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懷念那位​站在第一線的阿樺
草根運動者——詹益樺殉道28周年紀念
邱萬興 2017-05-19 00:00:00.0
字級:
 
 
圖、文/邱萬興
 
詹益樺頭綁台獨有罪嗎,身穿我主張台灣獨立背心聲員蔡許台獨案。圖/邱萬興
詹益樺頭綁台獨有罪嗎,身穿我主張台灣獨立背心聲員蔡許台獨案。圖/邱萬興

臺灣人的苦不是宿命,
只是不曾去自我改造而已,
更重要的是需要人去從基層奉獻。——阿樺

很多人都想知道詹益樺從哪裡來,走過哪些路,曾經做過那些事。他是嘉義竹崎人,在街頭的朋友都喜歡稱呼他「阿樺」,我所了解的詹益樺這位基層運動者,他在民進黨創黨前夕,桃園機場事件中被毆打成黑眼圈的阿樺,這是我第一次和阿樺接觸。

詹益樺,1957年2月22日生於嘉義竹崎人,瑞芳高工畢業,曾經當過報關行、船員、擺過地攤。在金門軍中服役時,軍中的朋友給詹益樺取了「阿撒普路」的外號,表示他經常有不符合人意的行為。一生致力於追求真理且富有正義感的草根獨立運動者,詹益樺積極參與反核四、農民運動、原住民運動、監委罷選、台獨建國運動。南來北往奔走,深入基層,足跡遍及全台灣。

蔡海浦先生曾寫道,1985年詹益樺行船遇難獲救後,意外到了紐西蘭的南島,接觸到那裡的自由空氣、安詳、和平的人民,令他歡喜、感嘆,那是一個活的有尊嚴的人間樂土。

1985年底,詹益樺開始為監察委員尤清競選台北縣長助選,那是他第一次親身參與黨外運動,他在三重地區為「彩虹戰士」尤清發傳單,開始他的黨外義工歲月,當時的朱高正也同時在尤清服務處助選。詹益樺曾先後在許榮淑立委《深耕》雜誌社、鄭南榕創辦的《自由時代》雜誌社擔任發行工作。

第一次走上街頭的詹益樺

1986年10月10日,《新潮流》雜誌社發動包為台電大樓反核四,這是詹益樺第一次走上街頭,他在台灣大學校門口舉著「我們反對核電廠!」海報,默默的跟在謝長廷與洪奇昌隊伍後面呼口號,一起走向台電大樓反核四示威遊行。

前桃園縣長許信良在民進黨928圓山創黨前夕,許信良在美國成立「台灣民主黨」後,就一直想測試國民黨的底線,宣稱要從美國闖關回台。1986年11月30日,許信良與謝聰敏、林水泉、艾琳達等人,想從美國經由日本的成田機場搭國泰航空班機闖關回台,可是最後都沒有成功,國民黨不讓這些黑名單人士回台。詹益樺在桃園中正機場中,舉著「1986年黨外選舉後援會」的旗幟,就在鎮暴部隊前揮舞,國民黨以紅色水柱和催淚瓦斯對付接機民眾,他都站在鎮暴隊伍前面坐著抗爭,毫不退縮。

詹益樺在桃園機場事件中被軍警毆打

1986年12月2日,為了迎接許信良再度闖關回台,他又獨自坐客運到桃園中正機場內接機,包括詹益樺在內共35位民眾遭軍警逮捕,被集體監禁在桃園縣蘆竹鄉海湖軍營暴行毆打。他和民進黨中執委張富忠被憲警修理的很慘,也是促使詹益樺全心投入街頭運動的重要轉捩點。自立晚報根據當時一位憲兵人員表示:「前天讓你們佔了便宜,這次絕對不會饒了你們」。

位於桃園縣蘆竹鄉的海湖軍營,這是當天專門用來關民進黨人士。這個軍營外面的高牆上,每十幾公尺有一個憲兵站崗,肅殺的氣氛、恐怖的場面,猶如刑場一般令人心生恐懼。經過許國泰等人不斷跟軍方交涉抗議,要求放人,詹益樺等三十多人被關在軍營空出來的房間,一直到天色很晚時才被釋放。軍營裡的人用軍用大卡車把他們載到非常偏僻的鄉下地方,放在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產業道路上,故意讓他們無法順利回家。

