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台灣觀點
台灣當然是主權獨立的國家
李鴻禧 2004/10/29
字級:
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對台海兩岸的終局解決方案並不採取特定立場,如果兩岸能就台灣獨立達成協議,則台灣獨立與美國的一中政策並無違背。
 
 
 
 
  美國國務卿鮑爾於本月25日在北京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台灣沒有主權以及台海兩岸應透過對話走向和平統一;引起各方面的關注,也受到包括台灣在內各方面的批評指責。
 
 
  美政策變一定正式宣布
 
 
  稍後美國國務院副發言人艾瑞里隨即指出,美國對台海兩岸的政策完全沒有改變,鮑爾談話的內容要從問答的上下整體來看;而美國對台海兩岸的終局解決方案,仍只強調必須透過對話、以雙方都能接受的和平方式解決,不應將鮑爾的說法解讀為預設兩岸必須統一的立場,解決方式有極多可能性;美國無意改變長久以來對台海兩岸關係的政策和立場;鮑爾到北京只是強調,兩岸必須透過對話尋求解決方案,並非常坦率地鼓勵雙方加強對話,美國認為重點應該放在這裏。
 
 
  衡諸事實,誠如華府智庫戰略研究中心研究員米德偉、葛來儀等人所分析,鮑爾不是特別專精亞洲或台海兩岸事務的官員,這次卻在需要很精確語言的中國和台灣的議題上出錯;從鮑爾的談話中可看出顯然有了不少破綻;諸如:一、鮑爾提到台海兩岸「各方所追求的統一」,很清楚的,情況並非如此。二、鮑爾說台灣獨立與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不符,又是另一個錯誤的例子;因為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對台海兩岸的終局解決方案並不採取特定立場,如果兩岸能就台灣獨立達成協議,則台灣獨立與美國的一中政策並無違背。何況,有如米德偉所強調,如果要改變美國政府長達30年的台海兩岸外交政策,鮑爾不會是隨意的在記者訪問中提上一兩句,而是會以作出宣布的方式處理的。
 
 
  然而,另一引人議論的話題,則是鮑爾在前此場合也表示「美國不支持台灣獨立」。在台的統派媒體及政客,竟然毫無國家意識,也不顧當前「統一中國」會是什麼樣的空前慘禍;一聞鮑氏訛言輒欣欣然有喜色而奔相走告:「台獨已無可能!」「台獨死了!」實在令人可嘆可笑。
 
 
  認同鮑爾言論可嘆可笑
 
 
  同時,令人匪夷所思的,竟然也有部分以台灣獨立、推翻國民黨政權為厥志的台灣人士,竟也隨鮑爾、中國人及泛藍統派媒體及政客,異口同聲,否認「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強調台灣目前仍然不是主權獨立的國家;有的人甚至荒腔走板,為固執己見而不惜將台灣自我降格,成為國際公法上之「叛亂團體」,而不顧及此種說法做法,正授中國以侵略台灣—平定內亂—之口實。至於有人表示,「中華民國」是殖民國家、台灣是殖民地不是國家,以此來否定「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那就走火入魔、不可救藥了。用類此荒誕之說法來激勵台灣人「台灣尚未獨立、國人仍須努力」,實在是捨本逐末、離譜太遠了。
 
 
  無可否認的,在國際法、憲法及政治學上,久有通論定說之「主權獨立國家」涵義,在台灣問題上竟然變得如此葛藤纏繞、錯綜複雜,實因政治立場、意識形態各異之國家、黨派,各為其權術謀略而予以扭曲變異所致。實際上,時至今日,儘管由於歐洲共同體運營的日臻成熟,未來對「主權」的定義界說,容有可能稍作遞移變遷;但是至少在當前,不論是國際法學界,抑或是國際組織及國際外交實務上,對原就涵藏多義的「主權」概念,都認為應包含下述三種不同意義來運作,並以之為全球共矢咸遵的主流通說。
 
 
  主權就是國家統治權力
 
 
  一、統治權。主權就是國家統治權力,這種國家權力意義的主權,與概括地表示國家總攬立法權、行政權及司法權等統治權,幾乎同其意義,是指國家權力之統治權性意義。
 
 
  二、最高獨立性。主權就是國家權力屬性之最高而獨立者,對內最高、對外獨立,是指國家權力之主權性意義,也是主權觀念上最原始、最本質的意義,側重國家的獨立不受干涉的層面,是國家權力與國際社會之界碑。
 
