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馬的「窮途末路」 
金恒煒 2007/02/15
字級:

二○○六年台灣最重要的政治事件,就是「黨國之子」馬英九垮了,二○○七年開年,馬英九被起訴,標誌「馬英九時代」結束。馬英九光環不再,馬上撞擊中國國民黨;二○○○年及二○○四年國民黨大選失利之後,所有的希望與機會全繫在馬一人身上,馬英九人氣盡散,國民黨好像漏氣的氣球,一點一點的與日而消。

有趣的是,過去國民黨仰望馬英九如救世主般,而馬以超人氣的民調傲視國民黨,對馬而言,是國民黨有求於他。「三合一」選舉前,馬以新任黨主席挾如日中天的氣勢說,縣市長選舉沒有過半,他就辭職;氣燄之盛可見一斑。不過一年,馬英九聲望遽降,從罷免案、紅軍之亂到「特別費」的案發,馬英九不僅行政能力不足,政治手腕欠佳,連所謂「道德潔癖」也是假的,更不必說盜賣黨產到不畏人言的地步。馬英九真面目展現於眾,民調應聲下跌。

大家最有興味的課題是,馬英九會不會被起訴,以及馬英九一旦起訴,會不會辭黨主席?接下來更重要的觀察點是,二○○八年馬會不會參選。一連串連鎖反應的開關就繫於檢察官侯寬仁會不會起訴?從馬英九請出前台北市文化局長龍應台在「九報」上寫文章替馬「背書」、喊話,一直到強調「沒有犯意」,並且在四報加電子媒體做專訪,甚而讓「廉能會」做出「沒有貪污」的結論。林林總總的做法,顯示馬英九的危機處理,一則給檢察官壓力,迫使侯寬仁手下留情;另一方面就是訴諸泛藍群眾做挺馬之奧援。

尤其仍掌握的黨機器,要在制度上替馬解套,比如修正一手主導的「排黑條款」、制定「政治迫害條款」、以國親平台推出,甚至在起訴偵結前,宣布參選……等等,不一而足,目的就是不下台而已。重點是,馬英九從「躺著選總統」淪落到轉進只求「保黨主席」的位置而已。換句話說,當年馬排連(戰)去宋(楚瑜)敗王(金平),取得黨主席的大位,就是要拿到大選入場券,如今弊案纏身,入場券恐怕得而復失,只能先保本再徐圖發展。

這就可以解釋為什麼馬英九對基層指天誓日說三年內擋了軍購五十三次,「應該夠強悍了!」這是向深藍表態,儘管因此馬否定了與BBC節目主持人、向美國政要以及向國人所一再宣稱的,推動軍購案的說法。馬連「說謊」都不顧了,連基本形象也不在意,可見事急了。不止於此,馬英九連「連結台灣」也要放棄,說「國民黨若在二○○八重新執政,一定會把郵票改回來!」馬英九要取大位,非得要台灣人民相信他也是台灣派,現在卻赤裸裸的露出「終極統一」的嘴臉,明顯的與「台灣」一刀兩斷,目的只在討好深藍。

馬英九栽在「特別費」上,馬的最後靠山就是泛藍選民,馬向深藍效忠,正見出馬的窮途末路。

〔 資料來源: 新台灣新聞周刊

馬的「窮途末路」 

馬英九要取大位,非得要台灣人民相信他也是台灣派,現在卻因栽在特別費,而露出「終極統一」嘴臉,明顯在向...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