詹益樺被監禁十幾個小時,眼睛被憲兵部隊打的紅腫、頭部與腳因而受傷,對詹益樺來說這無疑是一場「震撼教育」。這個經驗引起他的極大憤怒,也改變了他的一生。


1986年12月3日,詹益樺在黨外公政會總會與民進黨創黨主席江鵬堅共同召開中外記者會,指控國民黨在桃園機場事件中毆打三十幾位無辜的接機民眾經過。

12月3日,詹益樺在黨外公政會青島東路總會與民進黨創黨主席江鵬堅、李勝雄律師、游錫堃省議員、以及在機場被毆打受傷的中執委張富忠共同召開中外記者會,指控國民黨在桃園機場事件中毆打三十幾位無辜的接機民眾。他說:「我這一生,絕對不再讓這種代誌發生在我身上」。為了不再受第二次的屈辱,詹益樺甚至留下遺書,表明他的決心,「如果國民黨起訴我,在牢裡我要絕食至死,以徹底抗議這個不義的政權」。

1987年1月10日台北市議會、高雄市議會、臺灣省議會的監委罷選,民進黨發動群眾抗議賄選及限制連記法。由於限制連記法的實施,讓當時在省議會已有十多席議員的民進黨陣營,簡直一籌莫展,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國民黨「分配」席位,然後全部囊括所有席位。此種霸道選法,完全是「大鯨魚吃小蝦米」,當時進入投監委票的省市議員,一票價值六百到八百萬元。詹益樺舉著罷選海報,指責進入投票的台北市議員為「豬仔議員」。

二二八事件40周年紀念,詹益樺也投入鄭南榕、陳永興醫師、李勝雄律師發起的「228和平日」平反運動,在戒嚴令下,他們手持二二八的標語,舉著鮮花前行,突破重重軍警鎮暴部隊,一起被挨打。他們毫無畏懼在全台各地遊行舉辦說明會,用行動宣示追求和平的決心,走出了二二八的陰影。


1987年1月10日,詹益樺(左二)舉著罷選布條反賄選,要求民進黨全面罷選監察委員,在台北市議會指責投票的市議員是「豬仔議員」。

扛著麥克風音箱去拜訪蔣經國

在解除戒嚴令前,國民黨打算以通過國安法來做為解嚴的籌碼,因此有「五一九要求解嚴、不要國安法」的抗爭,「六一一」江蓋世帶領抗議民眾,從立法院出發,遊行隊伍往中山北路士林方向「打算拜訪蔣經國」,這也是台灣抗爭史上頭一遭直搗總統官邸的遊行。詹益樺與周柏雅全程扛著相當沈重的老式麥克風音箱,走了四個多小時的「都市游擊戰」,一路毫無抱怨地加入抗議國安法的抗爭行列。


1987年6月11日,詹益樺手提麥克風從立法院出發,陪著江蓋世在台北市區走了四個小時的「都市游擊戰」。

他和田媽媽、黃怡,總是毫無所懼站在隊伍最前面抗爭。

詹益樺來自台灣社會的中下階層,嚐盡各式各樣的生活疾苦,卻仍然勇敢地加入追求民主自由的行列。在鄭南榕自焚之前,詹益樺南下投入戴振耀創辦的農民教室,從事高雄地方性的草根運動,住在戴振耀的服務處裡,幫忙果園、種芭樂採收。他在高雄縣六龜、甲仙、美濃、旗山、大樹、內門等地區,幫助艱苦農民,為農民爭取權益。對台灣這片土地深厚的情感,他過著苦修式的生活,有時甚至以宣傳車為床,從不叫苦。

在其留下的信件中,他曾經這樣表示:「我現拿鋤頭時、挑擔時,常思考這些問題:台灣社會上弱者在哪裡?他們被變成弱者是什麼原因?是什麼人造成?是什麼事情演變?…我自訂一個方向。跌倒成為弱者的人,我站立那個地方扶啟他。」有弱者的黑暗角落,就能看見詹益樺提燈照亮的身影。

