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龍馬墮落,司法呢?
金恒煒 2007/02/10
字級:

馬英九會不會因「特別費」遭到起訴?好像世紀大猜謎,在台灣成為大家追逐、討論的焦點。雖然「To be or not to be」是一大疑問,不過,看馬英九急著操作到不顧顏面,恐怕起訴的可能性很大。

以檢調的顏色與屬性,馬英九開始時有恃無恐。他首次接受約談,公然說檢察官侯寬仁是他的「下屬」,又說他對檢察官有信心。注意,不是對司法有信心而是對侯寬仁有信心;難怪中國國民黨秘書長吳敦義會說馬若起訴,台灣將有「六月雪」。然而,馬英九的信心似乎愈來愈不堅定,雖說「法院是國民黨開的」,也不是那麼保險。根據藍調「九報」的報導,「馬心如麻,憂慮寫在臉上」,馬為自己的政治生命,拚命一搏,可以了解。只是馬所發動各種的攻勢,軟硬兼施壓迫檢察官,難掩事態之嚴重。

二月五日《自由時報》三版頭題大獨家,透露國民黨「廉能會」的調查,查出馬英九的特別費經收支相抵後,高達三百餘萬元「查無單據」。國民黨的內幕為什麼會出現在《自由時報》?而且沒有記者署名,只用「本報記者」?洩密的當屬國民黨高層,黨內鬥爭已到了兵戎相見的局面,藉此質疑馬有問題。二月六日「廉能會」報告出爐,馬確有「三百九十八萬缺口」,有趣的是結論竟是:「認定馬沒有貪污侵占意圖」。

馬英九的陣仗已然擺出。同在二月五日的《中國時報》,刊出龍應台為馬背書的文章。龍質問馬的「迷宮出口在哪裡」,答案是「沒有犯意」,與「廉能會」完全一致。換句話說,馬英九已然為自己的「解套」找出利基,於是使出排山倒海之術,妄圖水淹金山。

龍應台的文章強調馬英九二○○八年若不參選,影響台灣未來,這是呼應馬英九之前揚言一旦起訴,將退出大選的說法。起訴「國務機要費」的檢察官陳瑞仁接受中國的《亞洲周刊》訪問,公然坦承這會造成檢察官的壓力。為什麼?馬之不出,其奈天下藍軍何?龍應台的文章就為陳瑞仁的「怪論」做了證言。

然而,馬英九在一度、二度約談之後,二月七日「三度」被約談,可見事急矣!馬英九精銳盡出。龍文先行(五日),「廉能會」再出手(六日),接下來馬英九主動接受台灣四報的訪問,四報只有一個調門:「沒有貪污犯意」(《自由》)、「是私款無犯意」(《聯合》),馬為檢察官設辭:「前提必須是他知道這是一筆公款,而且他有侵占的故意,才構成犯罪」,與龍應台文章的口徑豈不是完全同樣!更重要的是,龍應台在文章中已「自首」,馬英九於是把六千五百個首長拉下來當死亡墊背,這是順理成章的「人海戰術」。

這樣能解馬之厄?不然。問題不在媒體所報導的馬英九說辭與夫人周美青不同;重要的是,馬英九「特別費」的黑盒子被打開時,馬公開說他的特別費全用在公務、公益上,沒有一毛錢進口袋,這是其一。龍應台固然證實她與馬市長同樣在「不知情」下把「特別費」當「補貼」,但明顯不是所有地方首長皆如此,比如同為國民黨籍桃園縣長朱立倫與台中市長胡志強,雙雙跳出來宣佈,沒用完的全繳庫。證實馬英九領導下的台北市府「集體貪污」外,同時也顯示,把「特別費」當「私費」並非普遍認知;六千五百位首長中,只要有一位沒有「侵占」,就破解了馬的脫罪之說。若是「共業」,大家免刑,試問置朱立倫等奉公守法者於何地?符合正義原則嗎?更且,二○○○年底馬市府主計處的新聞稿明文表示特別費非首長收入;龍馬的鼻子長長長。

以「不選」當脅迫,以「無犯意」當藉口,馬英九的兵法全在龍應台的文章中定調。這是馬英九的墮落,也是龍應台的墮落。至於是不是司法的墮落,全民拭目以觀。

(作者為《當代雜誌》總編輯)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龍馬墮落,司法呢?

以「不選」當脅迫,以「無犯意」當藉口,馬英九的兵法全在龍應台的文章中定調。這是馬英九的墮落,也是龍應...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