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又乖又孝順的柯文哲
Kang 2017-08-25 00:00:00.0
字級:
 



這篇文好像是要討罵挨。網路時代,這年頭要紅就要搭「幹話王」的順風車,就要吃到飽、吃到撐,但明白這是不自量力,不過文內有一個台灣特有物種的名詞,如果能得到一點點的傳播,那就功德無量了。

還記得某兒童刊物曾登載了一篇《陽光健康的臺灣總統馬英九》嗎?(註:該連結已失效,該刊物還特別登則啟事說明,《News Rumble正直好新聞》留有備份,新版無圖舊版有圖,可以奇文共賞),老早就想寫篇柯文哲比較馬英九的文章,這只能押後,而現在柯文哲早已是超越馬英九的神級人物,要想對柯文哲歌功頌德一番,還真得好好排隊,但沒錢吃拉麵,不能培養出排隊的能耐。

前兩天看到柯文哲又破紀錄,真是眼紅,看到連投票(這屆立委只投不分區,區域票不領,只因與颱風名有關,這以後再說)當上立委的徐永明都說:「王八蛋,柯市長罵得好」(他也有其他質疑),那更氣死了。罵反年改已沒什麼了不起,是阿蛋一族去罵也好樣?還是稱讚罵得好的也是阿蛋一族?天龍國已進化到「幹話王國」,馬上又突變為「蛋蛋專政國」,耳根都不得清靜。這一年來看到徐永明和「哭泣戰神」這博士級哼哈二將,也學著名嘴吼將起來,吵死了,反而佛來敵不用吼,這一對真可以再裝年輕點去跳Hip-Hop,專輯就叫「下台」,等他們火了接近柯文哲的級數一點,再來稱頌不遲。

原本32萬個讚就想下筆,但看到南檢要不起訴了,先草草交代前一篇,在那之前看了那麼巨量的蛋,實在有夠煩,無聊去Google想朝聖一下「柯粉」為何,沒想到竟然維基百科還沒有這個條目,編輯群是找死啊!不過維基百科倒是有一條「三斗柯粉蝨」(學名:Gigaleurodes lithocarpi),是動物界、節肢動物門、昆蟲綱、半翅目、粉蝨科、巨粉蝨屬、三斗柯粉蝨種,據臺灣物種名錄,這是台灣特有種

哈哈,長知識了?不!只是Google後Ctrl+C、Ctrl+V,想見識一下「三斗柯粉蝨」廬山真面目,查臺灣生命大百科生物圖庫,目前沒有圖片,真可惜了。再腦殘刻薄一下,一斗是10升,那30升的容量會不會有48萬隻以上呢?那一隻要自告奮勇Selfie上傳?還是用大頭目的圖像先代替?

言歸正傳,說柯文哲又乖又孝順的是他的媽媽,在2014年柯文哲選台北市長時幫他助選,好幾次上電視或電台專訪都談到這個故事,而且每回講每回落淚,大概感動了相當多的人,柯媽媽甚至因此比柯本人還紅。故事內容可參見大同小異的各個報導(見連結一連結二連結三連結四連結五連結六)。

大概就在1995年前後,當時37歲的柯文哲由美國受訓回台大,之前他的姑姑因心臟病送醫緊急手術,姑姑出院後幾乎每天都到醫院向柯文哲諮詢病情,柯文哲告訴姑姑,他上班也是領人家薪水不能這樣,建議她去看一位教授,沒想到竟然轉介的是精神科教授,這把姑姑氣炸了,於是向柯文哲的爸爸告狀。柯爸爸知道後火冒三丈,覺得柯文哲對姑姑太沒禮貌了,氣得由新竹跑到醫院打了柯文哲一個耳光,柯文哲挨打後,馬上雙膝一跪向爸爸認錯道歉,任憑柯媽媽一直拉他還是不敢起來,柯媽媽最後就跟他說,起來,媽媽有一半的權利,硬是把他拉了起來。當晚柯爸柯媽回到新竹沒多久,就接到柯文哲的電話,因為他擔心盛怒的父親是否已經安返新竹。雖然已經時隔近二十年,柯媽媽還是相當不捨,每每哽咽到說不出話來,她說「柯文哲從小就是這麽孝順聽話的孩子啊」!柯媽媽還因為柯文哲從台大醫學系畢業後都沒有什麼朋友同學來找他,要柯文哲找同學回家吃飯,「媽媽請客」!對這個從小優秀的孩子因不擅交際一度被懷疑是否有自閉症,柯媽媽表示,柯文哲雖然從小就比較安靜不愛說話,但從來不覺得他有自閉症。

