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馬前總統,再拗會把人格拗掉!
凌博志 2017-03-20 00:00:00.0
字級:

前總統馬英九涉嫌洩密遭台北地檢署起訴,成為第三位遭起訴的卸任元首。資料照片
      
凌博志/律師、前檢察長  

洩密案即將進入審判程序,馬英九依舊硬得像顆乾屎橛,除了板著聖人面孔夸談「大是大非」,還一直跳針,埋怨「關說司法的沒事,處理關說的被訴」,拒絕認罪。

馬始終不明白,關說是關說,洩密是洩密,試圖用洩密去模糊關說之「謬」,固不可取,但用關說合理化洩密之「惡」,更是可議。做為刑事被告,不就檢察官論告提出辯解,只一味搬出道德標籤,替自已建主貞節牌坊,既無助於擺脱官司,也不能挽回失去的民氣,這種對應方式實在奇笨,毫無智慧。

既然愛談「大是大非」,就該從馬談起,他做總統第一天,就唸過這一段誓詞:「遵守憲法,盡忠職守⋯⋯不負人民負托」(《憲法》74條),早就認識必須謹守憲法分際,不能稍有踰越。2012年他在連任的就職演説中,斬釘截鐵、信誓旦旦的告訴國人「今後不會再有非法監聽,不會再有政治介入司法,更不會再出現選擇性辦案」,聞者無不動容,國人也信以為真。這個「框金鑲鑽」,出之「君」口的「3不會」,當下成為馬英九面對司法的「大是大非」。可話才説完,為了整肅王金平,這些「不會」竟全忘到九霄雲外,讓自已成為食言而肥的無信小人。

馬英九三個「不會」,依情論理,必然也會成為小跟班黃世銘的「大是大非」,但黃一心往上爬,早知馬的「三不會」,純屬「和尚唸經,有口無心」,早就暗裡反其道而行。更為了拍馬取寵,剷除路障,不惜跨越法律紅線,濫權監聽,甚至株連無辜,誣良為盗。當查知王柯及眼中釘曾勇夫同涉司法關說,突覺天賜良機,當下被豬油矇了心,坐不穩馬鞍鞽,就趕在颱風夜急奔總統住處通風報信,沒想「呷緊弄破碗」,「好好鱉刣甲屎流」,這一通報,生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