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李來希「替天行道」 警察做何感想?
凌博志 2017-04-20 00:00:00.0
字級:

立法院昨首度審查年金改革法案,反年改團體集結場外,攻擊立委、官員引發爭議。圖為全國公務人員協會理事長李來希。資料照片
      
凌博志/律師

宣稱將動員3千人圍城的反年改聯盟,昨天在暴力中展現醜陋面目,一群烏合之衆,在社會鄙視和輿論的交相指責中,結束一場史上最荒唐、最無説服力的抗爭。

活動開始前,頭面人物揚言要比照太陽花學運,進佔立法院,讓「一隻蚊子也飛不進去」。結果,立法院昨天照常開會,「公務員退休及撫卹法草案」雖沒有進行審議,但仍在爭吵中決定下周召開兩場公聽會。事實証明,反年改聯盟的「蚊子」沒有飛進去半隻,反年改的人馬也沒有進去半個,真是「言而有信」。

抗爭活動的成敗,固不取決於人數之多寡,但如果理念一致,訴求正當,足以撼動人心,激起共鳴,當然人數越多,壓力越大,集數十萬人,眾志成城,沛然莫之能禦的力量,的確可以移山倒海,當年聲援洪仲丘的白色力量和太陽花學運,就是此中典範。

這一場反年改抗爭,打開始就注定失敗,原因不在於人少,而在動心起念是私心私利,無關公益。與白色力量反軍中霸凌,太陽花反黑箱服貿,出於社會關懷,完全不可同日而語。更有甚者,軍、公、教、警、消職業有別,所求各異,竟以為「撿到籃子裡的的全是菜」,四路招兵、胡亂結盟的結果,不僅互相適應不良,而且各彈各調,各行其是,其中尤以自居反改龍頭的李來希、退將帶領的八百壯和教師團體的表現,最令人嘆為觀止。

李來希做過勞動部的二級主管,現在的身份是全國公務員協會理事長,年改啟動後,他各種荒腔走板的脫軌言行,無日無之,更且日甚一日。考試院辦公聽會時,他與鬧事的流氓裡應外合,並扯斷麥克風,大鬧會場;身為公務員,時不時揚言要革命要造反,不惜流血。昨天「不譲一隻蚊子飛進立法院」的「牛皮」是他吹的,牛皮破了,怎麼向暴民們者交代,是他的事,但怎麽究辦這個目無法紀的惡官,可是這個軟弱政府的責任。

以退將吳斯懷為首的八百壯士更是不堪,不說他等不保晚節,叛台附中,起始以捍衛權利為名,集眾上街,之後在立法院埋鍋造飯,卻訴諸意識形態,無一不反,終因訴求「走鐘」,圖窮匕現,落得今天灶冷鍋凉,飯冷人稀,八百壯士,未戰己失大半,簡直慘不忍睹。

全教總與全教產系出教育團體,但彼此互槓,爭論不休,前者支持改革,言之有物;後者但知空言反對,卻不知所云。前不久還和李來希爆發內鬨,疑李募款自肥,引人側目,昨天立法院的暴力衝撞,身為領導人的黃瑞明還身先士卒,衝擠綠委,「人師」淪為「暴徒」,形象何其不堪。

昨天的暴民,不只對所有行經立院的路人進行「無差別」滋擾,還強行索閱身份証件,用肢體衝撞推擠無辜的綠營縣市長、立委助理及立院職員,甚至持械破壞特定媒體的採訪車,這些惡行,李來希一句話概括,稱是「代替警察行使職權」,是在「替天行道」,並「精神勝利」地宣告抗爭行動「圓滿成功」,有這種領導,抗爭變成街頭暴力,引起全民憤慨,當然不會令人意外。

只是,權力被「替代」的警察諸公,不知對昨天李來希的「替天行道」,有何評價,有何感想?

李來希「替天行道」 警察做何感想?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