 
  三、最高決定權。主權就是有關國政的最高決定權,這種權力可以對國政做成最後決定,是指國家權力之最高決定性意義。現代國家常在憲法上規定「主權屬於全體人民」,就是這種意義的主權。
 
 
  本來,主權與國家是互為表裏、合而為一的。換言之,沒有主權的社會或地域固然不能成之為國家,國家也不能沒有主權,否則無法最終決定國政,實施行政、立法與司法等統治權,也無法對外獨立而排拒他國之干涉,國家就不像國家而淪為他國之殖民地或附庸。
 
 
 
  台灣戰後近60年來,不論是參加聯合國或退出聯合國,不論是國民黨執政或民進黨執政;長久以來,不但能夠獨自對國政作成最後決定,自己決定未來,自己選出總統、國會議員及地方首長與民意代表;而且可以獨立行使立法、行政與司法權等國家統治權,制定各種法律命令、作成終局確定判決;不必再呈請其他外國政府裁示批准;尤其台灣未來如何發展,也不必受美中等強權干預指揮。因此,毫無疑問的,台灣已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也合乎國際公法上所稱之「事實國家」(defactostate),這一事實,是國際社會上存在已近60年的長久歷史事實,無法否認、也無容否認。這不是美國鮑爾、布希、柯林頓所能否認,也不是胡錦濤、江澤民、鄧小平所能扭曲,即令是陳水扁、李登輝或蔣介石父子,也都祇能承認這個客觀存在的歷史。由此可見,台灣當然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天經地義、日月同光。
 
 
 
 
  承認國多寡無損主權獨立
 
 
  儘管有人懷疑或惡意渲染說,台灣在國際社會上有正式外交關係的友邦不多,猶不足成為「法律國家」(deJurestate),所以不能稱之為「主權獨立國家」。事實上,國家是否存在,在19世紀以前殖民帝國繁榮昌盛的時代,在一些廣拓殖民地之君主帝國陰影下,部分國際法學家曾偏頗地認為,一個國家除了有客觀存在的條件,即一定的領土與人民,並組織國家機關行使主權底統治權外,仍須經國際社會重要國家承認,才算真正存在的「法律國家」,企圖由強權殖民帝國聯合抵制殖民地的獨立建國。惟到了20世紀這種判定國家存在之「承認說」,已被世界自由民主潮流所淘汰;現代國際法學之主流通說,早已改為「存在說」,亦即一個國家祇要有一定的領土與人民,並組織國家機關行使主權底統治權之事實客觀存在,輒可判定為真正存在的「事實國家」;至於其他國家加以承認之多或少,無損於其為主權獨立國家之存在。台灣由於國內外情勢之錯綜複雜、國家正名化舉步艱難,至今仍竊用「中國」之名,而以中華民國自居,自然會受國際社會卑視排斥與中國之憎惡。祇要最近在台之「統一基本教義派人物」,日益老成凋謝,「捍衛中華民國」之海市蜃樓愈益褪色,台灣之名實具符「主權獨立國家」之形貌,必隨之日益清晰壯大。
 
 
  否認改不了長久存在事實
 
 
  在國際法學上,一個有相當一定之人口與領域的社會,苟能組織國家遂行統治權,則可稱為:國家、叛亂團體或交戰團體。台灣若不是主權獨立國家,難道台灣是「叛亂團體」或是「交戰團體」?台灣的主權國日本已聲明放棄對台主權,台灣獨立要向日本叛亂嗎?中國早在1895年馬關條約已放棄對外主權,台灣要獨立那能對中國叛亂?說台灣是「叛亂團體」已會笑死人;若說台灣是「交戰團體」,那是扯得該到醫院了。台灣當然是主權獨立的國家,這是無法否認、也不容否認的,鮑爾、布希、江澤民、胡錦濤誰去否認也都一樣改不了長久存在的客觀事實呀!至於現在猶信誓旦旦說要「反台獨」的人,請問台獨已客觀存在了60年;與中國時間、空間都相隔迢遙,反什麼?如何反?討厭台灣,不必費這麼大心事呀!
 
 
〔 資料來源: 台灣日報

台灣當然是主權獨立的國家

在國際法學上,一個有相當一定之人口與領域的社會,苟能組織國家遂行統治權,則可稱為:國家、叛亂團體或交...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