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台灣觀點
棄松山機場,保自己性命!
莫渭秦 2006/12/06
字級:

按照常理,不用開票,台北市市長選舉結果早已見分曉。原因很簡單,用簡單的推論即可明白。

A. 市長必須把市民的生命財產安全擺在其市政管理的最優先地位。
B. 在市區內的機場對市民安全而言是一顆不定時炸彈。
C. 所以市長必須想盡辦法把還存在市區內的機場關閉。

當謝長廷主張關閉松山機場,而宋楚瑜和郝龍斌主張要把松山機場用來三通,謝長廷就已確定勝選。

然而,以上推論只是按照常理。台北市民是否按照常理來思考松山機場存廢問題,十二月九日那天開票才會知道。

最近的幾起重大車禍只是再次提醒台灣社會:別對早就可以避免的危險視而不見。

邵曉鈴車禍進了加護病房,國會與媒體才要亡羊補牢地來講小客車後座乘客繫安全帶的規定。這種在歐美老早行之有年的作法,立委每年花人民稅捐出國考察卻一直視而不見,還真是荒唐。我說胡志強呀,(泛)國民黨在國會掌握多數長達半個多世紀,卻不立個原本就會讓尊夫人少受點苦的法律,你說你是不是入錯了黨?!

梅嶺遊覽車翻覆,捲起一陣檢討老舊遊覽車及危險道路的聲浪。嚇!一堆破車趴趴走,難道大家都沒看到,也沒想到出問題只是遲早?

如果大家不健忘,前幾年被大幅報導的國道客運火燒車案也是一例,不用我再一一詳舉。

這還真的是一齣荒謬劇:出了人命或看到血淋淋的畫面才來檢討造成某個問題,然後等下一次的悲劇發生才又驚然發現:啊,原來如果如何如何就不會這樣。幹嘛如此後知後覺?!

回到松山機場這碼子事,也是一樣。世界上相關的研究稍微翻一翻就知道,早該關閉掉這個會讓世人嘆為奇觀的市內機場。在台北市抬頭看一看,就知道每天這些飛機的起飛降落總有一天會惹出大禍。難道要等到有一天,飛機墜落在市區,甚至撞上高樓或捷運,造成市民重大死傷,才要來後悔哭泣?!才要來驚覺,把這個機場留在市區中是多麼不智?!才要來發現老早就有人曾聲嘶力竭地要阻擋可以不必發生的慘劇?!

松山機場存在於台北市最大的弊害就是它所帶來的安全威脅。噪音與空污在其次。最後是它在都市的交通與建設開發方面所形成的阻礙。三通機場的主張則根本不入流,根本沒把市民的生命安全放在眼裡。

四年前的市長選舉期間,我就曾針對此問題,提醒台北市民注意。既然這四年來世界航空技術也沒發展出啥麼辦法,可以避免飛機在起降時墜毀,我乾脆把舊文重貼,奉勸所有台北市民正視這個問題,把票投給把您的生命安全當一回事的謝長廷。

_____________
(轉貼)


樂透彩與松山機場 ╱莫渭秦

趨利避害是人的天性,所以能賺大錢的事不怕沒人做,而如果聽到屋子?埵閉絳u,絕對沒人敢在裡面多待一秒鐘。然而,趨利避害的心理往往會扭曲人的理性判斷,讓人高估獲利的可能、低估眼前的危險。

 因為高估獲利的可能,雖然每一組樂透號碼中頭彩的機率只有524萬分之一,許多人還是沈浸在一夕致富的發財夢。樂透在台灣賣了好一陣子,初期的瘋狂熱潮才開始退燒。這說明了許多人必須從槓龜的經驗中發現:理論沒有騙人。

因為低估眼前的危險,所以許多人對廢除松山機場的主張持保留態度。雖然在松山機場存廢爭議搬上檯面後不久,馬尼拉機場外一公里處發生了墜機事故,但由於發生在國外,死傷人數不多,又沒有台灣人罹難,因此媒體也就一筆帶過,而一般人也就沒什麼感覺。沒有人問:這樣的災難會不會出現在台北市?萬一發生,會有什麼後果?

 有人會反駁說,馬尼拉空難跟菲律賓的空安品質有關,與台灣無關。就算此話有理,大概也沒有人能否認大園空難跟台灣有關吧!有誰能保證,像大園空難那樣,飛機墜毀民宅的災難絕對不會在台北市上演?

 我不是要嚇唬人。我就住在台北市,站在屋頂陽台可以看得到在松山機場起降的飛機,運氣不好的話,我也有可能是所謂的「地面罹難者」之一。松山機場可不像馬尼拉機場那樣,旁邊就是海。

 杞人憂天?我不認為。只要把相關資料研究一下,相信您也會同意,我不是杞人憂天,反倒是很多人由於無知或鴕鳥心態,而大力主張保留松山機場。

 先來看看瑞士聯邦民航局怎麼說:「飛機是世界最安全的交通工具,但所謂的安全從來就不是絕對的」。台灣飛安記錄如何?姑且不論失事率更高的小飛機,光就一萬五千噸以上的所謂「固定翼航空器」(如波音747)而言,近十年來,國籍航空公司班機就有15次失事全毀紀錄。換算一下,每一百萬班次,就有3.11 次墜毀記錄。其機率是中樂透頭彩的16倍。

 由於飛機航線常超過一百公里,一般人會誤以為飛航事故平均分佈在飛行過程之中。事實上,根據波音公司的統計,只有6%的航空器事故是發生在正常高度飛行階段,而88%的空難都集中在飛機的起飛與降落的過程中(其他百分之六發生在機場地面調度行駛、裝載物品油料階段)。