對家長怎麼管教怎麼看待自己的孩子,這是人家的事,但孩子長大出外在社會混,原本養成的性格就要受到外界考驗。搞不好社會多數人比較認同柯媽媽,柯文哲真是又乖又孝順。不過身為又牛又不肖的魯蛇,看這個又乖又孝順的故事總是感覺怪怪地。

而且又心生邪念,「柯文哲的轉診單」也許可以成為新的詞呢,自己腦袋壞了應是適用,只怕已無藥醫;還有一堆媒體人、名嘴,天天藉著誇張的口吻重覆散播一些爭議的話題、紊亂的觀點,每天都好似強迫症發作,是否也需要「柯文哲的轉診單」呢?

例如周玉蔻不時在呼天搶地召喚著蔡英文、林全,一家又講過一家,像是碰到陌生人也會馬上叨叨絮絮,好似訴責奴傭沒好好侍候她,政治立場一再轉換的周玉蔻大概如多年前舊文曾提過的,以為她是造王者,對綠營、民進黨可以頤指氣使,什麼難聽的字眼都派得上,可惜綠營民代、公職,如樂於上鏡頭的「智賢的哥哥」、高嘉瑜、林俊憲等,似是她的應聲蟲,甚至高嘉瑜還想模倣她,渠等如不知周的過往也可請教一下前輩葉菊蘭吧,或則爬爬這裡的舊文。又如廖筱君,題目、來賓都可以一直急轉彎、關鍵再關鍵,聽幾句就讓人頭暈、頭痛,過去迴避現在卻想扮演台派的急先鋒,卻常常暴露對台派的陌生,甚至對自己來賓過往搖擺的立場也無知,只是急著跟隨不成熟或錯亂的消息團團轉。跳槽到民視後的彭文正最令人失望,兩年前的文章還期待他能成為廿一世紀的「彭教授」,能帶領年輕的一輩,結果他走老路,一下子就成為台派新貴,太輕易就把一堆人掛上箭靶,什麼XX幫、「老藍男」云云,馬上都是罪人般,媒體沒有幫、民視沒有幫、台派沒有幫嗎?他家人沒有「老藍男」嗎?彭文正對林全批評最力,自己與林全未曾接觸過,但從30多年前的年輕學者開始觀察,到20多年前開始,他只在綠營執政時擔任公職,他有對不住台派的地方嗎?部分台派的莫名其妙地扭曲,讓人非常遺憾,林全大概是腦袋最清楚的官員,也能謹守原則,有難得的文雅謙遜,愈老愈能任勞、任謗更是讓人敬佩,對部分台派而言他只算過客,或許他那天功成身退,再來寫篇文感謝他對台灣的貢獻,林全才是老台派、真台派,那些10幾年來綠營執政後才來應酬享受、只會耍嘴泡的台派貴族或台派新貴還差遠呢。而年代的向錢看小惡魔則每天「好棒棒」,其瞧不起蔡英文及綠營在好幾年前開始主持起,從她那難以悅目的神情、尖酸刻薄的語調、言詞,早已暴露無遺,厲害的是,她還能強勢地訓令來賓配合到與其同仇敵愾的地步,如果有智慧機器可分析,這個節目的來賓、話題、觀點、內容、用詞乃至表情,其雷同率應是業界首屈一指的,把播過的隨便剪剪湊一湊搭上當日新聞帶,大概也會流暢感覺與新播沒多大差別。還有更多不及備載者,當今媒體硬是強迫閱聽大眾接收這樣的節目,讓做節目者與看節目的大眾都快得強迫症,那大家是否都有需要拿一張「柯文哲的轉診單」呢?其中大概只有那以前搞中國問題被看扁的游盈隆不需要,因為他現在搞民調搞得愈來愈快活,只要喊喊「雪崩」就高潮了,不過看他連條狀圖、折線圖都傻傻分不清,看他做的民調前可能要先敲敲自己的腦袋吧。

