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恐怖年代的歷史見證
張炎憲 2005/06/10
字級:
《回憶——見證白色恐怖》這本厚厚七百頁的書籍,是陳英泰先生花費10年的歲月,記錄自己被捕入獄至出獄,坐滿12年又半個月的回憶。我閱讀之後,不忍釋手,從頭到尾一氣呵成讀完。近年來,我從事不少白色恐怖時期的口述訪查,但很少看到如此與眾不同,內容翔實,條理分明的回憶錄。我認為這是瞭解五○年代白色恐怖時期政治案件的必讀書籍。
 
 
 
  訪查難友追查真相
 
  陳先生出獄時,台灣仍然處於戒嚴時代。他從小監獄回到社會的大監獄,時時遭受國民黨政府的監控,以致謀生不易。這些外在困境並沒有讓他失去生命的鬥志。10多年前,台灣社會漸漸步入民主自由之後,他開始著手撰寫回憶錄,並訪查難友,追查真相,將自己的人生分成幾個段落來敘述:被捕之前的台灣社會;1950年10月被捕之後的審問、及在軍法處等待判決的凌辱感受;1951年5月被送往綠島新生訓導處之後的隔離無奈;1953年2月轉送軍人監獄後的遭遇;1959年6月再次回送綠島,2年後送往土城生教所,並於1962年出獄,其間的坐牢生活。作者將各階段所見所聞和經驗,詳加記載,其驚人的記憶力和細心的觀察力令人敬佩,這是此書讀來玩味無窮之處。
 
  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案件數量極多。陳先生在獄中將其接觸過的難友,依案件、坐監房號與隊別,分門別類,敘述其生平及在獄中表現。這些記載,可以瞭解政治犯的心情,身在國民黨牢中,不靠著信念,實在無法度過漫長的無望的監牢歲月,其間有高昂的意志,也有被獄方凌辱、分化,甚至被收買而從中出賣難友,最後仍遭槍決的噩運。
 
  1953年2月,陳先生等198人被移送軍人監獄,綠島新生訓導處不久發起「一人一事良心救國運動」。政治犯每天必需做一件好事,包括監視難友是否有不愛黨國行為。當時正是韓戰爆發之後,反共義士來台,獄方要求政治犯也仿效反共義士在身上刺青「反共抗俄」、「殺朱拔毛」等口號,以此表達對國民黨的忠貞。但此舉遭政治犯抵制,一人一事運動無法順利推動。獄方乃藉機整肅,認為政治犯惡性不改,將頑抗分子送回保安處再審,重新判決,其中遭槍決者不少。
 
  再次審判定罪槍決
 
  陳先生移送的軍人監獄也在同年5月27日大抄牢房,查出政治犯手抄的記事紙本,其中有的是閱讀書籍時,抄錄其中片語;有的記載自己的感受、左派觀點和反蔣言論。獄方認為這是政治犯尚未悔過自新的證據,不加整肅不可,因此再次隔離審判、定罪槍決。綠島與軍監的整肅槍決事件,發生在同時,可能與情治單位有意藉此殺雞儆猴,瓦解政治犯對抗國民黨的意志有關。
 
  陳先生在敘述難友時,提到許多政治犯被捕之後,勤奮閱讀書籍,學習理論,本來對社會主義一知半解的人,入獄之後,經過學習,反而從無知到瞭解。當時政治犯多是20多歲的年輕人,身強體壯,才禁得起拷打刑求、隔離禁閉、勞力工作的折磨。政治犯在獄中分成積極派與消極派。積極派主張財物共享,學習無產階級思想,繼續與國民黨鬥爭;消極派則認為在國民黨牢中,不宜積極對抗,因此被積極派視為妥協,不夠堅持。綠島與軍監的屠殺事件就是針對積極派分子而來。陳先生敘述兩派人士的名字、想法與做法,並列舉獄方利用人性弱點,以減刑做為條件,從中策反,並利用政治犯打小報告,相互監控。
 
  除了上述內容之外,陳先生在回憶錄所描述的綠島景色、島民生活、牢房佈置和監獄管理等,都是一九五○年代台灣社會的寫實和印證。五○年代如果牽涉到政治案件,被捕之後,死活任由國民黨,沒人敢奢望能夠活著回來。政治犯心情的感受與變化,實難以形容,非身在其中者,實難於體會。
 
  在戒嚴時代,情治單位為了搶奪功勞,任意抓人。政治犯在拷打刑求之下,被迫自白,捏造事實,牽連無辜。雖然經過軍事庭的審判,但在審判不公開,未舉實證,兩造又不對質,即以「懲治叛亂條例」、「檢肅匪諜條例」等起訴,動輒以叛亂入罪,草菅人命、任意判決的案例處處可見。這是國民黨為了維護政權,濫殺反對分子的最好見證。
 
  一黨獨裁威權統治
 
  一九五○年代的白色恐怖,是台灣歷史上最陰暗的一面。國民黨藉此鞏固政權,建立起一黨獨裁的威權統治。這段歷史的恐怖與悲愴,昔日只能在暗夜中哭泣,無法見諸於社會。因此,許多史實都隨著政治犯的凋零,逐漸被人遺忘,陳先生憑著超人的意志,記載這段歷史,實令人感佩。雖然與時間的賽跑上,國民黨沒有如他所期待早日覆亡,但在2000年也終於失去執政權,而台灣也邁入民主自由的社會。最近,國民黨主席連戰訪問中國,架起國共互通的橋樑。在國共雙方領導者杯酒交歡之際,對五○年前因國共對峙、國民黨的反共而被捕的政治犯要如何交代,政治犯是否也在國共交歡中再次被傷害了。
 
  面對過去伸張正義
 
  在民主轉型期的台灣,如何面對過去迫害人權的歷史,是相當嚴肅的課題。五○年代的政治案件牽涉到共產主義和台灣獨立的問題,很容易被捲入統獨政治議題的爭論。但這段歷史卻刻畫著當時人民的苦難和時代變局下,知識菁英的理想和熱情的追求,其中有意氣風發,也有悲情無奈。這些情景交織而成動人的詩篇,留在台灣歷史上,成為我們共同的文化遺產。陳先生所寫的正是恐怖年代的歷史見證,是很有價值的反面教材。希望濫用公權力的政權真正一去不復返,人權與正義能夠永存在台灣土地上。
 
  (作者為國史館館長)
 
 
〔 資料來源: 台灣日報

恐怖年代的歷史見證

陳先生所寫的正是恐怖年代的歷史見證,是很有價值的反面教材。希望濫用公權力的政權真正一去不復返,人權與...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