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荒野中的呼號?
敏洪奎 2017-04-18 00:00:00.0
字級:

 

威權時代已去,而威權教條黨版史觀,似仍深植人心,奈何?圖/取材自網路《民報》影像合成
威權時代已去,而威權教條黨版史觀,似仍深植人心,奈何?圖/取材自網路《民報》影像合成

 

本月初我在民報網站發表一文,指出台灣威權統治雖已消失,廣大國人對昔日中國本土若干重大事件的認知,仍繼續受黨版史觀蒙蔽束縛,恍似限於巫術控制下「中蠱」狀態,而大有徹底釐清矯正必要。

部份國人可能認為往者已矣,多年前發生於中國本土往事,都早已是無可更改既成事實,縱能還原真相也於事無補,更非今天台灣當務之急,何須多加重視。

殊不知,所謂「史觀」亦即對歷史事件的解讀,對人的政治態度政治認同,往往能產生決定性影響。舉例而言,對岸政權對人民灌輸的思維是「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作為其騎在人民頭上正當理由。你若「中蠱」而接受這一史觀,沒去多想沒有共產黨統治,依然能出現新印度、新南韓,你即大大降低乃至喪失對中國極權統治的反感排斥,對將近70年的對岸高壓暴政,也會轉而抱持較寬容心態,甚至視之為不得不如此的必要措置。從這一例證,應可顯現史觀影響人心之鉅。

同一道理,今天國人若是對當年黨國集團,在中國本土諸多亂國、誤國作為,都被誤導而視為正面貢獻,是某黨和某人的豐功偉績,從而產生認同景仰心態,則要談和威權餘緒徹底切割也非易事。這該也是今天台灣推行各種改革,努力轉型成為正常民主社會,所面臨的重大瓶頸。有心人可不正視哉?

國父還是孫中山 第一夫人還是宋美齡?

試觀今天在台灣,「國父孫中山先生」,叫來依然十分順口,也殊少人聽來感覺刺耳,宋美齡也依然是永遠的第一夫人,戰時出訪美國,乃至在國會發表演說,也依然被視為是國族之光。區區冰山一角,顯現出時至今日,多數國人長期被洗腦,中蠱現象仍極普遍也。去除威權遺緒,真是談何容易。

很巧的是,日前適逢老蔣總統忌日,吳前副總統出席一場「紀念蔣公座談會」,發表應景演說頌揚蔣老先生,推崇他「帶領完成北伐,統一中華民國,後續在八年抗戰,維護中華民國尊嚴與國土」云云。

老蔣總統不是全無可資頌揚功績,吳副座也不是無知無識村夫,然而他偏偏舉出上述幾樁絕不能視為正面貢獻事例,作為吹捧老蔣先生賣點,似更足以顯示國人久受黨版歪曲史觀灌輸,沉陷「中蠱」狀況深而普遍。若非如此,以吳副座之精明,應不致出此招數。

我本人前此在呼籲國人正視「中蠱」現象一文,曾列舉6樁黨版史觀扭曲史實案例,本文即針對吳副座所稱老蔣總統功業,再做一不同角度檢視,希望能多少還原中國本土時代兩大事件真相。

談到所謂北伐,依據黨版「正史」,是老蔣總統率領以黃埔子弟為骨幹國民革命軍,從廣東北上弔民伐罪,終結掉北洋軍閥割據混戰,完成國家統一,是為國民革命第一期使命云云。(第二和第三期使命,則是對日抗戰和戡亂剿共)

但若依照正常史觀解讀該一北伐行動是孫文集團勾結蘇聯,在赤色帝國主義明目張膽武力支持下,發動血腥內戰搶奪政權,稱之為「武裝叛亂」也不為過。而最後完成之國家統一,也只能是統一其名,新軍閥割據其實局面。

而當時蘇聯對這場北伐介入之深,且遠不止於供應軍火支援。就政治而言,有孫文生前聘名為顧問「國師」,大特務鮑羅廷坐鎮廣州,掌控操弄國民黨政局。以軍事而言,則有加倫將軍參與策畫指導軍事行動不說,北伐部隊更配有俄籍軍官隨軍督導。如此架構北伐,似也算不得很光彩。而國民黨之「聯合世界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結果也是玩火而終於引火焚身,失去中國政權。

