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馬英九的俄羅斯輪盤
金恒煒 2007/02/01
字級:

陳水扁用俄羅斯輪盤形容自己在國務機要費事件中的煎熬,確實是不足為外人道的刻畫。國務機要費案是政治鬥爭,只是這回藉法律當手段,反扁進入新的高潮而已。不過,正如同西方政治界的警語:「你為敵人挖一個墳的同時,也為自己挖了墳」,馬英九之所以陷在特別費案的漩渦中,何嘗不是國務機要費案的反制。

現在輪到馬英九體驗俄羅斯輪盤了。馬英九要面對的是檢察官侯寬仁偵結時間表的逼迫,老實說,有陳瑞仁起訴陳總統於前,馬英九特別費案不遭起訴,可說不可能。馬英九日前在彰化、南投縣農會召開基層座談會時,公開表示特別費案並沒有那麼複雜,因為全國有三萬多人與特別費有關,並非他自己單獨的問題云云。這番自白顯示他確實有問題,拿「三萬多人」並不能為自己違法解套,最多只能說馬英九與「其他三萬人」都有貪污之嫌。馬的自白顯示:馬英九高掛的清廉牌是假的;馬塗脂抹粉的自認高人一等,禁不起考驗。侯寬仁起訴馬英九是驗而有徵。

侯寬仁到底會不會起訴馬英九?以目前檢調體系充斥的黨國味,馬英九不一定會被訴;加上馬英九首次接受侯寬仁約談後公開宣稱侯是他的下屬,馬沒有意在言外嗎?更何況侯寬仁與中國國民黨關係密切,侯的第一次婚禮,證婚人是連戰;第二次婚禮,主席馬英九是致辭的貴賓。侯寬仁真的會不顧黨國之大是大非而起訴馬英九?這就是秘書長吳敦義公然說一旦起訴馬就會「六月雪」的原因。

依法言法,馬英九本人也好,他的律師團也好,馬團隊也好,其實都點滴在心頭,連「九報」都不諱言「馬近日憂容難解」,而律師團已推演起訴後要面對的難局。最近,馬陣容放出各種訊息,比如「一旦遭起訴,馬有意改攻2012,又傳出國民黨做好準備,要求檢方以同一標準檢視同樣擔任過縣市長的民進黨呂、游、蘇、謝四大天王,更不堪的是立委陳朝容號召國民黨員,一人一封信、打電話給檢察官侯寬仁,如果起訴馬英九就要「包圍台北地檢署和侯家!」一連串的作為,掩不住的是「被起訴的焦灼感」。

馬英九出面否認說過棄選的話,馬幕僚承認這是測溫的氣球,目的在凝聚基層力挺的力道。馬真的不知?大有可疑,更重要的還不在此。馬英九及其陣營放話的主要對象,其實不在基層,恐怕是檢察官侯寬仁。這是一軟一硬的左右開弓手法,一方面用民粹威脅,一方面以馬被起訴就棄選向侯示警,要提醒並警告手握「俄羅斯輪盤」的侯寬仁好好處置特別費案。

馬的特別費案不只是馬英九的考驗,是侯寬仁的考驗,也是查黑中心的考驗,更是台灣司法能不能走出黨國體制的考驗。根據資深媒體人黃光芹的內幕消息,偵辦國務機要費的陳瑞仁檢察官當著侯寬仁之面直指馬之特別費案「應當起訴」!可見侯寬仁還必須面對同儕的壓力。

侯寬仁如果敢徇一人之私、一黨之私,不問證據法則,高抬貴手讓馬過關,顯示侯寬仁與陳瑞仁的辦案是因人而不同;那麼合而觀之,呈現查黑中心有二個標準及一套邏輯,兩個標準是「逢扁必反」、「逢馬必挺」,一套邏輯是「黨國復辟」。在查黑中心「雙重奏」下,公信力勢必蕩然,陳瑞仁再表態自己親綠都無效,事實顯示陳與侯沆瀣一氣的全屬黨國餘孽。

〔 資料來源: 新台灣新聞周刊

馬英九的俄羅斯輪盤

儘管馬英九對特別費案一副泰然模樣,但包括他本人、律師團甚至馬團隊,其實都點滴在心頭,甚至推演起訴後要...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