全心投入蔡許台獨案救援工作

1987年8月30日,數百名曾遭國民黨迫害的政治犯,群聚在台北市國賓飯店,成立「台灣政治受難者聯誼總會」。蔡有全是「政治受難者聯誼總會」成立當天的會議主持人。大會在討論組織章程時,許曹德站起來發言提案,要求大會把「台灣應該獨立」六個字,列入組織章程裡。這種主張,在過去白色恐怖時代是殺頭大罪。

當天晚上,「台灣政治受難者聯誼總會」移師到台北市的金華國中操場,舉辦一場盛大的演講會。蔡有全在演講會上,公開聲明他主張「台灣應該獨立」。這剛好給國民黨一個機會,把「台獨提案人」許曹德和「公開主張台獨者」蔡有全,一齊起訴。解嚴後的「蔡許台獨案」,又掀起了另一波國民黨整肅台獨的高潮。

蔡有全帶領詹益樺信仰上帝,修正了他對人事與生命問題的思考,詹益樺為了感謝蔡有全一直給他精神上的鼓勵。1988年1月16日,「許曹德、蔡有全的台獨案」判刑確定之後,全台掀起一陣聲援活動,他為了蔡有全被關,義無反顧地投入「臺灣民主運動北區政治受難者基金會」的救援工作,全心投入這場全聲援蔡許台獨案的全台聲援活動。


1987年10月12日,蔡有全、許曹德兩人於首度出庭,詹益樺前往台灣高等法院聲援蔡有全。

詹益樺憤而拆下立法院的招牌

1988年國民黨政府不顧台灣農業困境,決議擴大開放外國農產品的進口,台灣農民憤而北上請願進而爆發「五二○農民運動」(又稱「五二○事件」),當時的立法院四周也沒有廁所,那時抗議的農民尿急想進入立法院如廁,卻遭到鎮暴部隊阻擋,因此才會爆發嚴重的警民肢體衝突。詹益樺不但在五二○事件現場開著宣傳車衝出重圍援救同志,為了抗議立法不公,甚至憤而拆下立法院的招牌。

當時的詹益樺憤而拆下立法院的橫匾,那時我就在他的旁邊。國內三台電視記者台視、中視、華視與《聯合報》的攝影記者,絕不敢站在群眾這一邊,只敢站在鎮暴部隊後面拍照,我們這些黨外的攝影記者反而往前面衝在前面拍攝紀錄,因而比較能拍到珍貴的畫面。由於在場的黨外與自立晚報等攝影記者,都比較認識。詹益樺要拆招牌前特別吩咐我:「小邱,我要拆立法院招牌了,可以請他們不要拍照嗎?」我當時告訴其他黨外雜誌攝影與自立報系的記者請不要拍,怕會成為警方證據,害詹益樺被抓去關。當時詹益樺拆招牌的照片畫面沒有人拍,立法院招牌掉下來的那一刻,我們才拍照。五二○農民事件,成了台灣社會運動史上受害者最多,且最嚴重的流血衝突事件。


1988年5月20日,「立法院」匾額被詹益樺挑落,留下滿地的石塊,這是農民運動衝突的現場。

1988年12月21日在台南「烏頭教會」參加 U.R.M. 第9期組訓的學員,在結業前夕決定以「維護原住民尊嚴,摧毀嘉義火車站前的吳鳳銅像」,做為這期組訓的實習課程。由林宗正牧師、戴振耀、黃昭凱帶領,詹益樺也參與這項摧毀吳鳳銅像行動。

詹益樺曾說鄭南榕的死,讓我變成一個有勇氣的人,「鄭南榕是一顆偉大而美好的種子,我希望自己也成為一顆偉大而美好的種子。」

詹益樺在自焚的前三天,打了一通電話給戴振耀,他說:「如果我的家人說任何話,傷害到工作或是運動,請原諒他們。」過去承你們的照顧,很感謝。詹益樺自焚前的一晚,就住在蔡有全家裡,床邊有聖經與老夫子漫畫書。519的凌晨與早上,曾永昌和高雄市議員林黎埩陸續抵達蔡有全家裡,遇見詹益樺一夜沒睡。