當年來華坑害中國的俄方要角 下場悽慘 

值得一提的是,當年來華坑害中國的俄方要角,下場也多不甚好。在北方興風作浪的加拉罕大使,之後是被史大林整肅槍決。本名布魯戈爾的加倫將軍,是被奉命收拾他的特務兇殺活活打死。和孫文合簽聲明的越飛,則是不堪黨內陰森恐怖氣氛而選擇自我了斷。這幾人都應了洪秀柱詛咒陳師孟那句話「不得好死」。大特務鮑羅廷雖保得一命,也是潦倒以終,未能躋身於紅色權貴之列。

吳副座在談話中頌揚老蔣總統領導八年抗戰,維護中華民國尊嚴與國土。老先生若是地下有知,聽到他這番話恐怕也只能苦笑。因為對日全面開戰而又「抗戰到底」,把國家打到支離破碎,應正是他一生最大失誤之一。吳副座偏偏以此吹捧他,只怕他心內也是五味雜陳。

要知當初日本原無滅亡中國野心。從戰後擄獲的日本官方文獻檔案,也全然未發現日本曾有此企圖。所謂不戰亦亡,純是有心人危言聳聽、煽惑民心口號。日本當時的戰略思考,原是準備以東北和華北,作為吸收蘇聯第一波攻擊的緩衝地帶,或對史大林打這場對日戰爭。這是他犯的第一個錯誤。

老蔣總統所犯另一錯誤,是他未能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後,從速把握時機,利用日本亟圖在中國戰場休戰心理,和對方簽下一樁可能也不太好受,但肯定不似日方前此條件之苛刻停火協議,以保留部份元氣對付漸成嚴重威脅的共產黨。在此他實在遠不及列寧之堅毅果斷,反而很像坐視局勢不斷惡化的末代沙皇。

當年一次大戰末期,列寧藉由所謂十月革命取的政權後,眼見他的紅軍無力抗拒強大德軍進逼,乃不顧眾議乾綱獨斷,下令簽訂極屈辱對德和議,轉而全力消滅國內四面八方各股保皇復辟武力,終而穩定鞏固他領導的蘇聯政權。這也正是列寧之為列寧,而老蔣總統遠不及列寧之處。他若能有列寧當時之堅毅果斷,後來或不致失去江山困死台灣。

所以,吳副座舉出所謂八年抗戰,當作是老蔣總統重大功績之一,應也是他看準國人久受黨版史觀洗腦,仍沉陷於我所稱「中蠱」狀態,甚或連他本人也是其中一員。

威權時代已去,而威權教條黨版史觀,似仍深植人心,奈何?

所謂八年抗戰 前四年當蘇聯火牛 後四年當美國砲灰 

近年來我本人也曾針對國人仍陷於中蠱現象,舉出若干樁亟須「撥亂反正」史觀,無奈人微言輕,未有任何迴響,真恍似站在荒野呼號。本文結尾,謹再列舉若干項關鍵性論點,作為我在這方面的最後呼籲。

1. 清帝國覆亡後,代之而起的中華民國漢人政權,只能要求恢復明朝滅亡之前中國領土,無權要求接受清帝國征服中國後,所吞併其他地區。

2. 所謂辛亥革命焉知非禍。當年中國若採取君主立憲體制,其後應不致出現國共兩黨統治之無法無天局面。「非常之破壞」之後,未必即能有「非常之建設」。

3. 原始的中華民國,並非亡於1949,而是亡於1927之國民黨北伐成功。從此中華民國即名存實亡,被借殼上市,而成為一準列寧式威權國家。

4. 所謂軍政、訓政而憲政,說白了就是武力鎮壓,繼之以黨的洗腦,然後則是統御全國「中蠱」人民,以憲政之名行訓政之實。

5. 所謂「八年抗戰」,是把日蘇戰爭搶過來由中國代打,前四年為史大林當火牛,後四年為美國當炮灰。對日開戰是老蔣總統重大失誤之一。

6. 1946年之制憲國大,1948年之選舉正副總統第一屆國大,都是動過手腳的集會,所以其所制定之憲法,所選出之正副總統,都缺乏民主憲政體制應有的正當性。

7. 孫文之「國父」稱號,原是所謂訓政時期,國民黨中常會所強制規定,及至進入憲政時期,也未經過合法程序確認,所以他之稱為「國父」,乃是一位「黑市國父」。

上述幾項關鍵性史觀,至少我認為大有釐清,並確立正確認知之必要。真希望有學術地位,有社會影響力人士,能在此方面多加一把勁,以協助國人早日脫出「中蠱」狀態。

〔 資料來源: 民報 | 引用網址/留言討論

荒野中的呼號?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