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反年改與太陽花怎可相提並論
張國財 2017-04-21 00:00:00.0
字級:

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昨初審年金改革法案,場外反年改團體與立委、官員數度發生衝突。資料照片
    
張國財/台灣教授協會前副秘書長、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

自從2014年318太陽花學運打響「公民不服從」的名號後,三年來,台北街頭已上演一場又一場的陳抗活動。4月19日,立法院初審年金改革法案,議場外就有反年改群眾在立法院周邊進行大動作的陳抗。

反年改的群眾也喊出「公民不服從」的口號,還質疑「太陽花可以,為什麼我們不行?」但是,吾人要問也要思考的是,是否只要是有一群「公民」參與,也有「不服從」的舉止言論,就可以自認或稱之為「公民不服從」?還有,反年改與太陽花可以相提並論嗎?

綜合維基百科和政治學者的觀點,「公民不服從」有幾個要件特色:出於社會良知及正義的公共利益之關注,是基於良知的「故意違法」行為;是喚起多數人認同的非常手段,與一般的「暴民反抗」及「暴動」不同;本公平正義原則,是道德的、公開、非暴力和平抗爭手段,目的在促使政府改變不正義的政策與作為。可見,「公民不服從」,不是簡單而廉價的「公民」加上「不服從」而已!

再來,太陽花學運和反年改,本質內涵與行動目的上大相逕庭的有──

(一)以理服人vs.以力服人:反年改群眾對朝野立委及多名縣市長進行包圍、推擠、拉扯、潑水、追打、架頸、肘擊等人身攻擊,更砸毀媒體SNG車車窗,還到總統府前丟擲煙霧彈,完全顛覆「公民不服從」非暴力和平抗爭的本質!這和太陽花學運的非暴力和平抗爭更形成以力服人與以理服人的強烈對比!

(二)為公益vs.為私利:太陽花學運攔阻黑箱服貿,展現的是社會良知及正義的公共利益之關注,爭取的是自己以外的社會大眾的權益,服貿無法荼毒台灣眾服務業的果實由社會各界共享。反年改群眾捍衛的,是個人的私利,還是利人、利他的社會公益?追求的是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