情釐清楚,我們積極地在救阿扁,但是他的家人必須要有所行動,提到最後我們已經知道,阿扁在九合一我們大勝以後。

這時候有個有趣的人就跳出來,叫副總統呂秀蓮,明明都講好了,聖誕節前就會出來了,但她就是要跳出來說絕食抗議,我們就只能嘆好幾口氣,叫她不要攪局了好不好,這樣阿扁聖誕節前就不能出來了,馬英九就是愛面子到這種程度,他就是要弄人,事情就是這樣,你在用政治的手腕去跟他玩,就越救不出阿扁,所以我們當時就把基調定在司法人權跟醫療人權,就是跳脫政治,而且這個東西對國際的訴求,才會有他的基礎,那這些人就一天到晚說,你們民進黨蔡英文就沒鼓勵,沒在救阿扁什麼什麼的,聽很多我心裡很難過,我是覺得說我們要用有效率的方法,要用積極的方法,但是不是要在內部造成自己,繼續互相這樣子的,自己推諉自己的方法,這些不過都是民主化的過程,我覺得我們學了很多,也交了很多、很高的學費,但是不會白費,我們認為明天的台灣會更健康,也會更成功,但是大家一定要堅守那條線好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