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你不能不知道的二二八
族群裂痕加劇重創台灣文化發展
你不能不知道的二二八真相——系列完
黃秀政 2006/03/01
字級:
 由於國民黨有其外來政權及省籍分歧的因素限制,戰後初期雖曾壓制本土勢力,但為統治正當性,仍需要地方人士的支持,乃給予地方派系特殊的經濟利益作為交換與籠絡手段。具體而言,有如下四種方式:第一是政府特許下的區域性獨占經濟活動,這包括銀行、信用合作社、非信用合作社、農漁會及汽車客運公司;第二是省營行庫的特權貨款;第三是省政府及各級地方政府的公部門採購,主要是公共工程的包攬;第四是以地方政府公權力所換取的經濟利益,例如表面上合法的利用都市計畫或公共建設規劃來進行土地投機炒作,或是以公權力來掩護非法性的經濟活動如經營地下舞廳及賭場。透過這些經濟特權,地方派系即可在選舉中為國民黨動員群眾、匯集選票(包括買票賄選和利用血緣、地緣關係),穩定國民黨一黨專政局面。
 
  四、加深族群隔閡,不利台灣文化發展
 
   二二八事件的爆發,除陳儀政府的貪污腐敗所引起的民怨有關外,族群之間的衝突也有關聯。然而往前來看,在日本戰敗投降後,台灣人重回到「祖國」的懷抱,半世紀以來的辛酸心情驅使他們歡欣鼓舞,從張燈結綵、列隊歡迎祖國軍隊的熱鬧場面,到人人爭相學習北京話、參加各種政治團體等學習活動,無不說明當時台灣人滿心歡喜迎接祖國人士的到來。不過,因彼此生活習慣、文化思想的不同,以及部份來台軍警的惡劣行為,讓台灣人對「祖國」人士的幻想與好感破滅。誠如事件受難者、台灣大學教授林茂生所創辦之《民報》在社論〈記取去年今日〉一文所指出:「鳥兔匆匆,倏忽已過一週年,回憶一年前此日的情景,猶歷歷存在我們的心裡。可是我們拿一年前此日的社會狀態和台胞的心理作用,與今日的實況互相作〔比〕較,大有今昔之感。現在百物騰貴,民生困苦,盜賊增加,治安未上軌道。貪污日盛,政治尚缺修明,人民不滿發而為之怨言,期待失望,興奮與熱情俱歸冰冷,與去年今日恰成反比例。」
 
   然而彼此之間的誤解與對立所引發的二二八事件,卻不因事件的結束而平復,反而讓族群之間的隔閡更加深化與持續,影響台灣社會文化的正常發展。尤其是事件後,台灣社會精英遭到當局迫害與打擊而日漸凋零,不但削弱政治影響的力量,也造成台灣文化傳承的斷層。再加上中央政府撤退來台,為營造政權的正統性,乃強力灌輸中國文化,使得整個社會充斥著大中國的影子,台彎本土文化遭到漠視而被邊陲化。例如當局強制性地推行國語,藉此壓抑本土語言並貶抑其價值,使得「台灣的小孩在學校不准使用台語交談,如果稍有疏忽,無意講了兩句,便要受到處罰」,影響日後有些台北市台籍的學生,尤其是中學女生,不願意講台語,特別是在公共場合,她們認為講台語「沒有氣質」、「低水準一點」。很多日治時期台灣本土作家或創作者在國民黨來台後即封筆或消聲匿跡了,例如作家張文環於1933年自日本東洋大學文學部畢業,同年發表處女作《落雷》。此後每年都有中短篇小說、散文或劇本發表於島內各種文藝雜誌或報章。但自二二八事件後至1957年,台灣正處於所謂「白色恐怖時代」,他不但未發表任何作品,也誓死不學習中文與北京語。取而代之的是,一批從中國而來的人物與作品,例如徐速的《星星月亮太陽》、王藍的《藍與黑》等描述中國抗戰時期的小說。此外,學校教育盡是中國悠久歷史與廣大地理的教學,卻少有台灣歷史與地理的認識,因而學生只知中國對日八年抗戰,卻不曉得什麼是「二二八事件」;只知道中國東北長白山,卻無法說出台灣玉山的地理位置。凡此種種,皆肇因於國民黨統治心態的偏差與狹隘,以致當局無法廓然大公地認同台灣文化,反而刻意拉抬中國正統意識,壓抑台灣文化。
 
 
 
〔 資料來源: 台灣日報

族群裂痕加劇重創台灣文化發展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