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再見了,渭水路
蔣朝根 2003-08-25 23:36:30.507
字級:
宜市台九線更名風波,塵埃落定。
 
  中山路七百零二票,遙遙領先渭水路的八十三票、蘭陽路的三十票、府城路的零票。票數懸殊,不是意外,正足以反映出今日社會對台灣歷史極端的冷漠,以及對鄉土人文無情的踐踏。這也是戒嚴時期長期漠視台灣本土歷史的後遺症。
 
  從反對縣府硬要更改路名,走調演變成反對以「渭水」為名,污衊蔣渭水,再演變成「吳渭之爭,中山路勝出」。
 
  投票率僅二成多,但中山路住民在昭應宮投票率超過五成以上。昭應宮是宜蘭縣目前唯一的國家三級古蹟。日治時期的台灣文化協會及台灣民眾黨,利用宮前廣場舉辦講座,不畏特高警察的威嚇逮捕,宣揚民主思潮。不知前往投票的中山路居民,是否知道這一段台灣人的民主運動血淚史?令人欣慰的,當民意代表向「道路命名自救委員會」靠攏,帶頭反對「渭水」時,與蔣家素昧平生的陳金德立委仗義執言,肯定蔣渭水對台灣民主運動的貢獻,呼籲勿讓渭水路從地圖上消失,無奈八成的宜蘭鄉親以「事不關己」來應對。
 
  歷史非常玄妙,一九三一年八月二十三日,全島五千餘人齊聚大稻埕,佩帶黑紗,為被當時的日系報紙《新高新報》稱為「台灣人救主」的蔣渭水,舉行台灣空前的大眾葬儀,總督府派出八十名武裝警察戒備,如臨大敵。七十二年後的同一天,宜蘭鄉親卻做了決定,蔣渭水誕生的渭水路,走入歷史。
 
  民主的可貴,在於大家都必須接受多數人的決定。路名只是象徵的意義,不影響蔣渭水的歷史地位。
 
  令人不解的是,被宜蘭鄉親黃煌雄尊崇為「台灣政治社會運動的第一指標者」,被文史學家莊永明列為「台灣百人傳第一人」的蔣渭水,在家鄉宜蘭竟是如此際遇。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