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感謝帶我回到軌道的恩師——李筱峰教授
管仁健 2017-06-15 00:00:00.0
字級:
 
 
李筱峰老師 (最右方) 在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的關門弟子,第一排左二為管仁健。圖/管仁健提供

 

或許脫離軌道並不意味著墮落,而是試著超越自己。   

有記憶以來,我似乎始終就是個在軌道外徘徊的流浪兒。過了五十歲,才有機會進入台文所就讀,最要感謝的則是改變我一生的恩師李筱峰教授。   

與台灣基層同甘共苦的外省人

1949年還是大一新生的先父,在戰亂中很戲劇性的來到台灣,但隨即因白色恐怖入獄;獲釋後又被充軍澎湖兩年,回台後脫下軍裝,擔任育幼院的教師。1970年代後政治氛圍較鬆了,才轉任公立小學直到退休。   

先父一生在職場很不得志,師大國文系畢業的他,在小學教書40年,卻沒教過一天國語,全都在教數學與自然。加上車禍斷腿、多次因病住院、早期還要應付特務定期上門訪查,消磨了他前半生的歲月。為了避禍與避免連累家人,先父在家讀的永遠都是艱深的聲韻學,以及《清稗類鈔》《陶庵夢憶》《春申舊聞》等各種與現實無關的筆記小說。不誇張,我從小也都不曾讀過任何注音的童話或傳記,一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