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台灣豈止是地理名詞
自由時報社論 2017-08-12 00:00:00.0
字級:

習近平有中國夢,劉曉波也有中國夢,但是台灣的政治人物似乎少有台灣夢。川普的美國優先說到做到,但是台灣的政治人物,似乎不敢理直氣壯台灣優先。圖為習近平七月底於朱日和閱兵。(資料照)習近平有中國夢,劉曉波也有中國夢,但是台灣的政治人物似乎少有台灣夢。川普的美國優先說到做到,但是台灣的政治人物,似乎不敢理直氣壯台灣優先。圖為習近平七月底於朱日和閱兵。(資料照)

習近平有中國夢,劉曉波也有中國夢,但是台灣的政治人物似乎少有台灣夢。川普的美國優先說到做到,但是台灣的政治人物,似乎不敢理直氣壯台灣優先。在中國夢的夢遊效應下,反而避免直接挑戰中國夢,唯恐被貼上麻煩製造者的標籤。於是在台灣的言論市場,中國夢成為專有名詞,台灣夢卻不是專有名詞。中國夢裡台灣不是主權國家,台灣的政治人物也儘量不凸顯台灣作為國家符號。

世大運下週六登場,卻發生「中華台北又長又細」等爭議。在輿論壓力下,世大運組委會表示,已將涉及地理用語部分,都改回Taiwan。北市府稱,作為申辦國、出賽代表隊,當然是Chinese Taipei,只是若指地理名詞,要用Taiwan。中華台北變成申辦國、代表隊的名稱,台灣變成地理名詞,乍看之下刀切豆腐兩面光,實際上,這就是北京所要的切割:涉及國家概念時,只能用指向同屬一中的中華台北(實為「中國的台北」),台灣只能用來指「那個島嶼」。這是北京的政治正確,就國家符號而言,「台灣」跟「中華民國」同屬禁忌。

然而,台灣僅僅只是一個地理名詞嗎?當然不是!台灣既是一個地理名詞,也是一個國家符號,現成的一個例子便是美國的「台灣關係法」。美國軍售防衛武器給台灣,關心台灣的安全與人權,派遣航空母艦戰鬥群嚇阻中國武力犯台,川普接受「台灣總統」小英的道賀電話,假使台灣只是一個純粹的地理名詞,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而台灣有自己的民選總統,有根據民主原則運作的政府,其他國家人民入出境台灣必須獲得台灣政府的同意,假使台灣是一個純粹的地理名詞,這些也都是不可能的事。更不要說,假使台灣只是一個純粹的地理名詞,中國還會將海峽中線當作不可踰越的界線嗎?

令人遺憾的是,北京為台灣所劃的紅線,在國際上引起愈來愈多挺台灣的仗義執言,北京的政治正確卻似乎逐漸在台灣的政治人物內在化。國民黨,民進黨,政黨輪替;台北市,白色力量;孫悟空七十二變,翻來覆去,雙腳著地,還是「中華台北」。從而,視制憲、修憲為畏途,視重返、加入聯合國為禁忌,修改鳥籠公投法能拖就拖。人民透過民主途徑追求正常國家的普遍意志,成了跨黨派政治人物不可能的任務。這,可以說是北京對台灣人民意志間接卻有效的霸凌。台灣的民主,走到政治人物異化於人民意志,這是非常詭異的徵兆。

只能推論,許多政治人物腦海中,可能沒有台灣夢。所以,他們或許也拒絕中國夢,拒絕同屬一中,但是不敢做台灣夢,不敢超越台灣作為地理名詞,從事國家想像與行動。「台灣關係法」,是美國對台灣的想像;「反分裂國家法」,是中國對台灣的想像。而台灣的政治人物有什麼想像呢?一中各表,一中同表,中華民國,中華台北,兩岸一家親,凡此,即使不是中國夢,也是中國夢的夢境邊緣,不是台灣夢。政治人物在集體制約反應之下,當然也就難以堅持台灣優先的主體思考,從政治、經濟、外交、文化、教育到國際參與,都落入主體性匱乏的依賴主義框框。

過去,大國之間,對於台灣的地位與未來,有所妥協。但,那是台灣人民無法自由表達意志的年代。經過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接民選、三次政黨輪替等,台灣的主流民意早已清楚顯現。如今,台灣走向正常國家,幾乎只剩下中國這隻攔路虎。而台灣人民追求自己的願景,本來就應該自立自強、自助人助,尤其不能幻想敵意國家的善意。至於政治人物受託治理國家,除了兢兢業業建設國家,充實台灣的總體國力,對於台灣頭家的總目標,更要有「智取」的謀略與作為,善用國際戰略風向轉變,讓台灣在實現「台灣夢」的路徑圖上行穩致遠。

台灣豈止是地理名詞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比內閣改組更迫切的事

(2017-08-19 00:00:00.0)

大停電啟示錄

(2017-08-17 00:00:00.0)

中華台北來台灣

(2017-08-16 00:00:00.0)

做出人民期待的司法改革

(2017-08-15 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