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中華人民共和國日本特區」如何?
李筱峰 2001/12/31
字級:
日本外相田中真紀子於日前接受記者訪問,稱「台灣與中國同為一民族,因此將會與香港的結局一樣。」
 
  這不僅是一句傷害台灣人民、侮辱台灣國格的話,而且依田中真紀子的邏輯,我們也可以為日本推出相同的結論,讓日本也要接受與香港相同的結局。
 
  所謂「台灣與中國為同一民族」之說,或許是聽信中國那些霸權主義者的「想當然爾」的誑言。要反駁這句誑言很簡單,只要問:「光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內部就有五十幾個不同的民族,台灣又如何和他們同一個民族?」如果只是因為認為台灣人的大部分祖先來自中國大陸,就是同一個民族,就必須接受香港模式,那麼新加坡共和國有百分之七十幾的華人也是閩、粵的後裔,田中的邏輯是不是也要新加坡成為香港第二?
 
  也許有人又要搬出「中華民族」的法器神牌說:「 台灣和中國都屬中華民族」。按「中華民族」根本不是學術名詞,而是一個為了政治目的所「後設建構」的政治名詞。講「後設建構」是比較好聽,換句話就是虛擬的名詞。我們看看同盟會在推翻滿清之前喊著「驅逐韃虜(滿洲人),恢復中華」,不久滿洲政府倒台,滿洲人立刻被拉入成為「中華民族」之一。
  一會兒要趕走滿人才能恢復中華,一會兒滿人又變成中華的一部份,可見這個「中華民族」是隨其需要而定義的;再看看同屬於土耳其族的「新疆」(應該叫做東土耳其斯坦)的維吾爾人,在語言、血統、文化各方面都 與漢族迥然不同,卻也被硬納入所謂「中華民族」。我們就更清楚這個所謂「中華民族」不僅是一個虛構的政治名詞,而且還充滿著霸權主義的心態。誰如果不接受這個虛擬的「中華民族」的封號,誰就是分離主義者,是在搞「民族分裂」,就要挨飛彈和機槍,而且還要背負著「破壞和平」的「麻煩製造者」的罪名。
  這種心態,和日本當年編了一個所謂「大東亞共榮圈」的神話一樣,誰要是不接受「共榮」,就要對其發動「大東亞聖戰」,以維持亞洲的「和平」。田中是不是太習慣這種霸權主義,所以現在面對中國霸權,倒也有幾分似曾相似的親切感?日本有這樣的外相, 也真是可悲又可恥!
 
  然而,霸權歸霸權,在霸權之測,我們還是要把真相說清楚,到底台灣和中國是不是同一個民族?台灣在慣稱的所謂「四大族群」之中,三十幾萬的原住民,屬南島民族,當然與中國大部分的民族不同,此自不待言;至於近五十年,來自中國大陸各省的新住民(俗稱外省人),當然與中國各地的民族相同,也無庸置疑;其餘的鶴佬人(又稱福佬人)和客家人,號稱是閩南移民與廣東客家移民的後裔,其實是在「有唐山公,無唐山媽」的歷史背景下,混了或多或少的平埔族(同屬南島民族的原住民)的血統。
  醫學上從粒腺體核酸基因的研究,已經發現台灣住民中有相當高的比 例擁有南島民族的遺傳。再說,來自閩南與廣東的移民祖先,他們也不是漢人,而是百越族,最近馬偕醫院的林媽利醫師透過細胞中的HLA找出基因位的半套體頻率,證明閩南人與客家人同屬南亞洲人種,是越族的後代。所以,如果有人要罵我這個「來自閩南的百越族與麻豆平埔族(西拉雅人)交融的後裔」的台獨份子是「漢奸」的話,我會回他:「我不是漢人,我沒有資格當漢奸。」
 
  從上面的簡單分析,可以知道台灣住民的血緣是多元的,但這並不妨礙台灣成為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因為一個現代國家不是建立在相同的血緣上面,而是建立在共同的大社區意識、相同的生活方式或是命運共同體上面。
 
  如果田中外相真要以「民族相同論」來干涉台灣人民的前途選擇權,那麼,以田中的邏輯,日本也應該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份。因為根據中國許多歷史學者的說法,日本人是秦始皇時代派出去尋找海外仙藥的徐福,帶著數千名童男童女留在日本的後代。為了讓史料逼真一點,容我引一段出現在《三國志》<吳書>中的相關記載來看:「亶洲在海中,長老傳言秦始皇帝遣方士徐福將童男童女數千人入海,求蓬萊神山及仙藥,止此洲不還。世相承有數萬家…」這個所謂的亶洲,指的就是日本,「世相承有數萬家」之後的日本,要不要接受中國的「一國兩制」,成為中華人民 共和國統轄下的日本特區?田中真紀子如果要的話,說不定還可以爭取擔任日本特區的特首。
  (作者為世新大學教授、台灣北社副社長)
〔 資料來源: 台灣日報

「中華人民共和國日本特區」如何?

如果只是因為認為台灣人的大部分祖先來自中國大陸,就是同一個民族,就必須接受香港模式,那麼新加坡共和國...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