 為什麼?因為在起飛與降落的過程中,飛機速度較慢而不易控制、地面有障礙物或建築物、附近較可能有其他飛機、駕駛員的工作份量較多,還有像強風等等因素,都會提高出事的可能。這是為什麼在飛機起降之前,空服員會嚴格檢查乘客是否回到座位、繫上安全帶。

 這也是為什麼,瑞士聯邦民航局在分析「空難風險」時會指出:「大部分的空難發生在機場四周地帶」。所謂「機場四周」,並非是鄰近機場圍牆的部分,而是包括機場外圍一公里的高危險地帶,與以外數公里、仍具危險性的環狀地帶。正因為如此,世界上大多數的機場都設在遠離都市之地,避免墜機事故發生在人口密集處。

 就以巴黎為例,雖然在各國首都中,她一直是觀光客的最愛,但她的市內並無機場。台灣旅客去巴黎時最常使用的是戴高樂機場,該機場離巴黎市區北緣23公里。巴黎南邊還有一個國內與國際航線兩用的Orly機場,該機場距離巴黎市區南緣也還有14公里。

 十多年來一直有人希望蓋第三座巴黎機場,也有幾個計畫案被提出來討論,地點有的比現有的兩座機場離巴黎市更遠許多。雖然在巴黎市旁邊要找一塊像松山機場那麼大的地不是難事,但從來沒有人這樣考慮過。道理很簡單:光是噪音問題就會讓提案者被罵到臭頭,如果再考慮到安全問題,提案者一定會被千夫所指,無疾而終。

 回過頭來看台北。很多人把松山機場的存在視為理所當然。如果時間倒流七十年的話,這樣的想法並沒有錯。1932年時,日本統治者預估台北市人口在 1955年到達飽和(60萬人),並根據此一人口估算訂定了「大台北市區計畫」。在這樣的規劃之下,松山機場於1932年動工,1936年啟用。

 七十年後的今天,台北市人口超過260萬。如果再加上每天從外縣市進入北市工作、消費或從事其他活動的人數,台北市白天容納人口數應遠超過300萬。 1930年代人煙稀少的機場周邊地區如松山、南港、內湖、士林以及大同與中山兩區的北部,今天已成為高樓林立的住商混合區。就連半世紀前還到處看得到農田的台北縣境內,在位於飛機航道下的三重、蘆洲等地區,今天也存在著許多人口高度密集的住宅區。大台北地區發展成如此,已遠遠超過當年松山機場規劃者的想像。

 一旦有飛機墜毀在住商混合區,將造成地面居民的重大死傷,以及難以估算的財產損失。這是常識。大園空難,墜機於民宅,六名居民不幸喪生。如果類似的災難發生在台北市會有多少地面居民罹難?松山區人口密度是大園鄉的27倍,理論上至少會造成162人喪生。如果墜機地點是在人口密度是大園鄉的30倍的大同區,至少會奪走180條人命。而這些數字還不包括傷者在內。

 如果飛機撞上高樓,災情還會更慘重。飛機撞高樓,911事件並非第一遭。1992年10月4日,一架以色列籍的波音貨機在阿姆斯特丹機場起飛後,因機械故障撞上一棟民宅。根據荷蘭官方統計,該次空難造成43死36傷,但其中不包括許多該住在該棟大樓內的非法移民。

 我們不應有鴕鳥心態認為類似事件不會發生在台北市。老一輩的人可能還記得,1970年8月12日有一架花蓮飛台北的班機墜毀於圓山附近。誰敢向市民保證類似的災難不會發生在大直、劍潭、大龍峒、內湖科技園區或敦北商圈?又有誰敢向市民保證911絕對不會在台北市重演?

 在公共安全的工作上,政府機關首長必須有足夠的風險意識。缺乏風險意識的領導,往往會造成人民生命財產的重大損失。例如:「納莉颱風期間,台北市政府自恃防洪設施已臻完善,未能掌握地區災害潛勢特性,疏於防災整備及緊急應變失當,致洪水由基隆河、大坑溪匯流口之堤防缺口加劇漫溢」(監察院糾正案文)。明明堤防有缺口,卻像鴕鳥一樣不去正視,只是巴望著水患小一點,結果釀成大禍。馬英九今年颱風來襲前才懂得說「料敵從寬」,等於打了去年的自己一巴掌。

 馬英九主張將松山機場作為直航機場,並計畫在機場附近增建一些相關設施;李應元主張關閉位於台北地理中心處的松山機場,改建成公園,並解除機場四周數公里的建築物高度限制。您認為呢?

 我的看法是:如果我不買樂透,中獎機會等於零;如果沒有松山機場,飛機撞上我家的機會也等於零。希望不要等到有一天在付出沈重的代價之後,大台北的居民才瞭解到:將機場建在人煙稀少處是不得已的選擇,將機場設在人口密集處是要不得的決策。

 (這個人命關天的安全問題,竟然被大眾傳播媒體有意無意地擱置一旁。如果您有親友住在台北縣市,建議您將這篇文章傳給他們參考。)


參考資料:

 Aeroport de Paris

 Aviation Safety Network.

 Boeing commercial Airplane, “Statistical Summary of Commercial Jet Airplane Accidents: Worldwide Operations 1959-2001”.

 EASA, European Aviation Safety Authoriy

 〈中華航空空難記實〉.

 交通部民用航空局, 〈民航局航機務查核及飛安統計資料〉.

 葉肅科, 《日落台北城:日治時代台北都市發展與台人日常生活》, 台北, 自立晚報社, 1993.
 
 《監察院公報》, 2364期, 2002年5月1日.


此文原載於南方快報 2002.11.20
原作網址:http://home.kimo.com.tw/snews1965/polit/polit_00/polit_01/polit00547.htm  

〔 資料來源: 與媒體對抗

棄松山機場,保自己性命!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