生為台灣人、死為台灣魂

1989年5月19日,當鄭南榕的喪禮隊伍遊行到總統府前的「介壽路」時候,今名「凱達格蘭」的柏油路上,迎面伺候台灣人民的,仍舊是大家熟悉的蛇籠、鎮暴警察。鎮暴部隊向和平遊行的民眾噴射強力水柱,引起群眾的憤怒。只是出其不意,一個基層的社會運動草根工作者——詹益樺,在遊行隊伍行進中,竟然把預藏的汽油包在身上,以引火自焚的方式,撲向蛇籠鐵絲網上掛著「生為台灣人、死為台灣魂」的布條上,用他的生命來向國民黨當局做最嚴厲的控訴。


送葬隊伍抵達總統府前,遭鎮暴部隊阻隔,詹益樺張開雙手,用身體撲向蛇籠,繼鄭南榕而壯烈自焚。

1989年5月19日,詹益樺引火自焚的方式,在總統府前撲向蛇籠鐵絲網上掛著「生為台灣人、死為台灣魂」的布條上,繼鄭南榕而壯烈自焚。

戴振耀回憶說,詹益樺一生只活32歲,在他生命的最後4年,完全奉獻給台灣社會與農民運動,詹益樺在自焚前,一直跟他要照片,後來才發現在他的皮夾裡刻意帶著三個人的照片,走向死亡。這三人是邱義仁、蔡有全、戴振耀。

這幕悲劇讓所有在場的人十分震驚和哀傷。沒想到才送走一個在雜誌社內抵死不從的台灣建國烈士鄭南榕,在鄭南榕的喪禮上,竟又有一個追求台灣民主的基層黨工,以同樣的自焚方式來反抗國民黨。

1989年4月7日鄭南榕自焚之後,詹益樺曾在他的日記裡表明,「我願與上帝同在,不願屈服在豬槽下,鬥陣吃饙,作為一個快樂的豬。」面對國民黨這個不公不義的政府,他抱著「寧願死,也不願再受其羞辱」的決心。正是這樣的決心,讓他的行徑有如那隻失去自由的火鳥一般,視死如歸。終於他張開雙手,以十字架的姿勢,在自燃的熊熊烈火中,用身體撲向阻擋民主前進的蛇籠,為台灣人民留下永恆的典範。

2003年5月19日,戴振耀、黃昭凱和許多街頭朋友,在嘉義縣竹崎鄉親水公園為詹益樺樹立了一座紀念銅像並立碑紀念,碑文中有一段說:「阿樺是位有愛心,富正義感,並且在基層默默耕耘的草根工作者,尤其是對弱勢者的服務工作。享年三十二歲的阿樺,把生命的最後四年全部奉獻給台灣的反對運動。他曾參加過環保、反核、農民、勞工、原住民等運動;他南北奔走,積極參與農民運動,深入基層,組訓農民,足跡遍及全台灣。」

一個從事反對運動不到四年的生命,完全無怨無悔的奉獻給台灣,這次讓我們攜手回到屬於詹益樺的時代,從農民草根運動到台灣土地認同,一同了解如同你我般看似平凡的草根運動者如何實踐對台灣土地的關懷與大愛,期許能將這些偉大而美好的種子持續傳播,讓台灣這片樂土遍地開花。


圖/鄭南榕基金會提供

嘉義竹崎的詹益樺紀念公園。

《活動預告》1
詹益樺殉道28周年追思活動
訂於5月19日(星期五)下午2時30分
在嘉義縣竹崎鄉竹崎親水公園舉行。

《活動預告》2
台獨鬥士蔡有全與詹益樺的革命情誼:一個旁觀者的珍貴影像見證
講者:邱萬興(黨外美術編輯/資深影像工作者)
時間:2017年5月20日(六)19:00-21:00
地點:台灣教授協會(台北市中正區臨沂街25巷15號1樓) 板南線(忠孝新生站)旁
台灣教授協會與「左岸沙龍」主辦

〔 資料來源: 《民報》 | 引用網址/留言討論

懷念那位​站在第一線的阿樺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