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南檢成馬英九打手
金恒煒 2007/03/17
字級:

台南地檢署檢察官陳明進偵辦的明明是台南市長、副市長的「特別費」,卻暗度陳倉,利用公權力的行使為台北市長馬英九「解套」;不然為什麼會「飛象過河」的大費筆墨去駁斥北檢之起訴馬英九?這不是「狗捉耗子」,而是「圖窮匕現」,連北檢檢察官陳瑞仁都斥之為「像馬英九的答辯狀」,直指是「意識形態作祟」。有趣的觀察,南檢洋洋灑灑的所謂「實質補貼說」一出籠,馬的律師就公開表示這與他們的答辯理由相類,印證了陳瑞仁的所言不錯外,也留給人很大的想像空間,難道馬律師與陳檢察官北南互通了聲氣?

天可憐見的是,好在陳明進不是北檢,不然「偷東西不戴手套」的馬英九一定「一被子遮蓋」過去。陳明進之所以敢冒司法專業的大不韙,毫不隱諱的引用紅軍施明德自創的「法匠」用語,充分顯示藍色思維;看了媒體的報導,才知道陳明進原來是「黨國」時代的「調查員」!難怪。

還是回到陳明進荒誕不經的「不起訴書」,才見真章。撥開陳明進祭出的「自然法」、「社會學」的層層迷霧,其實就是遮蓋無「證據法則」可循的窘境。

北檢侯寬仁檢察官起訴馬英九,援引的法律、命令條文,斑斑可考,從行政院、財政部、主計處,甚至馬任市長時的秘書處的預算編製作業手冊、市府審計處,都白紙黑字一而再、再而三的告示:「特別費」「不屬於首長收入」,可說「鐵案如山」;馬英九「不法意圖」與「詐術實施」也可說「鐵證如山」。

相對的,陳明進把「特別費」當成「實質補貼」,卻沒有─一條都沒有─任何法律、命令可以證成。陳明進揀用的兩個證據,不只站不住腳,甚至是反證。第一個是行政院主計處九十五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行政院第三一○七次院會的陳報,以及九十二年十一月十日審計部回應立委蘇治芬關於「特別費」的質詢;兩個文件即使得到陳明進所說的「特別費」設計「有缺漏處」或「有高度爭議」,卻沒有一字一句明文規定「特別費」就是「實質補貼」,更且行政院的主計處報告嚴重牴觸上述歷年來的函示,尤其侯寬仁的起訴書已明確排除不採。相反的,兩文件更證實各單位首長不依規定支領「特別費」的不當。

重點是,侯寬仁起訴馬英九在方法學上有明確的內部證據與外部證據,而陳明進「實質補貼」的論點只是私心自用,全沒有根據,委之於「苛求」更見其辭窮。

為了替馬英九解決政治危機,陳明進竟大言不慚地說,「五十多年來」「已相沿成習,並已形成多年行政慣例」,足見「特別費」實務上幾乎已定性為首長實質「薪資補貼性質」云云,不啻視清官如貪官,如何摘奸發伏?這裡有兩個關鍵詞,一是「行政慣例」,成立嗎?我們只看到行政上「三令五申」地告誡首長,務必小心使用「特別費」,哪有「行政慣例」可言?第二個詞是「幾乎」,陳明進不敢用「全稱」,只好偷偷地把「幾乎」夾帶進去以證其說。問題是,既云「幾乎」,如何可能成為「慣例」?

最後與陳明進談談他標示的「公平正義」。英國法學權威Dennis Lloyd說得好:「法律被認為應該不分軒輊的援用到一切情況,一切人物…才稱做正義的實踐。」那麼貪如馬英九、清如許添財可以一概用「慣例」搪忽過去?更且,去年一月至八月,中央政府各單位有六十二位正副首長未出具收據請領特別費,而台中市長胡志強、桃園縣長朱立倫公開表示「特別費」未用完即歸公庫。陳明進放縱「貪瀆」,不正是對守法的首長不公平嗎?這是「法律的不平等」。

台灣要進行「轉型正義」,請從司法始!檢察官、法官如果都如陳明進「意識形態作祟」,不只是埋葬台灣司法,也埋葬台灣民主,陳明進的「見解」之可惡與可怕在此!

(作者為《當代雜誌》總編輯)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南檢成馬英九打手

台灣要進行「轉型正義」,請從司法始!檢察官、法官如果都如陳明進「意識形態作祟」,不只是埋葬台灣司法,...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