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何必笑北韓呢?那時全台灣人的眼淚,都蠢爆了………
陳增芝 2017-04-04 00:00:00.0
字級:

那個年代,升旗典禮的操場上,聽到「總統 蔣公」就要立正站好,然後再回復稍息姿勢;課堂上,聽到「總統 蔣公」,萬一幌神來不及挺起腰桿,就要更萎靡的跟著同學壓低肩膀。

坐在教室後排,每每看到這個畫面,總讓我覺得很爆笑。
 
1975年4月,國中二年級的時候,讓全台灣學生上課不得安寧的大事件,就是所謂「世界偉人,民族救星」的蔣介石突然去世了。

一早的升旗典禮,校長如喪考妣的宣佈此事,全校師生很有默契的一片靜寂,內心深處,卻只有一個疑惑,神一般偉大的蔣公,原來也是會死哦。

從小喊到大的「蔣總統萬歲」,我曾經以為會是真的。 只是沒想到他的喪事,我竟不能置身事外,甚至還讓我哭了。

父親單身一人隨「國民黨政府播遷」台灣,因此,有記憶以來,不曾參與過「親人」喪事,更不知掃墓是怎麼一回事。

以致一直很怕在街上看到人家辦喪事,寧願繞再遠的路,也不願經過喪家,總覺得很恐怖。

人生中第一次參與的喪事,就是蔣介石的去世。學校規定,全校師生必須輪流前往鄉公所設置的蔣介石靈堂祭拜。

聽到這個消息,真是讓我百般不情願,很想裝病不去,但終究還是逃不過。生平第一次置身靈堂之中,感覺真的很複雜。

不致於很害怕,是因為明知這個靈堂是假的,裡面根本沒有死人;但是,又弄得很像有死人的樣子,所以還是毛毛的。

主持靈堂的司儀,正經八百的唸著祭詞,就是形容蔣介石的駕崩,又是風雲變色,人民無所依靠,舉國哀慟…….之類的。

本來是沒什麼特別感覺,但是,沒想到竟然有人真的像是失去至親,慟哭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