又樓歪了,這是看政論節目腦袋壞去的結果,拉回來談對柯文哲的觀察。因為同年與他經歷幾乎沒什麼差異的時代,大概從他擔任市長沒多久後,從他的行事風格,就感覺對他的性格很熟悉,好像在小時候周遭即有這樣的同輩,這不易說清楚,不如舉個多數人可能遭遇過的情境,不一定是柯文哲曾經如此這般,但藉此以形容柯文哲性格傾向的觀察,請參考看看。

在小學高年級或國中階段,大家好動又有點皮,下課就是打打鬧鬧,一不小心就打破教室窗戶玻璃,很難說是誰的錯,一夥人都忐忑,不知要被老師如何責備處罰,沒多久,導師進教室發現了,通常馬上開罵,讓大家站著,要犯錯者自首,大家面面相覷,一時還不敢伸出手來,導師耐不住性子,加碼厲聲要同學檢舉,不然大家一起受處罰,這時大概就會有個「乖」同學舉手,點名稱他、他、他等下課時在走廊打躲避球,「乖」同學再補充說他有告誡大家到操場去,但同學就是沒聽他的話。

導師當然嘉許「乖」同學一番,讓「乖」同學先坐下看書,全班再罰站一會兒聽訓,接著開始處罰罪犯同學,一般是打手心或打屁股,如果只有罰站處分,那個導師就算仁慈了,然後這樣的過錯還沒補正,犯錯同學下學前先拿尺量好窗戶尺寸,回家再向家長索零用錢,紙包不住火,可能又討一頓打,再趕快會合患難同學去找五金行買小釘子、再去玻璃店切好玻璃,小心翼翼帶回家,第二天再帶同鐵鎚拿到學校,七手八腳趁下課小心復原窗戶玻璃,弄破了就得再來一扁遍。

之後,「乖」同學只要成績還可以,大概會得到教師特別的照顧及疼愛,自己的家長當然支持孩子這樣的行為,有些老師或家長會再告誡他不要與壞同學在一起,「乖」同學或許自此即產生自我的「優秀」感,認為這種「乖」與成績一樣,是會得到肯定的,這是他成長的道路,與同學的互動交往並不是老師與家長要求的,也不會因此得到多一點的肯定,所以交友、合群是不重要也不需要。

看到老師信任「乖」同學且不時予以嘉獎,被檢舉的同學不一定會對其生氣,或許還會忌憚一點,感覺總是怪怪地,於是就不會甚至不敢再找「乖」同學相處玩耍,其他同學也易有相同感覺,「乖」同學可能就此與其他同學都疏遠了。

由於成長過程中缺乏同伴,沒有患難與共的體驗機會,也就缺乏對他人的同理心、同情心,孤獨之下,遇到困難就得自己面對,久而久之,如果自己失誤有比較理虧的時候,為避免受罰,或許他開始嚐試以過往的經驗,先檢舉別人,找個替死鬼,結果因自己「乖」同學的優良履歷,師類的仲裁者也如常地偏向他、信賴他,而別人、替死鬼好像也沒遭到不能承受的傷害,而這或許就成為「乖」同學人生寶貴的經驗了,先講先贏、先下手為強,自己犯的的小錯可以得到掩飾,逃脫外界的檢驗,只要不二過,能持續保有「乖」同學的好形像,得到外界的稱讚。

回到真實及成為公眾人物的柯文哲,柯自恃聰明,老是抬出說他智商157,其實幾十年前這並不是嚴謹的測驗,學校參考而已,大多數人早已忘卻,出社會後更不會拿來說嘴,但從這可見柯文哲的單調,沒發展什麼興趣與專長,與他人比較後自卑轉自大、狂妄,只好有此幼稚的表現,但現今這淺薄飢渴的媒體竟然接受了,甚至信仰了。其實只能依賴學業表現以獲得肯定的柯文哲也曾有自覺挫敗,就是他是重考才考上台大醫科,但柯文哲最初是把這藏起來的,直到選舉時他在陽明大學的老師小野直接對他吐槽(黜臭),其實當年陽大醫科也是很好的志願了。

