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時事新聞 綜合新聞
連惠心親筆函寫下爸爸打媽媽
披露連惠心近24年前與好友的14封書信指連戰欠連方瑀、連惠心等妻女一個道歉
台北訊 2004-02-26 06:56:13.14
字級:
針對連戰毆打連方瑀的說法,壹週刊獨家取得連惠心近24年前少女時期與好友的一批書信顯示,明確寫著連戰毆打連方瑀,而這件事,也讓她的童年充滿了不快樂與陰影。該刊指出,連家人即使無需外人幫他們伸張正義,但連戰還是欠連方瑀、連惠心等妻子兒女一個道歉。以下是壹週刊相關報導內容摘要:
 
 
  在2月19日,連戰打老婆說發酵後,一位消息人士因不滿連戰一直沒說實話,決定提供本刊14封連惠心念台北美國學校時,寫給她親人Jane(化名)的書信,並授權本刊使用。
 
 
  連惠心和Jane是美國學校的同學,兩人曾無話不談,後來因故漸行漸遠,Jane目前居住在美國。
 
 
  收件人Jane確是連同學
 
 
  消息人士並提供四本美國學校的同學錄,證明連惠心和Jane確為同學,連惠心還在裡面留言給Jane。
 
 
  這些信都是原件,而且有完整成套的信封、信紙,並有當時的郵票及郵戳,有些信件還因時間久遠略微泛黃或破損。
 
 
  信末的署名都是連惠心的英文名字ArleneLien,寄信地址則是敦化南路一品大廈連家住址,撰寫的時間(有郵戳佐證)從1978年至1981年。當時,連戰已從薩爾瓦多大使一職卸任,轉入內閣,擔任青輔會主委,前程似錦,連方瑀則在東吳大學中文系兼課。
 
 
  1980年的連惠心在美國學校念書,正值放暑假,準備升八年級(約是國二年紀,連惠心生於1967年)。在1980年7月2日及1980年8月7日的兩封信中,連惠心童稚天真的筆觸,明確地寫下對「爸爸打媽媽」的憤怒。
 
 
  專家鑑筆跡無明顯衝突
 
 
  為辨別書信真偽,本刊邀請筆跡鑑識專家進行判讀,初步認定這14封書信與連惠心目前的簽名筆跡,並無明顯衝突之處。尤其時間較晚的信件簽名,與她現在簽名「沒有完全不同的特徵點」,而且書信中提及的相關人事,經本刊一一仔細查證,也都確有其事。
 
 
  雖然在少女的眼光中,父母的爭執吵架可能會被放大,愛恨的情緒有時也會擴大,但兩封信中間僅隔一個多月,連惠心字裡行間曾三度使用「打」(beat)這個字。
 
 
  7月2日的這封信中,連惠心說連方瑀去了美國,外婆(汪積賢)前來照顧孩子,由於「爸爸不希望媽媽去度假,她離開前一晚他還打了她。」
 
 
  被迫選邊站信中多無奈
 
 
  連惠心在信中寫道:「我討厭我爸爸,一天比一天討厭。我好討厭這可惡的賤人!」(Ihatethedamnedbitchsomuch!)
 
 
  連惠心在信中也對友人說她很想媽媽,但卻不能講,「因為如果我講出來,我爸爸又有更多理由去打她。」顯然,當時的連惠心被捲入父母的爭執中,被迫選邊站。
 
 
  也許是因為目睹家暴,連惠心在這封信中的情緒低落,她寫道:「我不曉得我們為什麼要出生,有什麼目的。一切都好無聊。沒有一件事的結果是我想要的,是我當初想的樣子。有時還不會差太遠,但大多時候都是不對勁。這時我會很失望,掉眼淚。真是奇怪。」……
 
 
  信的末段,連惠心又近似吶喊地寫道:「我討厭看我爸爸老是打我媽媽。」(Ihateseeingmyfatherbeatmymotherallthetime.)令人十分同情。
 
