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黨國司法機器的輓歌
金恒煒 2007/01/18
字級:

國務機要費案是台灣民主化發展史中最重要的一章。之所以重要,不僅因為總統竟而可以被起訴,不僅這是泛藍「反扁」最高檔的一招,也不只是司法膨脹到要吃掉憲法,更不只是檢察官、法官聯手違憲,真正重要的觀察點是,透過國務機要費一案看到台灣人民的代表在法庭中與老舊的「黨國」司法機器做出鬥智、鬥力的競逐,從而彰顯出厚實的民間力量壓倒了「國民黨開的法院」。

台灣司法體制是蔣家帶軍隊侵入台灣即開始刻意營建,司法人員從法官到檢察官全部都屬「黨國」麾下。中國國民黨雖然下台了,台灣也民主化了,為什麼轉型正義寸步難行?中國國民黨在台灣五十年的經營,不是白做工。以司法界而言,前法務部長陳定南曾說,檢調單位有八成是藍營的,是現狀的描述,也是今天的實錄。

另一方面,二二八大屠殺之後,蔣家政權用白色恐怖箝制台灣人民,台灣人不敢問政、不敢論政,聰明才智之士或習醫或習理工,學文的大半從事法律;身為法律人而不與黨國同流合污的,只有開業之一途。所以,代表政府的法、檢充斥藍色思惟,民主轉移之後依然;號稱「公訴之神」的張熙懷就是具體而微的代表。相對的,台灣人從事律師業到今天終蔚成大軍,才有一搏的機會。

兩大不同陣營在國務機要費這個政治性極高的司法案子上,見了真章。

明顯的是,檢方到現在還沒有走出黨國司法的心態,張熙懷口稱「祖國大陸」,貶損陳總統是「不誠實的證人」,質疑台大的診斷書作假,而主審法官蔡守訓眼見第一夫人病發,還要擔架候訊,更不必說張熙懷涉嫌奔赴祖國謊報事發而精神崩潰,竟而有八百多位檢察官為之背書,甚至民進黨提名的檢察總長陳聰明也要唱和。所謂嚐一口而知全鼎,檢調一體,果然。

更嚴重的是,台灣檢察官似乎還停留在高高在上的黨國指揮台上,不能嚴守界線而不自知。檢察官林達代「崩潰」的張熙懷進場,在法庭中公然開起與案件無關的記者會,替張熙懷「立空碑」。有趣的是,法官蔡守訓坐視不問;法檢一體如此!林達甚而砲轟總統府之說詞藐視法庭,法官聽之不禁。有沒有搞錯!法庭不是檢察官的,檢察官與律師一樣都無權替法官發言指控他人藐視法庭,可見檢察官還在「黨國法」中走不出來。

最經典的表演發生在主任檢察官張熙懷身上。一是張熙懷自言上網搜尋不到「專屬總統的國家機密特權」一詞,因此諷之為「法學士發現」;一是質疑台大的病歷「作偽」。反襯出辯方律師在法學專業上比黨國訓練出來的的法官與檢察官高明不知多少倍!張熙懷不到先進西方取經,卻偷偷摸摸到「祖國」講學,站在人民一邊的律師在法庭上的表現,與黨國的法官、檢察官一比,高下不啻雲泥。

藍營的台大教授的林火旺宣稱藍綠是「聰明一國」與「笨蛋一國」之分,更有藍營媒體譏刺綠營支持者「一高二低」:年齡高、學歷低、收入低,但從國務機要費案的攻防,我們看到具備西方法學知識與專業訓練的民間律師逼出「黨國」司法人員淺陋、落伍與鄙瑣本色。

孰高孰低?國務機要費案可以是藍綠「黃金交叉」的指標,值得大書特書的原因在此。

〔 資料來源: 新台灣新聞周刊

黨國司法機器的輓歌

從國務機要費案的攻防,我們看到具備西方法學知識與專業訓練的民間律師逼出「黨國」司法人員淺陋、落伍與鄙...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