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如何看待二二八的死亡人數問題
陳儀深 2004/03/11
字級:
最近讀到朱浤源教授的一篇文章,題目是〈新數據披露228受難人數灌水〉,重點在批評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多年來接受申請補償成立的案件中,只有死亡673人、失蹤174人,而不是史明所說的十幾萬人,也不是行政院研究小組所估計的18000~28000人,朱教授批評基金會不願大聲說出這個「重大發現」,「而只放在抽屜中」;其次,朱教授懷疑上述的死亡673人業經灌水,因為有學者研究過澎湖無人死亡或失蹤,基金會的統計表竟明列五人死亡、三人失蹤;最後,朱教授根據1947年警備司令部的一份資料,認為「政府及民眾被暴徒傷害的,竟然高過後來政府被迫平亂時傷亡的人數。」以上的描述充滿偏見和錯誤,恐怕對當前的族群對立只有雪上加霜的後果。
 
  首先,基金會的網站www.228.org.tw多年來不斷更新,隨時公佈申請補償案件的審查狀況和通過的數字,朱教授的「研究團隊」從來不看,突然間過來詢問還以為是重大發現,真是匪夷所思。其次,澎湖是否有人死亡,難道許雪姬教授的研究已是定論?基金會接受申請有一定的審查程序,沒有證據不能隨便通過;何況還有一種可能,就是當時家在澎湖但人在高雄死亡,半個世紀以後由澎湖的家人提出申請,筆者手邊有一份1947年3月13日〈高雄市鹽埕區死亡調查表〉,其中就有很多位籍貫澎湖。朱教授根據某位學者的研究就指控基金會灌水,未免太過草率。
 
  再次,針對當年台灣省警備總部(後改名為警備司令部)的資料,朱教授的解讀也有問題,當時軍警加上公教人員共死亡164人,而「暴徒」死亡244人,不可能導出前者多於後者的結論(參看中研院近史所出版《二二八事件資料選輯(一)》第36頁)。朱教授最大的問題是,只相信當年的國民黨政府,不相信今天他所謂的「民進黨政府」的二二八基金會。事實上,當年遭到「無差別掃射」而死亡的人不見得有後代能出來申請補償,若有後代存在也不一定有意願或有證據。根據監察使楊亮功、何漢文當年撰寫的調查報告,僅僅高雄市3月6日那天彭孟緝「以武力攻入市區及暴徒大本營,斃暴徒二百餘人」,可是今天基金會的統計表在高雄市只有86人死亡,又如何說?
 
  總之,個人認為1992年行政院公佈的研究報告,所謂18000~28000人的數字,是結合人口學和史料的合理推估,想要挑戰的人如果不好好用功,只會鬧笑話而已。
 
  (作者為中研院副研究員、台灣北社副社長)
〔 資料來源: 台灣日報

如何看待二二八的死亡人數問題

最近讀到朱浤源教授的一篇文章,題目是〈新數據披露228受難人數灌水〉,重點在批評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