柯文哲為保護自己,嘴巴就是他的武器,對欠缺培養同理心、同情心性格的他,先佔與攻擊終於形塑他信口開河、口無遮攔的風格,這更受淺薄飢渴的媒體歡迎了,說他老實、直率,但總有閃到舌頭,說錯話的時候,於是另一個保護者抬了出來,就是「亞斯伯格」症。柯文哲受過正式醫師訓練,怎會不知自己有無「亞斯伯格」症,從其選舉至今不知已說了多少次他有「亞斯伯格」症,直到今年上海雙城論壇前,傳出中國要找3名專家研究柯的言行,柯文哲終於坦言「沒有經過正式診斷」,還是不敢直接坦白說謊,大概是還沒找到下一個保護者或墊背的。

柯文哲主辦世大運首日(19日)即出大紕漏,第二天(20日)爆粗口,第三天(21日)上臉書與臉友對嗆,最後得到44萬個讚,22日上班利用爬樓梯慢慢讓媒體跟隨訪問,非常現今柯文哲操弄媒體的風格,而年代向錢看的小惡魔們馬上稱頌柯文哲「好棒棒」,操作說柯文哲把蔡英文比下去了,連財經名嘴最後寄望的黃世聰也小惡魔化了,結果23日的數字周刊說是蔡英文神救援柯文哲,小惡魔班的朱胖子還質疑,朱學恆大概是不看TVBS的,TVBS在開幕式第二天中午即有中央接手簡略的報導,但傍晚即被柯文哲的粗口蓋了過去,但只要仔細看開幕式當日的轉播即可發現照到的鏡頭柯文哲反應真是遲頓,一直是蔡英文在提醒柯文哲揮手打招呼,小惡魔班的的姚惠珍說有看全程轉播,大概是沒有認真地看。

柯文哲這數個月來講話愈來愈囂張(囂俳),行徑有夠鹡趒,原本想多多解釋他愈加沈溺於操弄媒介的例證,但太細節囉嗦了,以後有機會再介紹。柯文哲現在應該好好彌補,當個稱職的世大運主人,或許可以他現在培養出的搞笑專長,扮個吉祥物,或陪同熊讚,去招呼國際選手,不要不諳世故卻硬自作聰明,樣樣想主導卻一事無成,把專業交還專業吧。段宜康公布那世大運主營運中心的公文,即是北市府向中央爭主導權,這本沒有疑義,但北市府就要有能力擔起來,不要像開幕式那樣荒唐,更糟糕的是爭這個主導權背後是要向中國交代,是為全力阻止台派旗幟的問題,若如此而造成當天應對反年改陳抗的疏失,那柯文哲即真難辭其咎了,那張公文的疑點其實在發文日期是開幕式的前5天,那個爭執點應是早該解決的。

只能再簡略講點開幕式當天維安疏失的問題,最主要的是各個佈署完全不明確任務所在,再者是對反年改陳抗的監控、通報、指揮。前幾天寫了這篇《看見一位憲兵》,二兵周書鋐(媒體原誤為周書竑)就是知道職責所在,浴血完成任務,很高興這個陽光青年可以康復,還一直帶著笑容回應外界。

三立新台灣加油24日公布所謂巫姓民眾拍的獨家7分鐘影片,主持人及周玉蔻等名嘴都眼睛太大了沒看到裡面有陳嫌丟擲煙霧彈及李姓所謂黑衣人向女性同伴模擬毆警的畫面,從影片的3分26秒起至4分00秒止,就在鏡頭中央呢,這影片20日即上傳YouTube,已有6萬餘觀看數,周不太懂又愛下結論罵遍四方,她提到員警滑手機問題,其實影片中至少有兩位員警是一面動作一面打字,很可能是利用Line做通報,不知是否也同那失敗的行動派出所一樣,是柯文哲的新政,在緊急狀況下,無線電不見了,也不用手機直接溝通,這樣的通報體系能否應付,真有必要檢討。


兩年前台北市警方用粗暴的手段逮捕了廿多名抗議黑箱課綱闖入教育部的學生時,即曾在《「張奇文」們參與的台灣民主進程》文章中質疑柯文哲封建、威權、滑頭,裡面也簡單介紹了市警局長邱豐光「邱霸子」,而現在的柯文哲更會利用媒體假掰(假俳)。「柯粉」是否持續信賴他們的柯文哲是又乖又孝順呢?就看柯文哲是否能一再找到墊背者,而這裡比較擔憂的是我們的媒體是否繼續淺薄、墮落下去。

〔 資料來源: 雜念所在 | 引用網址/留言討論

又乖又孝順的柯文哲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