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評郝廣才談話
張勳慶 2017-08-21 00:00:00.0
字級:

 

前些天格林出版負責人郝廣才,在閣揆林全面前痛批前瞻建設中的軌道工程,他說台灣將來會不會成為軌道世界最密的國家他不知道,卻話鋒一轉直言,閱讀如果沒有建立,又或者沒有培養興趣,那軌道也只是把傻瓜運來運去,並反問院長:你要把傻瓜運到哪?隨後又痛批,在台北車站內送行友人,站內地板竟有四分之三的台灣人席地而坐,國人越來越像外勞,這是教養出了問題。

若從閱讀是培養和內化個人的人文素養而言,相信無人會反對這個興趣落實與推廣。至於前瞻建設中的軌道工程,不論是從國家財政穩定,未來長遠營運和公共運輸上深入分析,許多專家也都發表過意見。可是只因個人經營圖書出版,在眼見台灣人閱讀風氣逐年低落下,便把公共工程的軌道建設,誇張形容成阿呆與阿瓜的輸送帶,那不禁想反問:我們招待鄉間孩童到都市參觀,以及中南部年輕人來北部打拚,是在嘲弄他們居住地方閱讀不振沒文化嗎?行動書車難道要改名為文盲書車,才符合郝先生的軌道運傻瓜見解?

不論是網路又或者運輸體系,在某種程度上都是一種軟體和硬體的傳輸,早期的絲路是一種,鄭和下西洋亦是,都可帶來文化與文明上的衝擊與刺激,甚至帶動交流和融合。或許軌道並不能有效又立即改善國內閱讀的低落問題,因為這是看不見又無法數字化的文明深化,但只因對閱讀風氣的憂心,一面倒把軌道形容成運來運去一堆傻瓜,那就是自喪了人文素養上對人的尊重。

同樣地,台北車站有國人席地而坐,用此去嘲諷國人和移工(「外勞」一詞顯現的是在地人的高傲心態)沒兩樣,那試問那些在工地打拚,又或者為了生活得遠離家鄉在外地奔波者,豈不是都成為郝先生瞧不起的粗人和賤民呢?這和早期美國人看不起前來建鐵路的華工心態有何不同呢?

(作者曾任圖書館員,新北市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