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馬前總統,再拗會把人格拗掉!
凌博志 2017-03-20 00:00:00.0
字級:

前總統馬英九涉嫌洩密遭台北地檢署起訴,成為第三位遭起訴的卸任元首。資料照片
      
凌博志/律師、前檢察長  

洩密案即將進入審判程序,馬英九依舊硬得像顆乾屎橛,除了板著聖人面孔夸談「大是大非」,還一直跳針,埋怨「關說司法的沒事,處理關說的被訴」,拒絕認罪。

馬始終不明白,關說是關說,洩密是洩密,試圖用洩密去模糊關說之「謬」,固不可取,但用關說合理化洩密之「惡」,更是可議。做為刑事被告,不就檢察官論告提出辯解,只一味搬出道德標籤,替自已建主貞節牌坊,既無助於擺脱官司,也不能挽回失去的民氣,這種對應方式實在奇笨,毫無智慧。

既然愛談「大是大非」,就該從馬談起,他做總統第一天,就唸過這一段誓詞:「遵守憲法,盡忠職守⋯⋯不負人民負托」(《憲法》74條),早就認識必須謹守憲法分際,不能稍有踰越。2012年他在連任的就職演説中,斬釘截鐵、信誓旦旦的告訴國人「今後不會再有非法監聽,不會再有政治介入司法,更不會再出現選擇性辦案」,聞者無不動容,國人也信以為真。這個「框金鑲鑽」,出之「君」口的「3不會」,當下成為馬英九面對司法的「大是大非」。可話才説完,為了整肅王金平,這些「不會」竟全忘到九霄雲外,讓自已成為食言而肥的無信小人。

馬英九三個「不會」,依情論理,必然也會成為小跟班黃世銘的「大是大非」,但黃一心往上爬,早知馬的「三不會」,純屬「和尚唸經,有口無心」,早就暗裡反其道而行。更為了拍馬取寵,剷除路障,不惜跨越法律紅線,濫權監聽,甚至株連無辜,誣良為盗。當查知王柯及眼中釘曾勇夫同涉司法關說,突覺天賜良機,當下被豬油矇了心,坐不穩馬鞍鞽,就趕在颱風夜急奔總統住處通風報信,沒想「呷緊弄破碗」,「好好鱉刣甲屎流」,這一通報,生出許多是非,爆出連串醜聞,還惹來吃不完的官司。

「關說司法」如果發生在美日歐洲,確是「大是大非」,「世界醜聞」,可在台灣,大半國民黨人司空見慣,肯定不會認同。我不想一桿子打翻一船人,但國民黨執政60年,關說請託,早成政壇「風尚」,民代、政客樂此不疲,已成黨國政治文化甩脫不掉的包袱。敢問列位國民黨議員、立委,誰能昧著良心說自已一生清白,從不關説?喜歡假仙的馬英九心中雪亮,面對關說,幾曾出面制止或重話斥責?基隆市前市長張通榮,關說違規,竟至出手打人,何曾看見痛惡關說的馬英九震怒生氣?

我做檢察長任中,隔三叉五就有立委(抱歉,十九是藍委)來訪,目的不是請託,就是關説,我以禮待客,來者有的難纏,有的無禮,有的甚至惡言相向,我只有一個標凖答案,請以立院函文來「交辦」,一旦有人翻臉,我就揚言訴諸媒體,他們只好揖攘而別,倉皇而退。

馬英九今天吃上官司,完全被「壞心眼」所害,他虛偽、固執、自私,行事不留人餘地的霸道心性,在這次打王及洩密案中顯露無遺。

他痛責王金平關說根本是借題發揮,與王之間,除了過去競逐黨主席的小磨擦外,並無深仇大恨,但他恨王、瞧不起王,則是擧世皆知。恨王的理由是王和李走得太近,又老與民進黨眉來眼去,杯葛自家法案;瞧不起王,是潛意識裡的郭冠英心態作祟,王的台灣國語結結巴巴,怎配把持立院龍頭?碰巧黃世銘也恨曾,瞧不起曾,王又碰巧為形象有爭議的死對頭柯建銘關說,各家舊恨新仇,像豆藤瓜鬚,糾結不清,兩個難兄難弟,連日密議,終於決定聯手出擊,把原本只是家常便飯,無日無之的關說司法,說成大逆不道、天理難容,非將王一槍斃命,難消此恨,卻不料出手太快,中途鎩羽,真是天道好還。

最譲人咬牙的莫過於馬的涼薄和無情。2013年8月王金平通報因嫁女必須於9月6日出國,他得知王的班機是6曰上午8時半。8月31日颱風夜,黃世銘奔赴總統寓所洩密王與柯涉嫌關說後,馬即分別與黃及江宜樺等人密議打王,並選擇9月6日上午,王在飛行途中無法對外通聯時,由特偵組楊榮宗以爆料方式揭發此事,譲王無法於第一時間回應。更有甚者,明知王家正在辦喜事,竟去揭人不堪,觸人霉頭,做人做到沒有一點人味,只能譲人見識到他的涼薄和無情。

馬堅持「關說司法」是「世界級」醜聞,我舉雙手贊成,並且誓死擁䕶,但比關說更邪惡的一詞叫「施壓」,關說是「世界級」醜聞,不知「施壓」是什麼等級?下面幾個發生在馬身上的故事想請教馬先生,符不符合你「大是大非」?

其一、2007年你的特別費案被起訴後,一路狀告承辦檢察官侯寬仁(偽造文書),候獲不起訴確定後,你接任總統,竟下條子命法務部長王清峰,究辦侯的行政責任,直到侯被記申誡才肯罷手,敢問,行文「施壓」,干預下級人事考核,是不是比「關說」更甚,符不符合你的「大是大非」?

 其二、你特別費案在二審判決無罪後,以國民黨政策會曾姓執行長為首的14位立委,連袂拜訪檢察總長,要求放棄上訴,這等侵門踏戶、糾衆「施壓」,算不算「超世界級」醜聞?為什麼只許你的州官放火,不許王金平點個小燈?

其三、扁的二次金改案,被高院判决無罪,你公開批評法院判決不應背離人民期待,之後又宴請司法首長吃飯,終致最高法院少有前例的自為判決,將扁定罪,請問馬先生,雖然你沒指令,但你的司馬昭之心,人人皆知,這符合你的「大是大非」嗎?

其四、王金平被你國民黨中常會移送考績會開鍘,你口說考紀會委員超然獨立,會做公正裁决,卻在開會前公開呼籲委員從嚴處置,並在人家開會時坐陣會場,做「精神指導」 ,此雖是你黨內家務,無關司法,但你恣意妄為,用權力壓人,請問,這在你的「大是大非」

馬前總統,再拗會把人格拗掉!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