 
  妻女擋子彈連戰缺擔當
 
 
  根據這兩封信,顯然連戰夫婦對讀國中的連惠心該繼續念台北美國學校,還是改念中文學校,或是去美國念書,起了很大的爭執。
 
 
  連惠心在信中寫道,她堅決不肯再回去念中文學校,因為「我就是沒辦法跟他們講話。我的想法和他們不一樣,他們想法和我不一樣,我們無法相處。」……
 
 
  這次選戰中,連惠心既與連家在美國波士頓、舊金山涉嫌違法未申報的兩幢海外房產關係密切,又被民進黨揭發她曾刻意將戶籍從台北市遷到台北縣,涉嫌逃漏稅近四億元。
 
 
  連戰在家產問題中缺乏誠信,已經逼使連惠心跟著捲入政治風暴,如果連在家暴問題上,又同樣沒有誠意面對,尤其讓當年可能受他家暴欺凌的連方瑀,以及曾因而受到心靈傷害的連惠心,還要站出來為他擋子彈,就實在太沒擔當了。
〔 資料來源: 台灣日報
連惠心自清提十大矛盾點
並控告壹週刊誹謗及偽造文書連戰:扁政府製造出來的 台灣日報 (記者張振峰台北報導)壹週刊昨天再次爆料,提出連惠心早年與友人通信,信中提到「我討厭我爸爸,一天比一天討厭,我好討厭這可惡的賤人!」等有關「連家家庭糾紛」內容,引發藍軍群情激憤,連惠心則是按鈴控告,並面對媒體簽名現場比對筆跡;連戰表示,家裡沒有暴力、財產問題,這是陳水扁和他的政府製造出來的問題。國親陣營更痛批根本是政治勒索。 連惠心昨晚召開記者指出,信件中的十大矛盾,包括:一、不是她的筆跡;二、她沒有把紀念冊給jane,她的印象裡也沒有所謂Jane這個同學;三、信件文法太差;四、該污衊字眼是形容女人不是男人。 五、就學、轉學時間點不對。六、她沒有暗戀對象;七、她沒有寫信習慣;八、她不喜歡科學小飛俠,而是喜歡小甜甜;九、她12歲就在看金庸,不會連趙寧都不會寫;十、她的阿姨是住在德州,不是奧克蘭。 國民黨立委黃德福表示,壹週刊刊登的信件,國民黨早在兩個多月前就收到影本,還是直接拿到中央黨部辦公室,向他們兜售,但總部認為根本不是事實,決定對勒索行為相應不理,更將影本拿去做比對。 (記者彭華幹台北報導)連惠心昨親自前往士林地檢署控告壹週刊,她出示自己所寫的字跡與壹週刊刊登信函字跡比對,完全不同,所以要告壹週刊總編輯裴偉誹謗與偽造文書。 (記者陳靜萍豐原報導)針對毆妻說引發疑雲,泛藍總統候選人連戰昨在東勢參加造勢晚會時,痛斥民進黨總統候選人陳水扁是「不恥之徒」,他說這種以惡質手段所進行的骯髒選舉,將會在歷史上留下污點。 壹週刊:都經過查證 沒啥好告 記者曹銘宗/台北報導【2004/02/26 聯合報】 壹週刊總編輯裴偉昨天指出,連惠心的寫連戰打老婆信是真的,信中提及的人與事也經查證過,國民黨與連惠心要告壹週刊,「沒有什麼好告的」。 裴偉表示,壹週刊在獲知有一批當年連惠心寫給好友的信件後,找到了當事人,並得到當事人同意刊出,當事人寫了授權書,並沒有要求報償。 裴偉說,當事人曾猶豫要不要公開這些信件,最後決定公開,當然有原因,但壹週刊不方便講出來。針對國民黨指出,一個月也曾拿到其中幾封信的影印,經鑑定後發現筆跡不符,裴偉強調,壹週刊掌握的十四封信是廿多年前的原件,有的信件已泛黃、破碎,信封上的郵票、郵戳、發信地址查證也是真的。 裴偉說,壹週刊進行筆跡鑑定,發現「大致相符」,並調查信中提及的一些人事,也發現與事實吻合,例如:信中說「林青霞將和男友趙寧一同赴連家作客」,隔兩個月林青霞即承認趙寧是她第一個交往的男友;信中說「科學小飛俠回來了」,當時「科學小飛俠」卡通第二次重播;信中說「邀請朋友參加八月一日的生日派對」,連惠心的生日確是八月一日。

連惠心親筆函寫下爸爸打媽媽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