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政治評論家的墮落
李俊達 2006/09/01
字級:
4
一場由被選民連續唾棄三次的政治人物施明德所發動的「百萬人民倒扁運動」,徹底讓國家主人見識到,台灣民主化之後所謂「政治評論家」的墮落。
 
首先是當施明德被拆穿假面具之後,支持他「倒扁」的林正杰,8月24日在直播的電視政論節目上,公然毆打為文批評施明德的金恆煒先生。在全國譁然,連倒扁總部的發言人賀德芬都公開拒絕林正杰之後,隔日同一節目,長年投身民主運動,於民進黨執政之後,從高雄空大校長做到台北教育大學校長的莊淇銘,竟然在主持人胡婉玲的詢問中,以「透過知識替當權者包裝,做一些不應該的行為,那種行為比赤裸裸的暴力還更可怕!」以及「御用學者」等「語言暴力」暗批金總編「是另一種知識的暴力」。實在令人不解,教育大學的校長需要到政論節目辦教育嗎?
 
此外,8月31日在香港、台灣都闖出名號的八卦報紙,出現兩篇資深政治評論家的文章。一篇是固定專欄,執筆者是從黨外時期一路以筆對抗集權政府,2000年政黨輪替後一路升官到國安會副秘書長的江春男(筆名司馬文武)。離開扁政府轉投肥仔黎之後,「司馬觀點」變成「泛藍觀點」,連范可欽令人噴飯的「一小時輪流靜坐」都成為他筆下「最創意的民主嘉年華會」。江春男還稱讚:「廣告才子范可欽,用豐富創意顛覆了緊繃的群眾運動,令人耳目一新」,文章結尾甚至還說:「這種顛覆傳統的另類倒扁,讓人發現社會運動的無限可能性,對於未來的群眾運動,具有很大的啟發作用,即使不成功,也是值得的」。如此政治評論家連批評他都是多餘的,只要節錄這幾段文字,即可作為歷史的見證。 

至於一路走來以「民主派」自居,信奉「中華民國」為最高神主牌的孫慶餘,自從台日停刊後,也開始投稿蘋果日報。然而接連幾篇投稿,卻讓人不禁為他的健康擔心,因為「失憶」正是帕金森氏症的主要表癥。以「非『求官未遂』是『承諾未遂』」這篇為例。孫慶餘先生顯然忘了他曾在台灣日報為文痛批胡忠信「不忠不信」,竟以胡忠信的說法痛批陳總統:「是阿扁後來『承諾未遂』,而不是胡忠信『求官未遂』」。更離譜的是,孫慶餘將施明德參選立法院長的時間從1996年(所謂的「大和解咖啡」、「二月政改」)直接挪到2000年政黨輪替之後,以此坐實阿扁總統對施明德「承諾未遂」。作為政治評論者,連阿扁執政後2001年底才改選立委、2002年初選舉正副院長都會記錯;更不用提將李登輝「拍胸脯保證」的「扁宋會」硬扯成協助組立法院「多數聯盟」的荒誕不經了!孫慶餘的鬼話連篇或許也是「閏七月」的另一註解吧!

〔 〕
莊淇銘在民視「頭家來開講」的一段話
 
以下是胡婉玲和莊淇銘教授在民視「頭家來開講」(2006-08-25,金總編被打隔天)裡的一段話,用文字表現出來,讓大家參考:
 
胡婉玲:我們現在再請教莊教授,因為莊教授對很多本土界人士應該也非常了解,林正杰先生早期在民進黨內算號稱黨內三劍客,在台北市的時候,那麼你覺得這個事情是因為最近大家談到倒扁擁扁行動激發對立,還是因為特殊個案有些人的個性就是這樣,講一講就抓狂,像他那個天生的個性,還是說其實現在這個…(聽不懂她在講什麼?)引起了很多人的憂慮,你的看法?你所了解的情形?
莊淇銘:我長期觀察台灣社會的民主,我讚成顧教授(顧忠華)的看法,但我要強調一件事情,這林正杰先生他個人的暴力事件我完全反對,我也常常來這個節目啊,他也常常坐在我旁邊呀,但是我….
胡婉玲:你那個時候也常常應嘴應舌…常常都…
莊淇銘:對!對!但是我要講的就是說任何形態的暴力不對就是不對,你用暴力你就應該道歉!你不道歉那是你的事情,你認為你對那也是你的事情,社會要怎麼看待你,你要接受社會的思維,那是你家的事情,但是如果說我們不認為說個人的暴力事件我們認為說個人的暴力事件是不對的,那媒體的暴力是不是不對?我們就要思考了對不對?所以說假如說有媒體、任何人對很多錯誤的事情都隨便報導,那是不是媒體的暴力?那媒體是不是要反省?還有像最近對施明德先生隨便他以前的一些私人的事情也拿來大幅的報導,是不是媒體的暴力?我覺得也要思考。再來,在民主化的過程,像施明德先生他有沒有被媒體、被社會暴力過?把他變成江洋大盜?都有呀!那我…我…
胡婉玲:你現在的意思是說暴力的形式不一定是只有肢體,很明顯的肢體,就是說用不同的形式在呈現暴力?
莊淇銘:還有知識界、知識份子有沒有在做暴力行為?
胡婉玲:你指的是什麼?你是指出手嗎?還是…
莊淇銘:不是!我說知識份子得到社會的寵愛,知識份子面對一些問題的時候,他有沒有替當權者講話?當他替當權者在抹粉的時候,是不是另一種暴力行為?我覺得都值得再再商考!拿拳打人家絕對不對!我在這裡…林正杰你如果現場我還是會告訴你,林正杰你這樣是不對的!但是透過知識替當權者包裝,做一些不應該的行為,那種行為比赤裸裸的暴力還更可怕!
胡婉玲:那你講的這個沒有人感受到,我最近看到的就是講你出手你就是不對…(這段話實在聽不懂她在講什麼?)
莊淇銘:所以我才要告訴妳說暴力有很多種形態對不對?毛澤東透過知識的包裝,然後透過文化大革命,造成多少的傷害?所以說我一直在呼籲我們今天譴責暴力我都完全支持,各種形態的暴力都不要再繼續下去了,如果說你覺得這是不對的,你要替暴力的人去包裝、去抹粉,你更不對!我們長期來講,說過嘛!國民黨執政的時代我講過什麼?講過說不要御用學者,對不對?我們也常講過呀!當初說不要開放黨禁呀!不要開放報禁呀!他說黨禁如果開放的話,如果流氓組黨的話就不好呀!報禁不能開放呀!為什麼!因為很多這個紙不夠啦!如果報禁開放的話紙箱就不夠啦!這就是另一種知識的暴力,所以我說知識份子你秉著自己的良心,你如果認為國民黨那時候做得不對的,各種暴力、肢體上的暴力我絕對譴責!那如果說認為不對的時候的事情,到現在你要應該認為不對!而不是說國民黨那時候認為不對的,現在你就認為對!為什麼?因為執政的改變了,這是不對的事情,這是另一種知識的暴力! 
 
 
Email

政治評論家的墮落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4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3 2012 2011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