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有效領導與尾巴政府
自由時報社論 2017-03-21 00:00:00.0
字級:

 

兩個月前,蔡英文總統在出訪中美洲的行程中,講過一句「公親變事主」的名言,這段話在當時所引發的社會爭論,直到今天,雖然已被更多淺碟型的事件給覆蓋,但是其背後呈顯的政府治理路線選擇的問題,事實上仍在不斷干擾著政府的效能與觀感。簡單的說,政府到底要做「公親」,或是要做「事主」,主政者自己先要有個譜,而後切實扮演其所選擇的角色,就不至於離譜。

公親與事主,也就是和事佬與當事人的區別,其實就是現代政治有關小政府與大政府的思想分途。英全政府如果自認是公親,那麼傾向的應是小政府主義,認為政府的角色要愈小愈好,主張憲政主義、市場經濟、維護個人自由。最典型的就是美國雷根總統,他在就職演說上向美國人定調「政府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政府本身才是問題所在」,很是經典;其於任上減少政府干預、解除商業管制等等政策作為,讓人輕易分辨他信服自由市場機制的治國抉擇。

反之,英全政府如果是事主,那就是大政府主義的概念,是凱因斯理論的認同者,主張政府應該發揮介入的功能,透過財政政策及貨幣政策兩大工具,在蕭條衰退的時代積極振興經濟,以維護社會正義、勞工權益、進行財富分配。推行「新政」的美國羅斯福總統,是另一個代表性人物。

從大選時的競選政見,如創新、就業、分配,到上任十個月以來的主要政策脈絡,如五加二計畫、一例一休、基礎建設等等,很清楚的,這個政府走的是大政府路線,也就是事主的角色。既然民選總統自許要做個大有為的政府,要成為拚經濟的火車頭,當然就無由可閃、無處可躲,必須要勇於領導,出面說服,待爭端出現時,要能理解歧見的根源,並且提出解決方案,這才是適格的表現。

最忌諱的,就是習慣主導,但忌憚負責,因此公開放棄領導,甚至由於對客觀形勢認識不清,缺乏信心,往往會把部分被放大的意見,當作是絕大多數的主流意見,進而迎合追隨之,以為可以找到一條最安全、個人不受折損的捷徑,卻反而因此淪為跟在少數民意後面的尾巴。這種「尾巴主義」,很難是個稱職的事主,也必然無從去爭取廣大人民的掌聲。

言至於此,一個很簡單的執政邏輯已經再明白不過,要嘛就不要管太多,把精力放在過時法令鬆綁的龐大修法工程上;若執意要管到連大家的休假該怎麼休都要插手,就該一路領導、負責與善後。一例一休的「三贏」,不會自動從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