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去年的冰水,還在心頭!
金恒煒 2007/03/24
字級:

副總統呂秀蓮以準總統參選人的身分,接受「民視」阿童的專訪,「話題女王」果然功力不凡,一席「有人」以「辭職」向總統開條件,揭露了二○○六年驚濤骸浪的內部鬥爭「歷史」。重點不在呂的「爆料」,因為大家都是「事件」的經歷者,三個月之前的那場──套陳師孟之言──「三部曲」,幕幕在眼前、聲聲在耳內,呂副總統只是證實而已。

媒體都用「暗批蘇貞昌」或「逼宮」來形容;副總統的回應是「有人對號入座」,強調自己沒有說過「逼宮」。確實,呂秀蓮在專訪中沒有「指名道姓」,也沒有類似「逼宮」的字眼,只是曲徑通幽,答案呼之欲出;如此明白,連「解碼」的技巧都不必祭出。

這裡看到了隱藏在言語之內的刀光劍影;「權力的野蠻在很大程度上被轉為官場的溫文爾雅」,重要的是,「要對這兩個現象做出區分」。我們看到的不只在呂副總統身上的「溫文爾雅」,陳水扁總統也出面替蘇貞昌澄清,陳總統說:「這是誤傳,對蘇貞昌不公平」,不過陳總統提出蘇貞昌辭職的「時程表」,反而讓事實更有對證的空間。

呂副總統沒有「點名」是實,不過使用「消去法」,「有人」就「原形畢露」了。呂副總統描述國務機要費起訴當晚召開中執會,四大天王「有一位不參加,另一位被罵後才在八點多到場」,呂慨然表示,只有她從頭到尾陪同游錫 。在場相挺的既然只有呂、游二天王,剩下的「二位」當然是謝、蘇了。接下來,呂再爆料說,「有人」強迫陳總統,不然他就辭職云云。謝無職可辭,這個「有人」只剩下蘇貞昌「一人」了。再看游錫堃主席公開替呂「背書」,認為「非常接近事實」,呼應了呂的說法。

就此而言,呂、游是「一國」,扁、蘇是「一國」,那麼到底是「認知」不同?還是「詮釋不同」?

首先是,有沒有「逼宮」?陳總統說沒有,蘇貞昌也向媒體辯解,總統下台,他的行政院長自然不保,言下之意是,他不可能做損己之事?真的嗎?那又如何解釋「新蘇連」成員的李文忠與林濁水雙雙辭立委來抗議扁?可見「辭職」或說「下台」的背後,絕對是必有所圖。圖的是什麼?老實說,坊間言論也多有著墨,尤其高雄市長一役,綠營內部的爆破手段早不掩人耳目的硬幹,而蘇貞昌第三次辭職的理由不正是「高雄市長選舉失利」?尤其「國務機要費」起訴,民進黨內天搖地動,倒扁的聲勢陡漲,蘇貞昌要遞辭呈,又提「兩條件」,不是「逼宮」是什麼?十五位立委只要進場進行「罷免」,無論投下什麼,都是對扁致命一擊!至少,李文忠、林濁水之流,真的如蘇揆所說不敢逆民意?

再說「逼宮」。陳總統不認為是「逼宮」,這或出於個人感受,或出於個人特殊理由,可以不論。閣揆請辭多少次不是問題,問題在於陳總統的兩個關鍵時刻,一是「國務機要費」起訴,一是高市選情如火如荼之際,蘇揆請辭難道不會造成影響?

追求「事實」固然重要,追索「事實」之後的意義,可能更重要。二○○六年民進黨的寒冬難道不是二○○八年的殷鑑?「知我、罪我,唯在春秋」,綠營選民經歷倒扁的激戰,看在眼中、點滴在心,真的憑人戲說就能水過無痕?

(作者為《當代》雜誌總編輯)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去年的冰水,還在心頭!

二○○六年民進黨的寒冬難道不是二○○八年的殷鑑?「知我、罪我,唯在春秋」,綠營選民經歷倒扁的激戰,看...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