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張熙懷的「品德」與「價值觀」
金恒煒 2007/01/06
字級:

國務機要費公訴檢察官張熙懷又銷假辦公了,據報導一月十二日他會如期出庭。老實說,我們不只替張熙懷捏一把冷汗,為檢察署捏一把冷汗,更為台灣司法捏一把冷汗。

張熙懷明明精神崩潰,在辦公室又跪、又吼、又鬧,不得已下只好停止辦公,回家延醫療養,因此檢署指派其他檢察官瓜代。一周之後,張熙懷回署辦公也罷,竟而又要出庭辦案了,而且還公開否認情緒崩潰或失控,表示一切正常,「請假是單純消化年假」。

張熙懷有沒有「精神崩潰」?必須先回答。去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張熙懷在北檢五樓「情緒失控」,不僅四樓、五樓的檢察官圍觀,記者也躬逢其盛;這些都是人證。其次,檢察長顏大和急忙上樓安撫,並急電張妻前來處理,同事們決定「一定要將他送回家」,而高檢署檢察長謝文定等都加以證實在案。

張熙懷患了精神病學的歇斯底里症,殆無疑義。那麼,為什麼張熙懷公然說謊?不承認精神崩潰,同時又否定了檢察長以下的宣稱?明顯是「不誠實」。張熙懷公然宣稱「不傳喚不說真話的人」,難道台灣人民可以認可「不說真話的檢察官」?更且,證人一旦被證實曾精神崩潰過,證言就不值採用,那麼「精神崩潰」的檢察官又如何具公信力?

到底精神科醫生如何診斷及治療張熙懷的精神崩潰?我們不知道。不過,法律界如何看精神崩潰,倒是有文獻可稽。十九世紀有美國最偉大律師之稱的威爾曼(Francis L.Wellman)在名著《交叉詢問的藝術》(Art of Cross-Examination)中,記錄受不了律師拷問而感到精神折磨的證人,大聲抗議說:「……他快讓我崩潰了!」法官於是大聲問律師:「證人說『精神崩潰』是什麼意思?」律師立刻回應:「喔,庭上,這是這種人非常普遍的說詞,不過是『心靈腐敗引起的頭腦昏聵罷了』。」這是法學界對「精神崩潰」下的考語,張熙懷是不是可以套用?值得探討。

重點在張熙懷還有「不誠實」的問題:有沒有生病?有沒有私生活不檢點?有沒有「勾搭」中國學者吳丹紅?更且,有沒有視中國為「祖國大陸」?還不算自我矮化成「台灣省台北地區檢察官」這筆帳。

張熙懷有沒有「叛國」?這是刑法問題,法務部已經著手調查,我們可以靜待。令人咋舌的是張熙懷的民主觀與價值觀。張熙懷到既無民主更無法制的中國,有什麼《刑事訴訟法》可談?去年十月中旬到北京,張只強調自己訪問北大、清大,卻刻意淡化到中國北京市海淀區檢察院與該院院長孫力座談。為什麼?

孫力是何許人也?孫力不只是檢察長,更重要的身分是該院的「黨組書記」。在中共體制下,擔任黨組書記才是實權在握,可以享受「廳局軍(長)級」的待遇。而且孫力在零三年前是北京市檢察院副檢察長,而「北檢」是中共主要清除異己的工具之一。中國異議人士、法輪功成員及基督教領袖都遭到北檢的鎮壓,孫力正是中共專制機器的重要零件之一。海淀檢察院更是惡名昭彰的專制工具,二○○五年七月,孫力出任黨組書記的海淀區檢察院起訴了蔡卓雲牧師等四名基督徒,罪名是印刷、傳播《聖經》,判三年徒刑,並罰款十五萬美元,知名的維權律師高智晟被判處三年徒刑,也出於「該院」之手,海淀區檢察院最近迫害法輪功成員,孫力厥功甚偉。

與中共劊子手孫力「親切友好」會談的張熙懷,難道不是中共的幫凶嗎?台灣的檢察官如張熙懷,不可議嗎?

(作者為《當代雜誌》總編輯)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張熙懷的「品德」與「價值觀」

與中共劊子手孫力「親切友好」會談的張熙懷,難道不是中共的幫凶嗎?台灣的檢察官如張熙懷,不可議嗎? ...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