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跨越族群的二二八
張炎憲 2005/02/24
字級:

 
 
 
  「新移民」是指一九四五年日本戰敗之後,陸續來台的「外省人」。其實稱新移民比較恰當,因為台灣就是一個移民社會,不同族群、不同梯次的移民陸續進入台灣,逐漸融匯而成台灣社會。但一九四五年之後從中國各省來台的人士是集團性的武裝遷徙,包括政府、政黨、軍隊、公教和庶民,情況特殊,有其封閉性與自我保護性、排他性。
 
  歷經五十多年的台灣生活經驗,新移民雖逐漸與台灣土地結合,再也難分彼我。但因為出身背景、家庭教育等經驗與一九四五年之前在地的台灣人不同,因此內心深處對歷史文化的觀點自然與台灣人有所差異。其中以二二八事件最為明顯。部分「新移民」會認為自己與二二八沒有關聯,但每次有人提起二二八,就會覺得成為被指責的對象;有人認為二二八是叛亂,國民黨政府為維護政權,派兵鎮壓有其道理,易於接受國民黨的思考方式;有人認為這是台灣人在排斥「新移民」,政府鎮壓台灣民眾,是為了保護新移民。
 
 
  「新移民」有這些觀點和感觸,是可以理解的。但新移民如果把自己封閉起來,不願去面對二二八的歷史事實,則無法解除心理上的障礙。
 
  一、二二八是統治者與被統治者之間的衝突。日本戰敗,接收官員的貪污腐敗、違法亂紀是使得台灣人從歡欣鼓舞迎接新時代的熱望,跌入絕望深淵,起而抗議要求改革的原因。國府不但不聽民意,反而派兵鎮壓,逮捕槍決台灣民眾,包括新移民和原住民,只要對國府構成威脅者,都是逮捕槍殺的對象。
 
  二、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所提出的三十二條要求是日治時代台灣人的追求。如果深入了解台灣歷史發展,則會發現這是台灣人追求自由民主、自主獨立的主張,統治者如壓制這些要求,台灣人就會起而抗爭。
 
  三、國民黨長期壟斷政權,維護集團利益,並以僵化政策,排斥壓制台灣歷史、文化和語言,使得本土力量受到壓制,本土主張無法發聲,造成兩者之間的隔閡和誤解。黨國威權體制所造成的問題卻被簡化成省籍問題,其實追究國民黨數十年來為維護集團利益所實施的政策,才是問題的核心所在。
 
  四、國民黨濫用公權力,逮捕殺害台灣民眾,事先未經過公開判決,是侵害人民生命、身體、自由、名譽或財產之行為,違反人權公道,需負起政治責任。
 
  五、「新移民」有族群、貧富、地位、強勢與弱勢之別,並非純然一體,卻被簡化成全體概念,是長期以來國民黨政權操弄所造成的誤解。
 
  因此,二二八事件屠殺台灣人的責任不能由「新移民」背負,而要回歸到當時的時空背景,追究當權者的責任。這才不會混淆,模糊化問題的核心。
 
  有了這些認識之後,才能走出束縛,以寬厚的心情面對二二八。因為在歷史上曾經發生過的事情,總會烙下刻印,縱使想要抹去,也無法改寫歷史的事實。二二八事件既然在歷史上發生,就是不得不面對。
 
  有人認為提起二二八事件,會勾起不愉快的記憶,重新撩撥族群之間的傷痕。這種說法無法在歷史上通過檢驗。中國近代歷史最喜歡談論鴉片戰爭之後,西方列強入侵,造成大清帝國的衰退。談起西方入侵東亞,不是會勾起不愉快的歷史記憶,造成與西方的裂痕與衝突嗎?中華民國史常以辛亥革命,推翻滿清,締造中華民國的輝煌歷史自許,而這些不是製造滿漢,及與其他民族的裂痕嗎?中國歷史教科書對這些挑起族群與國家的記載非常詳細,卻反過來說如果談論二二八、記載二二八,就會挑起族群衝突,這不是雙重標準?這不是漢人沙文主義或是大中國主義的主觀認定嗎?
 
  國民黨的黨國教育常會自陷於大中國的論述,而忽略台灣。接受這種教育的台灣民眾久而久之,就會受到影響,而無法站在台灣主體來思考歷史問題。新移民則更會陷入「外省人」情境中,而無法體會台灣民眾的感情,甚至會與少數新移民特權的政權劃上等號關係,而無法客觀地思考。
 
  歷史事實需要追究,才能在史實中得到理解與諒解。縮起脖子,不聽不看,是種逃避心理、自我防衛的心態。自一九九○年代台灣邁入自由民主的社會,二二八得以公開討論,這是可喜的現象。但在朝野對立、藍綠對抗,在族群和解的大義名分下,二二八責任歸屬被淡化,二二八歷史真相被模糊化,無法站在歷史正義上,以人權、公道、法治、民主正視二二八。這些都不是正常社會應有的現象。
 
  二二八事件是五十八年前發生的事件。雖然我們不是加害者或是直接受害者,但我們在成長過程中都受到它的影響。它已跨越族群,在我們身上留下烙印,成為我們歷史文化經驗的一部分。我們共同面對它反省檢討,反而能夠超越,轉化成為創造的動力、生命的力量。
 
  (作者為國史館館長)
〔 資料來源: 中國時報

跨越族群的二二八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